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2)-

詩云:「少小離家老大囘,鄉音已改鬢毛催。孩童不識自家人,笑問客自何方來?」

么叔在太平洋戰爭爆發時,備庄役所徵調遠派海南島服役當軍伕,僥倖活命返回家鄉。遇見我在五分埔宿舍之路邊玩耍,於是向我詢問我家的住處。我傻不愣登的帶著他回到家裡,這才知道他就是父母口中時常念及的么叔。

么叔離家之時我才五年左右,他的客家話音調中,已經參雜許多海南客家的腔調,因此,家人有時會誤聽或聽不懂,嗯啊的一再重複,所以我才會仿照唐詩,寫下文首那段感慨之詩。么叔返台甚久之後,才將已經變調的客家話恢復過來。

在我服兵役期間下了部隊之後,發現許多老芋仔之語言十分難懂。南腔北調,鳩舌摻雜。我與同來的新兵睡上下舖,這位來自茄萣的少年郎,體格結實皮膚黝黑,可以算得上是一表人才。

不過,這位仁兄有一個很大的缺點,說話之時「資與之」的發音,以及「絲與失」音之讀法無法分辨。因此,在部隊裏引來很多笑話。這些笑話在連上流行很久,直到他快退伍了還常被拿做取笑之梗子。

連上很多人同情他,有人故意笑他之時,立即會招來一頓海K。學他鄉音之始作俑者,就是睡他旁舖的葉拐子。此人家住台南,齡牙利齒惹人討厭。他在操練閒餘休息的時候,隨口編就一句調侃的成語來譏笑他。

這傢伙經常故意的在那位茄定新兵面前,或者大庭廣眾的場合裏朗誦不停。他說:「擔蔥(唸桑)擔菜(唸骰),毋嘎郎公家ㄤ骰。」義即丈夫是賣蔥或賣菜的,她也不與別人共有一夫的意思。

葉拐子這傢伙有點小聰明,甚麼地方土腔一學就會。尤其在部隊裏,成員來自中國大陸各省份,南腔北調一點也難不倒他。每回在部隊上,舉辦康樂活動之時,他都會應兄弟之要求,隨性的來上這麼一段。因為它學說的時候,擠眉弄眼怪招頻頻,因此,逗弄得連上的兄弟們莫不捧腹大笑。

有次連上兩個兄弟吵架,場面十分的火爆。眼見戰火一爆即發的情勢,葉拐子躲在一旁,學起連長的山東腔斥責他們。這招還真管用,硬是把這場吵架給壓下去,您說這傢伙夠不夠厲害?

某日在我煩惱之際,住在貢寮的小張走過來。他拿著臉盆走向水池,我隨問他去哪裡?這老兄開口說:「哇杯去雖新蘇啦」。天啊!怎麼他說的話那麼怪。問清楚才知道,貢寮音「科」念成「私」,「雖身哭」(洗澡)就變成「雖新蘇」啦。之後,他的貢寮鄉音也就成為班上一絶啦。

四川老芋仔動不動就來個「格老子」,安徽排長總將飛機說成「飛枝」。宜蘭來的兄弟「ㄥ」音念成「嗯」音,再加上客家人的九腔十八調。部隊裏的鄉音五花八門,反應快經歷多的人很快就能適應,可是大多數人都很難適應。

若不是當時的「南兵北調,北兵南送」政策,根本就不知道在台灣一地之內,竟然會有著那麼多不同的鄉音。其實,語言只是個溝通工具。本國人外國人,只要在語言可以溝通,那就萬事OK的啦。

然而奇怪的是,許多母語老師在語言推廣課程上,一定嚴格的要求學生唸標準讀音。此舉所為何來?莫名其妙!這些母語老師更妙的是,如果聽到學生口出鄉音,不但不予包容反而會譏笑人家,順帶的還會教訓人家一頓呢。

當您出國遇上老外之時,您會發覺各地英語日語或拉丁語,各有其腔調,因人而異,因地不同,人家照樣還不是溝通流暢無阻礙。

台灣國語或四川英語雖然混有鄉音,但不致於讓人聽不懂吧?我看不起,那些嚴格要求標準唸音的語言老師。說不準他自己的語音不見得正確,還有可能他自己開不了口咧。

諸位可要知道:敢於開口說話的人,他的語言溝通能力,一定比那些斤斤計較於發音不純、不正、不合格的老師來得有用。切記!語言只是溝通的工具,只要能順利溝通就可以了,出口含帶鄉音何罪之有呢?

「鄉音可以改,鄉事難移除。」很久以前,我曾在這裡發表過「老灶頭往事」一文。承蒙一位博士生關懷蕪文,並有意將他當作論文,以闡釋先民用火之演進。時值我正忙著當頭,所以只給他一些皮毛的資訊,現在回想起來真感汗顏。

最近再回看一些反應,我認為還是可以將它重炒一番,於是寫下此文以為後續。說起老灶頭的故事,三天三夜也講不完。即便印象深刻,想去回憶,更是無法完全一一的將其倒帶。而它所留給我的最愛,就是那家老灶頭煮出的媽媽味道。

即使現在已經年高德邵,但其所有印象仍然歷歷如新永生難忘。故鄉是石油之鄉,油氣長年供應不絕。原先石油氣只供應給員工家庭使用,之後擴及四鄰乃至全省。夥房內的大灶因為油氣之供應不缺,導致各家之土灶紛紛停用。

整個村子家家戶戶皆如此,唯獨我家在老祖母的堅持下,繼續的使用大灶煮飯燒水,直到老人家過世才裝設瓦斯。

我們家的大灶有四眼,大灶大鍋用於蒸粄宰殺豬羊時啟用。二鍋專用於燒水或燙煮牲禮之用,三鍋四鍋則用於煮飯燒水和炒菜煮湯。人多之時四鍋同時開火,人少有時一鍋就可搞定,這全由當値的主廚去決定。

我是家中老大,經常的被母親調到火線上幫忙。「六月天忙翻阿公婆」,在這阿公婆都得請下來幫忙的日子裏,母親常為大批師傅的吃食感到心慌。一個人忙得汗流浹背,這時我就可以派上用場。

幫她照料灶火或填裝柴薪,這些小細節就是食物好吃的基礎,半點也馬虎不得。有時點心剛剛下鍋,母親又忙其他事情忘了照顧。這時我就得顧火,又得照顧鍋子。一時之間,忙得像隻猴子跳來跳去。

總言之,我就是母親的副手。我不在的時候,母親常一人忙得死去活來,難怪她常對鄰居說,我是她的得力助手。用大灶煮出來的飯又香又Q,炒出來的青菜也鮮嫩不黃,因此,農村的家家戶戶,對於大灶都存著一份濃厚的感情。

逢年過節大灶忙碌,十來隻雞鴨同煮一鍋,抝翼摺頸綁好型態非常壯觀。廿餘人要吃的飯一鍋煮熟,讓你看了才曉得,行軍時的埋鍋造飯,到底是個甚麼樣的情景啦。

我們家老祖母還在時,灶頭灶尾的禁忌非常多,尤其古老家庭傳下不少的迷信思維,會讓人有著綁手綁腳之煩惱。雖然我家人常說童言無忌,可是老祖母還很在意。如果在過年跌破碗盤一定遭到斥責,小孩更被禁足進入廚房。

年關期間更為嚴格,越是近年越是綁得厲害。那年廚房大灶上蒸著年糕,我信口問老祖母是不是在蒸水粄?老祖母聽了當場賞我五百。這巴掌來得太突然,我竟然忘了哭叫,直到弟妹們的訕笑聲響起,我才唏裏花啦的大哭一場。

結果這年的年糕,果然一直無法凝結成床,我被老人家唸到元宵仍未絶口。婦女在灶頭背後吃飯也不行,說甚摩對灶王爺不尊敬。那年農事繁忙,家家為搶收秋榖忙得透不過氣來。老媽為了節省時間,盛碗飯便在灶腳旁吃起來。

湊巧老祖母進入廚房拿沾醬,看到母親在灶腳吃飯,狠狠拿起一塊木柴往母親身上丟過去。「啪!」的一聲巨響過處,母親額頭鮮血直流。這可嚇壞其他,還在廚房吃飯的小孩子。

母親掛彩了,這條禁令也被解放了。現在回想起來,往事歷歷在目。如今老祖母與家母都已作古,倘若她們在天國相遇,不知道她們是否還記得這件過往之憾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