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沒有了。〉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謝予騰綠豆林宇軒

〈後來沒有了。〉/馮瑀珊

後來沒有了。一根針躺在腳邊
陽光一照轉身就成了銀色的蛛絲
我們都沒有說話,相對坐成繡屏
那根針就是勾勒我們的工筆
一針針繡完彼此,卻不再是彼此。

後來沒有了。已經沒有人哭了。
我們各自活在偌大的房間
出門上班,擠地鐵,滑手機
說幾句嘻笑怒罵的話證明自己存在
撐著扶手打瞌睡,走路時不要低頭
不要含著胸,不要當張愛玲筆下
善於低頭的女子,不要左顧右盼
落實為她筆下玩世不恭的浪子

後來沒有了。沒有傷害與被傷害的。
將自己縮成細針,同時留意
不要刺傷人,留意可以坐下的椅子
像針插。下班,關門,到家,抽菸
想說話,卻變成咳嗽,只能和
一室寧靜的影子說話。說今天好嗎
吃飽嗎,累了嗎,說其實穿不透寂寞
說,其實也不過如此;後來,還是沒有了。

後來沒有了。忘記自己如何被磨成細針。
有人在闃靜的房裡做浮躁的事。有人在消耗
過剩的精力和恐怖的無聊,埋怨餘生漫漫
有人不甘心地等待從未看過的雪崩,有人在看

看自己究竟是怎樣沒有了。

2019.09.09.
全詩以口語的表達方式寫生活,但也因此在詩中出現較複雜的詞語(如:蛛絲、繡屏、闃靜……等)時,會造成閱讀時節奏上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