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迹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謝予騰綠豆林宇軒

午后的主题由阳光的红色播撒
洒水车从我们身边的小街驰过
一种失败的艺术寄养于转角处的吊篮。

当史蒂文斯把绿的镇静
递传给接近铁窗的你
间隔着一张20世纪那么漫长的书桌。

然而颂歌的海,在玻璃杯中激荡旋转
我们只能追随古老的落日穿过高架桥
——那么无助地坠入松林关于汉语的幻想。

(2019)
景物的描寫由遠而近再從近拉遠,惟對結尾為何是「漢語」的幻想不太理解,再請教作者的想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