談「大中華的共同利益」及「給國民黨的建言」(一)─鰲峰社論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林思彤麻吉

圖檔




寫在文章之前;


建立「大中華的共同利益」的概念,才是兩岸中國人所該著眼與建立的共識,企盼兩岸中國人有更開闊胸襟,莫被政黨或政客的利益所蒙蔽。中國共產黨一心併吞台灣為其附庸,為的!不過是其一黨家天下的封建利益,實有害大中華的未來與共同利益。台灣民進黨藉著鼓動對中國的仇恨,在台灣推動「去中國化」政策,其背後真正的目地,無非是為皇民統治台灣的利益。實更有害大中華共同利益與台灣人民的利益。有鑑於此,正值重建的中國國民黨,在「大中華的共同利益」前提下,更當高樹起「捍衛中華道統」的旗幟,扛起「弘揚中華文化」的責任。如此方能與民進黨的皇民利益,及與中國共黨的家天下封建利益,彼此抗衡。





一、中華道統的民族大熔爐


「中國在歷史的演化下,為什麼會變成一個這麼大的國家?」…猶記「以身為日本人為榮」的李登輝,執政台灣的時代。當時有個日本人寫了一本書,叫「中國過大論」。書中所言,無非認為中國這個十幾億人的國家規模太過龐大,遲早一定會崩潰裂解。於是「為日本祖國而戰」的李登輝,就此與那個日本人唱和,勾肩搭背,兄弟論交,把酒言歡;回想二次大戰的袍澤情誼,更高唱起中國遲早會崩潰。怕就怕中國崩潰以前,兩岸走得太近,變成了血濃於水的一家人。所以「戒急用忍」「苦撐以待變」就成了李登輝執政下,兩岸政策的主軸。無非就是按著那日本人所說,盼著中國趕快崩潰。屆時台灣就可以在皇民的統治之下,順利的獨立建國,好讓李登輝去參拜日本靖國神社時,可以痛哭流涕的「為國做見証」。


「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應該就是日本人的心態。否則既批評中國過大,何以日本人還要發動侵華戰爭,企盼佔領中國?難道不就是為了「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誠如當年的成吉思汗也是先入主中國,建立大元帝國後,其蒙古大軍方能藉著中國的力量東征西討,從亞洲直抵歐洲,建立人類史上最大的帝國。而歷史上,這些中國的邊疆民族,想要逐鹿中原,入主中國,藉以獲得中國力量的,也不只是蒙古人而已。漢朝滅亡,匈奴、鮮卑、狄、羌、羯,竟相問鼎中原。唐朝的突厥,以及不斷入侵宋朝的契丹、女真,何嘗不是如此!正因中國是個巨大的國家,擁有巨大的力量,而這些原本名不見經傳的邊疆民族,一旦入主中國,就能藉著中國的力量,雄霸天下,建立屬於自己的強大帝國與輝煌的歷史。「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折腰」不就是如此。猶如上個世紀中國經濟改革之初,幾十萬台商明知風險,卻也前仆後繼,前往中國投資設廠。其目的不也同樣是想藉著進入中國,企盼著他的小公司,藉著中國的力量,能建立成一個商業大帝國。


「中國為什麼這麼大?」因為中國就是必須這麼大,才能超越一般的中小型國家,以建立其人類史上輝煌的歷史,浩瀚的文化,尖端的科技與強大的經濟等...。所以一旦中國崩潰,裂解成數個中小型國家,即又會有政治軍事強人出現,打著一統天下之名,又將中國整合成一個超級大國。且這種現象,越是近代越明顯。周朝式微後,形成春秋戰國時代,一些中小型國家打仗打了幾百年,都沒統合。漢朝滅亡,形成五胡十六國,魏晉南北朝,同樣有一段長期的裂解,打仗打得天昏地暗。唐朝滅亡,又形成了五代十國,不過分裂的時間,明顯的已經變短。及宋朝滅亡,卻再沒分裂的現象,而是直接進入元朝。元朝滅亡,同樣沒有裂解,立刻又進入明朝。明朝滅亡,也是同樣直接進入清朝。清朝滅亡,直接就進入中華民國。雖有軍閥割據,卻也在大中國一統的名號下,很快就被彌平與統一。「中華民國有沒有滅亡?」這尚是個問號?但中華民國政府撤守台灣後,中國大陸同樣也在沒有裂解之下,就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所取代。總之由歷史來看,中國政權乃至是全體中國人,對這種中國大一統的渴望,似乎是越近代越強烈。而或許,這正也是兩岸問題的癥結所在。



「中國何以非要大一統不可?歷史又為何會如此演進?」要知自古以來,中國就非是單一民族國家,而是一個由許多種族構成的國家。所謂「漢人」也非是一個民族或種族,而只是一個國族與文化認同的概念。即曾經在漢朝統治下的子民,都可稱為漢人。但漢朝的疆域何以遼闊,轄下的民族又何其多,豈會是單一的種族。所以漢人這個國族的概念,後來也融入匈奴、鮮卑、狄、羌、羯等五胡,以及南方的百越族等。總之漢人就是各種民族融合的大雜燴。因為不斷融入的民族也都忘了自己是什麼民族,所以也就統稱為「漢人」。誠如「唐人」也是這種國族的概念。類似今日的「中國人」,也是這種大中國國族的概念。既然中國自古以來,即是由許多不同的種族所構成,那為何這些不同種族卻又都強烈的渴望中國大一統?當然背後有許多的因素。然許多不同的種族會形成一個強烈的國族共識,不外乎這個中國國族的共識,背後關乎這些不同的種族間有著共同的利益。

至於是甚麼樣的共同利益,讓中國土地上的這許多種族,甘願放棄自己的民族,而融入中國?舉個例來說:二十一世紀以來,生物科學興起,人類基因圖譜的研究,已可將人類的基因是不是屬於同一個種族,清楚的劃分出來。因此當時就有西方喉舌,大膽預測,只要將中國人的基因圖譜公佈,屆時中國就會很快陷入崩潰。其說詞是,因為中國人會發現,自己所認為的漢族,大江南北的基因,原來都不相同。誠如筆者居於台灣,祖上都自稱河洛人,也就是應屬於來自中國中原的漢人。但台灣的生物學者,研究了台灣人的基因後,卻明確的指出。台灣人的基因,其實大多是來自中國東南沿海的百越族,以及融合了台灣的平埔族所形成。簡單的說,就是台灣人其實不是中國的漢族,而是百越族與平埔族的後裔。對於這樣的說法,筆者也無法否認。因為筆者的堂兄弟們,大多各個膚色黝黑,眼窩深窈,外表看起來確實也就像是番仔,不太像是漢人。所以可以確定,筆者的家族當是有濃厚的台灣平埔族血統。但這又如何?

區區閩南百越族,若非融入大中國,豈有能力創造鄭和下西洋,如此波瀾壯闊的歷史!唐初,開漳聖王陳元光率兵入閩南開設漳州。唐末,開閩聖王王審知率兵入閩南泉州,建立閩國。就此閩南百越族融入漢族,一個新的漢人族群「河洛人」也就此形成;並傳承來自河洛中原的語言、信仰、歷史與文化。唐朝至清朝,閩南泉州共出進士二千多人,其文風之鼎盛,已然遠遠超過河洛中原;更成了中國自古以來,出產進士最多之地。宋朝海事大興,泉州更成了中國的第一大城,亦是世界第一大港。明朝末年,鄭成功興二十萬兵,抗清復明,最後更率兵渡海到台灣;將當時世界海上霸權荷蘭東印度公司,從台灣驅離。於是河洛人的子孫在台灣落地生根,繁衍族裔,成了如今的台灣人。總之,閩南百越族在唐朝融入大中國後,方才脫離邊疆蠻獠的夜郎小國格局,就此獲得了大中國的力量,千年來方才能締造輝煌的歷史與文化。而這應也正是中國的邊疆民族,總是不斷的問鼎中原、逐鹿中原,並將自己融入大中國的重要原因。因為只有融入中國,才能獲得大中國的力量,去創造超乎一般中小型國家的傲人成就。因此融入大中國的許多不同族群,對於中國的大一統,有著更強烈的需求。因為只有中國強大,這才是他們共同利益的所在。


中國的人類基因圖譜,早就解碼,公諸於世多年。事實也證明,雖同稱漢人,但大江南北的漢人,基因卻也真的大不相同。誠如上所述,因為中國就是一個民族大熔爐,所謂漢人更不知融合多少不同的種族在裡面。然而西方喉舌預測的,中國將會因此裂解崩潰,卻沒有發生。正是這些隨著歷史演進,融合在大中國的族群,他們原本就有著共同的利益。而且正因這共同的利益,反使這些融入大中國的族群,對著中國的大一統有著更強烈的渴望。由此觀之,近來年,台灣的民進黨,一直主打著台灣人的人類基因與中國大陸不相同,意欲藉此走向分離的台獨之路。年前,蔡英文出訪太平洋小島國,更宣稱那叫做「尋親之旅」。意思就是說,台灣人的基因其實是與南島民族的基因相近,而非祖先來自中國。但這有用嗎?說實在的,在大中國的共同利益之下,根本沒在乎漢人的基因相不相同。民進黨一意孤行的去中國化,意圖脫離中國,走向台獨。到頭來,恐也只是緣木求魚。
二、大中華歷史文化的道統


2020年,中國國民黨在總統大選中,慘敗於民進黨後,百年大黨就此幾近於崩潰邊緣。台灣年輕世代的票源,幾更完全被民進黨所囊括,更使得國民黨風雨飄搖,完全看不到未來的希望。筆者心想─倘若國民黨是一支球隊的話,應該也不會有人想看他打球。因為這支球隊,一來既不會防守。二來更不會進攻。整場球賽,就看那顆球(話語權)永遠都在民進黨的手上。而國民黨,無論的老的小的,都只跟在民進黨的屁股後面,滿場追著跑。甚至應該說是,國民黨是被民進黨穿了鼻環,拉著繩子滿場到處跑。光看這難堪的場面,難怪除了幾個忠黨愛國的老粉絲,尚在球場邊搖頭歎息垂淚外。其餘的年輕人早就跑光光。於是在歷經了總統大選的慘敗之後,國民黨內的年輕世代,終於提出了勇氣,喊出了世代交替。要求國民黨內的老頭趕快退位,好讓黨內的年輕世代可以把國民黨打掉重練,重建國民黨。令人驚喜的是,國民黨的年輕世代,果然已經覺醒,所以決定要傚仿民進黨的覺醒青年。大聲疾呼,說是─國民黨不能再談「統一」,更得拋棄「九二共識」,因為那都已經不能被台灣的年輕人所接受。所以打掉重練的國民黨,要徹底的跟在民進黨的屁股後面,當小綠綠,好利用「仇中」「恐中」「反中」製造與中國的衝突對立,以贏得台灣年輕世代的青睞。


國民黨內了老頭子,頭腦顢頇迂腐,無法與民進黨競爭也就罷!令人感到吃驚的是,沒想到國民黨內的年輕世代,其無腦程度,似乎又更勝國民黨內的老頭子們。然而國民黨年輕世代的腦殘現象,其實也不是今日才呈現。猶記四年前的總統大選,民進黨挟太陽花學運餘威,喊出了「轉型正義」的口號。意指國民黨統治台灣時期,是個充滿不正義與被威權白色恐怖迫害的年代,所以台灣必須「轉型正義」。人民必須把票投給民進黨,好讓民進黨執政後,可以用「促轉法」「除垢法」對國民黨究責。掌握媒體傳播的優勢,加上民進黨善於建構意識形態的論述。尤其是以台大與中央研究院為核心的那批綠營學者帶動下,就此掀起了一陣整個台灣年輕人,無不人人高喊正義的風潮。而面對此排山倒海而來的轉型正義風潮,國民黨內,可說無論老小,無不各個嚇到腿軟。老頭子們,鎮日涎著臉,對民進黨哈腰屈膝,開口閉口,無不是「事緩則圓」「以和為貴」的陳腔濫調。而國民黨的年輕世代,更是直接下跪求饒,乾脆與民進黨同聲一氣,舉雙手贊成,高喊起台灣必須「轉型正義」。既然兩大黨已經有了共識,國民黨是邪惡政黨,民進黨是正義政黨。結果就是民進黨執政後,果然名正言順,設立黨產會,立促轉法、再設立以東廠自稱的「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就此拿著錦衣衛栽贓垢陷的大刀,將國民黨一刀一刀割喉割到斷。然而幾乎在台灣以無立足之地的國民黨,面對民進黨這種左翼政治鬥爭的手法,似乎卻仍無法覺醒。而且可說是從九十年代,李登輝高喊「台灣本土化」以來,國民黨就開始一路兵敗如山倒。



九十年代,身為國民黨主席的李登輝,其「台灣本土化」,直接就點名了中國國民黨是外來政權。既然國民黨黨主席都說國民黨是外來政權,就此民進黨與李登輝,偷來暗去,唱起了雙簧。就以「國民黨是外來政權」做為社會的矛盾點,再以「二二八事件是外省人屠殺台灣人」做為分化,開始製造仇恨與衝突。「中國人滾回中國去」的聲浪,就在民進黨的鼓動與推波助瀾下,民怨高漲有如狂濤巨浪。於是國民黨由外來政權,又變本加厲成了「國民黨是外來的殖民政權」。繼之,藉由「台灣主權未定論」的宣傳,更把國民黨打成了「國民黨是非法佔領台灣」。再藉著「轉型正義」的推動,於是國民黨就此被打入地獄,成了「國民黨是邪惡政權」。而且民進黨還藉著教改,把這一切都寫信教科書中,去教導台灣的下一代。不問可知,經過幾個世代後,國民黨在台灣豈還有半點容身之地。

「不思抗衡競爭,只想苟且偏安」應就是國民黨的心態。面對二三十年來,民進黨以意識形態的蠶食鯨吞,與步步進逼,國民黨又做了甚麼事以應對?沒有!國民黨除了下跪磕頭、頻頻道歉,與附和民進黨的醜化外,就是為了配合民進黨的「台灣本土化」之說,到處去重建日本殖民時代的建築。乃至還替剝削台灣農民的日本水利工程師八田與一,建立一座銅像與紀念園區。因為這就是民進黨嚮往的台灣本土化。然而國民黨老是搞不清楚,李登輝與民進黨背後的那些影武者,其實就是日本殖民時代的皇民權貴。所以他們所說的「台灣本土化」的本質,就是日本殖民化與皇民化。甚至他們推動民主改革的真正目的,除了向國民黨奪權外,也絕非什麼台灣人當家作主。而是台灣必須由皇民當家作主。令人無法理解的是,歷經2020年選戰慘敗的國民黨,年輕世代高喊世代交替,重建國民黨。可這些年輕世代重建國民黨的理念,居然就是繼續附和民進黨。除了見風轉舵的「台灣本土化」「拒絕統一」「打掉九二共識」外,就是追隨民進黨「仇中」「反中」並要將兩岸人民,帶往衝突與敵對路線。常聽人說,民進黨是個無賴政黨,而國民黨重建的方向,竟然是要跟在無賴的後面,當個小癟三。真不知道 ,一個政黨既失去了中心思想與理念,更從不捍衛自身政黨的價值,反是只想跟在民進黨屁股後面,追逐民進黨的屁製造出來的風向。這樣的小癟三格局的政黨,說將來會有甚麼出息,誰會相信!




「國民黨該堅持什麼樣的中心思想?捍衛什麼樣的理念與價值?」作為一個建立新中國的百年政黨,雖說今日的中國國民黨,僅成為在台灣的一個政黨。就算如此,筆者認為國民黨也不該放棄「大中華道統」。所謂大中華道統?簡單的說,就是一套對大中華的歷史與文化,有系統的論述。而做為一個中國人,理當也要傳承這中華歷史文化的道統。事實上,中國自古以來,也都只講道統,而無分民族。譬若春秋五霸、戰國七雄,這麼多的國家,分布在這麼遼闊的土地上,豈可能是同一個民族。但也沒人在乎是什麼民族,因為他們都只尊崇周天子的道統,與華夏文化的道統。秦漢也沒人知道他們是什麼民族?到了漢朝才開始有漢人之說。漢朝滅亡,五胡紛紛入主中原,最後大混血成了隋唐,全部都變成了承襲中國道統的中國人。總之就中國歷史而言,不管你是什麼民族,基本上你都可以入主中原。前提是,你必須承接中國的道統,把自己變成中國人,如此你方能統治中國。蒙古人入主中國,建立大元帝國是如此。滿人入主中國,建立大清帝國,同樣也是如此。


反觀二次大戰的日本國,論其明治維新後,國力之強盛,絕對遠超過當年的蒙古與滿清。但為何日本在最強盛的時候,傾舉國之力,百萬大軍進入中國,卻仍無法征服當時國力正衰弱的中國。要知,滿清僅二十萬大軍入關,就征服了中國。原因無他,因滿清入關後,立刻就承襲了中國道統,把自己變成了中國人。所以明朝的達官顯貴,叛兵降將,在滿清的招撫下紛紛投靠滿清;進而更成了滿清征服中國的最大力量。而日本帝國,就算武力再強大,一心想征服中國,可其卻不願承襲中國道統,也不願把自己變成中國人。如此情況之下,中國人為了捍衛己身中華歷史文化的道統,又豈肯屈服於日本這個外族。誠如在台灣,日本殖民統治台灣,同樣也是藉著皇民化,欲清洗掉台灣的中國人,無所不用其極的毀壞台灣中華歷史文化的道統。所以日本殖民台灣,就是「日據」,絕不能將其合理化為「日治」。因為日本殖民台灣,根本就沒承接中華歷史文化的道統,自然也就沒資格成為一段台灣正統的歷史。誠如今日的民進黨一樣,其皇民政權,無所不用其極歌頌日本殖民,推動「去中國化」的意識形態清洗,企圖毀壞中華歷史文化道統。種種倒行逆施,實與日本殖民台灣時代,沒甚麼差別。然而中國國民黨,不但不思與其抗衡。反是只想把「中國國民黨」改成「台灣國民黨」。然後以為這樣,把中國歷史文化的道統,統統拋棄,數典忘祖,一起高喊「仇中」,加入「反中」潮流,就能獲得台灣人民的認同。簡直是癡人說夢!
三、「去中國化」為了誰的利益?



大中華歷史文化的道統,隨著時代的演進,自然也需有不同的論述。譬若,筆者以前念的歷史課本,總將三皇五帝、夏商周、文武周公孔子、秦漢、魏晉、隋唐、宋元明清到中華民國,列為中國一脈相傳的道統。然在此一元化的觀念封閉,與家天下的封建思想之下,這種中國的道統之說,最後往往就演變成了漢賊不兩立,與天無二日的政權爭奪。現今已是二十一世紀的人類世界,封建帝制的國家體制早已崩解,轉而形成了民主共和與政黨治國的政治體制。所以那種家天下的觀念,與一元化的中國道統,應也早需做出調整。也就是中國不再是漢朝劉家的天下,自也不是唐朝李家的天下,既不是宋朝趙家一家的,也不是明朝朱家的,更非是清朝愛新覺羅家的,當然也不是中國共產黨一家的。


民主共和的中國,中國當是屬於所有中國人民,而在這新時代,中國人民更需有開放的胸襟,在大中華的共同利益之下,重新去建構與傳承大中華歷史文化的道統。然而眼下的現況,無論在中國大陸或是台灣,卻是都讓人有點失望。就中國大陸而言。不得不說,現下統治中國大陸的中國共產黨,其對大中華道統的思想觀念,似乎仍停滯在封建制度的時代。因「天無二日」的家天下觀念下,所以中國共產黨認為,中國就是中國共產黨一家的,也不容許在中國的土地上,有其他的政黨或團體與中國共產黨爭天下。甚至包括台灣,中國共產黨也認為台灣是中國共產黨的。所以台灣也必須併入中國,被中國共產黨所統治,如此才算是中國的大一統。雖說中國共產黨提出了「一國二制」之說,意指台灣可以保留自身的民主制度與政黨。然民主制度,權力歸於人民,權力結構由下而上,政府領導人亦由人民選出。倘若在台灣的民主制度之上,卻竟還有一個太上皇─中國共產黨。既有個太上皇的威權,權力由上而下壓迫,如此台灣的民主制度,縱有「一國二制」之名,恐怕也早已名存實亡。此正也是台灣人民所最擔心。


再就台灣方面而言。台灣兩大政黨,中國國國民黨與台灣民進黨。就國族認同而言,很明顯的,中國國民黨秉持的依然是大中華道統。而台灣民進黨,則是已棄大中華道統,並以其台獨理念,搞了一個台灣國族的觀念。「台灣國族」觀念,目的就是利用「台灣本土化」之名,再藉「去中國化政策」,一步一步清洗掉台灣的大中華道統,將台灣的漢人土著化。也就是民進黨口口聲聲說的,台灣是屬於南島民族,並非是屬於中國的漢族。所以台灣人不是中國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就滾回中國去。二三十年來,從李登輝開始,及至今日民進黨完全執政,這套「台灣國族」意識,在民進黨的操作下,可說進行得相當的成功。時至今日,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尚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比率都已在百分之五以下。且多是上了年紀的老一輩外省族群,而年輕世代的台灣人,幾已都不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問題來了,將台灣漢人土著化,拋棄大中華道統,獲利的是誰?不再是中國人,變成台灣土著,難道台灣人有因此而獲利嗎?如果台灣人變成了台灣土著,並沒因此而獲利,那為何台灣人甘願被民進黨牽著鼻子走,拋棄了自己的祖先傳承了五千年的大中華道統?原因無他,因為將台灣漢人土著化與去中國化,最大的獲利者,就是民進黨本身與其皇民政權。



日本殖民時期,六十萬台灣人被屠殺。而李登輝、蔡英文、蘇貞昌...之流,其家族於日本殖民時代,就是專為虎作倀,替日本人迫害剝削台灣人;甚至誘殺台灣抗日義士,以換取其家族的榮華富貴。這些台灣的皇民權貴們,幾乎掌控了台灣的所有資源。試想,倘若台灣人皆認為自己是中國人,那這些皇民權貴們,如何能夠統治台灣。所以藉著「台灣本土化」之名,進行「去中國化」之實,就成了這些皇民權貴們,奴役台灣人民所必須進行的改造工程。因為將台灣人「去中國化」,此乃攸關皇民權貴的重大利益。就皇民權貴而言,畢竟也唯有將台灣從中國分離,將台灣漢人土著化,如此皇民權貴們方能牢牢的掌控台灣,名正言順的統治台灣。有如陳菊主政下的高雄市,有人十九次投標政府工程,十九次統統得標。然換成了國民黨執政後,卻就一次再不敢投標。利之所在,道理也不難理解。無怪皇民權貴們,大力掌控台灣各種媒體,透過電視台、報紙、網路,乃至學校教育體系。無所不用其極的,散播對中國的仇恨與恐懼,藉以對台灣人民進行「去中國化」的清洗。且只要與其立場不同者,則必扣上「統媒」「紅媒」的紅帽子,欲趕盡殺絕而後快。

總之,台灣人民自己必須搞清楚,民進黨在台灣大力推動「去中國化」,乃至大聲歌頌日本殖民;直讓台灣有如又回到了日本殖民時代。其背後真正的目的,無非是為了鞏固捍衛其皇民權貴們的利益,並非是為了台灣人民的利益。縱然美其名為民主進步,施點小恩小惠給台灣人民。譬如同性戀婚姻,性解放運動,殺人不必死的廢死...。而其目的,無非也就是想攏絡社會邊緣的小眾,來充作其捍衛皇民利益的死士。進而使用各種集體暴力,藉著「仇中」「恐中」言論,恐嚇圈禁台灣人民,使得台灣人民盡成了被民進黨奴役利用來對抗中國的島民。而島民不惜粉身碎骨,大聲疾呼與中國一戰,捍衛的卻是皇民權貴們的利益。而且那些高喊台獨的皇民權貴們,可都還想盡辦法,都不用當兵。所謂台灣憨百姓,最可悲者,莫過於此。而更可悲的,則是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是台灣唯一可以抗衡皇民權貴的政治力量。民主制度下的政黨政治,原本也是政黨各秉理念,彼此抗衡,互相競爭,以博取人民的認同與支持。但國民黨這個黨,似乎就是不敢大聲的論述自己的價值、信仰與理念,也不敢面對政黨的競爭。只要遇到衝突,就是口口聲聲「事緩則圓」「以和為貴」「團結和諧」,要不就是「密室協商」與「搓圓仔湯」。在台灣,面對民進黨是如此,處處退讓,退到渾身被剝光,連一塊無容身之地都無。在彼岸,面對中國共產黨也是如此, 虛以委蛇,唯唯諾諾,有如附庸,以至被步步進逼到牆角。處在兩岸關係之間,國民黨更如一個夾在婆媳之間的軟弱男人,雖看似個好好先生,想要兩面討好。結果卻是,這邊民進黨的巴掌甩來,那邊共產黨的巴掌甩去。於是夾在中間的國民黨,就被打成了一個豬頭。但就算被打成了豬頭,國民黨似乎也還無法清醒。2020年總統大選慘敗後,國民黨一片世代交替、重建之聲鵲起。可其年輕世代的選擇,似乎就是決定要讓國民黨繼續當軟骨頭。而且還要向民進黨俯首稱臣,徹底成為其「仇中」「反中」風潮的附庸。一個創建中華民國的百年政黨,居然搞成這樣不倫不類,忒不禁讓人唏噓。



一個政黨沒有建構自身的理念、信仰與價值,那就像是一個人沒有骨頭一樣;有如牆頭草,那邊風向大,就往那邊靠。而眼下的國民黨就是這個形象。這邊怕民進黨,那邊怕共產黨,所以始終不敢發出聲音。就算2020年的總統大選,打出來的口號,居然也只是「台灣發大財」與「庶民政治」這種空洞到不行口號。反觀民進黨。自民進黨建黨以來,即高舉起台獨的旗幟,吹響起民主進步的號角。縱然當時台獨支持者,連百分之五都不到。然其政黨的理念、信仰與價值既清楚,步步為營之下,即可號召志同道合與共同利益者,齊朝其目標前進。常聽人說,台灣的公民團體都是民進黨的附隨組織!確實也是如此。因為他們都集結在民進黨的民主進步口號下,共同對抗被稱為威權政治與黨國體制的國民黨。常聽人說,台灣的傳播媒體百分之八九十,都是挺綠!確實也是如此。因為民進黨喊出了黨政軍退出媒體的響亮號,以言論自由之詞,步步進逼。於是國民黨,黨政軍退出了媒體後,民進黨即大舉進入掌控媒體。常聽人說,台灣的學生與年輕人都支持民進黨!確實也是如此。因為民進黨以破除威權之名,高喊政黨退出校園。結果國民黨退出校園後,民進黨的勢力,卻大舉進入校園吸收學生當青年軍,藉以掌控校園。君不見,堂堂台灣最高學府的台灣大學,其大學學生會幾成了民進的應聲蟲與附隨組織。且也不只台大,幾是所有台灣各大學的學生會,幾都是一面倒的支持民進黨。甚至高中生,再向下到國中學生,幾也都為民進黨的民主進步主張,台獨論述,與「仇中」「反中」的謾罵,而熱血沸騰。

常聽人說,台灣的大學教授與學者,都是綠營的支持者!確實也是如此。因為民進黨高舉起了「正義」大旗,稱「二二八事件」中國人屠殺了幾十萬台灣人。然而那常台籍日本兵與皇民,發動對中國國民黨的戰爭,實際上只有幾百人受害人而已。可民進黨仍強詞奪理,稱台灣要化解仇恨,就必須對國民黨進行「轉型正義」。君不見,中研院位高權重的院士們,台灣各大學的教授及社會名流,還有「台灣甚麼一大堆社」「甚麼教授協會」以及「甚麼教會」等等。當下無不隨之齊聲高喊正義,並為民進黨的「轉型正義」論述,引以為時尚潮流與民主進步。然同樣的,日本殖民時代,明確記載,有六十萬台灣人被屠殺。但那些替日本人為虎作倀,藉著迫害剝削台灣人,以獲取榮華富貴的皇民權貴們,不但不須轉型正義,甚至連個道歉也不用。反是掌控權力後,更加暴力的清洗台灣的中華道統,似乎只要將台灣的中國人全都趕盡殺絕,那就是他們所言的正義。而台灣人也都認為民進黨的皇民權貴們,這種做法是正確的。乃至包括國民黨的年輕世代,對於民進黨所稱的「轉型正義」,居然也都贊同,說是方向正確。




常聽人說,民進黨是一個完全兩套標準的黨!確實也是如此。一邊高喊著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然其言論自由,卻只屬於民進黨的支持者。其支持者的言論自由,不但不只百分之百,甚至是百分之兩百,無論怎麼造謠與鼓動仇恨,都是言論自由。然而換成了藍營的支持者,那就動輒得咎,就算只是在網路上質疑政府的政策,立刻也會被調查局、警察局找上門,以「社維法」抓去審問與送上法院論罪。更別說其利用國安局與養網軍,監控全國電腦網路,一但有不力民進黨的言論,輕則刪文,網路停權,重則乾脆把整個網站與粉絲頁統統刪除。常聽人說,民進黨是一個專門煽動仇恨,藉以獲利與壯大自己的政黨!確實如此。打從民進黨建黨之初,即是以「白色恐怖」「二二八事件」「外來政權」...等等論調,煽動對國民黨的仇恨,製造本省人對外省族群的仇恨,藉以奪權。而今終得一黨獨大執政,更利用國家機器與各種手段,把國民黨割喉割到斷。仇恨作為政治鬥爭工具,如此好用,豈能不多加利用。於是民進黨為鞏固其皇民政權與圈禁台灣百姓,豈能不更加倍製造對中國的仇恨。

日本遭受風災,關西機場淹水,旅客受困機場。因為有台灣的遊客搭上中國的接駁車,離開機場。這樣也能大肆炒作對中國的仇恨。先利用網軍在網路帶風向,炒作台灣人必須聲稱自己是中國人才能上接駁車。後就由各大綠色媒體與電視台,擷取網路言論,製作成仇中新聞,一天二十四小時,大肆播放。2020年總統選舉投票在即,澳洲一個詐騙犯,聲稱中共以金錢介入台灣總統大選。於是民進黨即動用國家機器,大肆渲染,連外交官都參與炒作拍片,搧風點火。硬是將一個詐騙犯的謊言,鼓動成仇中的全民風潮,更成了左右台灣總統大選的重大新聞。而今中國武漢肺炎爆發,因有人主張站在人類互助的立場,台灣應送口罩給中國,幫助中國。而光這樣的言論,居然也能在台灣引起浩大的仇中叫囂與謾罵。總之,無論甚麼雞毛蒜皮的小事,都能被民進黨藉著媒體與網路,引導到全民仇恨中國的方向,使得台灣人民沉浸於狂熱的仇恨之中。於是在全民仇恨中國的狂熱集體情緒之下,似乎只要有人不仇恨中國,就無法在台灣這塊土地存活。就此也註定了中國國民黨,因為不夠仇中,所以無法在台灣這塊土地存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