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的惡夢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妍音ocoh

當彼得以為有著自己的身分與名子,有著自己應該享受的權利,但那其實都不是彼得的。

彼得的生活看似沒有變化,身邊的人卻好像每天都在汰換,例如彼得的隔壁鄰居,樓下賣早餐的。巧得是彼得偶爾會不經意之間聽到他們用相同的名稱呼彼此,對彼此打招呼,好像有人取代了他們。

有的時候,不光是彼得的鄰居,還有可能是公司裡的同事。彼得就彷彿做了一個夢,昨天都是假的,只有今天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彼得覺得身邊的人好像在恐懼什麼,他們都不敢說。

隨著日子的過去,彼得發現生活的日用品都以變成國家製造配給,網路媒體裡的內容一成不便。雖然也會有連續劇、甚至外國人演的片子,但內容上好像都差不多。

有天彼得只是想念一個很久未連繫的朋友,彼得給他寄了一條短訊,上頭寫著:「你最近過的還好嗎?」

一天過去了,彼得看到他已讀未回,心裡想著或許他早已經忘記自己的樣子。但沒想到夜裡,在彼得熟睡的時候,有一群人闖進彼得的屋子,他們把他按壓在地上,彼得透過聲音,發覺有一些好像是他的鄰居,他們拿著他的手機,追問著他是否發了這條短訊。

彼得點了點頭,以為不會發生什麼,但他們給了他一棍,他便暈了過去。

在那之後他彷彿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夢,夢裡有人追問彼得的過去,帶彼得深入幽黑的地底,那裡有很多人在工作著,他們身上都有著自己的編號,裡面還有很多彷彿是彼得認識的人。彼得看到他們有的瘦弱,有的已經生了病發臭的。

彼得隨著那個人的指引走入更深的地下,突然有人從黑暗中衝出抓住彼得的衣服,她咿呀咿呀的怪叫著,腳上還有鏈子。不知道為什麼,她讓彼得想起了彼得久未連繫的母親。帶彼得的人轉頭來問彼得認識她嗎?彼得慌張的搖了搖頭,一腳將她踢開。

隨著更深入地下,彼得開始發現那些國家生產的東西是從哪裡來的,還有那些電影。此外他還帶彼得參觀了一些關押犯人與拷問犯人的地方。在那裡彼得彷彿見到了地獄,或是另一個只存在書與幻想的恐怖世界。

那個人邀彼得享受了晚餐,詢問彼得是否想要變成這樣,彼得表示自己的反對與恐懼,他對彼得笑了笑。

夢醒了,彼得換了一個姓名,一個外國人的,還染了一頭黑髮,拿到了一個新的身分證,上面的代號已經從A降為B,飛機把彼得送到遙遠的另外一個國家。在那裡彼得有一個新的住處,只是沒以前那麼豪華與巨大了,身邊看似外國人的人講著一口流利相同的語言,過著相似的生活,一切彷彿都沒有什麼改變。

還是一樣有著類似或相同的食物,看似印著不同國家的製品,底下的編號代碼卻是相同的。還是有電影有娛樂,甚至有時候還可以去參與投票,雖然他們都穿著不同顏色的制服與黨徽,但呼喊的口號都是差不多的。

在這裡,偶爾除了工作彼得還要去上課,在十幾人不到的小房間裡,每次都會撥放著有人高喊民主與反抗的影片,剛開始看的時候彼得覺得很激動,覺得這些人很可憐,但每次彼得身邊的人都會嘲笑著他們,在下課後老師還會帶彼得們一起討論,彼得身邊的人經常會笑他們很傻,正常的生活不過,還要反抗什麼的。這不經讓彼得想起過去的工作,儘管薪資低、待遇不好、但也沒有人會起來反抗,卻每天都希望著生活會有一些改變。

除了影片外,他們還會唱歌,多數那些詞句看起來不太像軍歌或國歌,是充滿一些幻想與美好色彩的。

一開始彼得覺得自己很難融入這個新的團體,生活,還有這個不屬於自己名子的身份。彼得很想念自己過去的家,但彼得也不確定那是否是彼得自己的家,或許在那之前彼得也可能做了一次或相同多次的夢。夜裡彼得經常還是會恐慌的驚醒,彷彿又有人衝了進來,再把彼得帶入那個幽黑的地底。

記得有一次彼得在上課的時候認識了一個女性,她很吸引他,她有著自己的主見與想法,甚至在影片結束後的討論中,還多次向老師提出自己的建議與想法。但沒過多久,這個人便不存在了,換了一個不同的人,還是相同的名子。

時間久了,在每次上課看影片的時候彼得也會開始跟身邊的人一起大笑了,因為彼得知道這樣每次回去做噩夢的便會減少。彼得唱歌的時候更加用力,也更加開心了。儘管過程中有幾次在結束的時候彼得跑到廁所嘔吐,想著這一切都是錯的,但卻又不知道錯在哪裡。說不定自己所認為的那個過去並不存在。

轉眼又是許多年,彼得娶了一個課程裡認識的妻子,但有時候彼得總會想,那是國家安排給彼得的,就像是彼得的房子、車子、擁有的一切。他們也有了自己的孩子,他們一天天的長大。

有時候彼得會很害怕自己的孩子也會遭遇到類似的事情,甚至有一天醒來他的妻子孩子都不再是他所認識的那樣。但他從來都不敢對任何人說,包含自己的妻子,他深怕自己說出口後,會有另一個男人取代他的身分,重新進入這個家庭。

有一天彼得趁著孩子生日的那一天,把事先收集藏好的汽油安放在屋子的各個角落,尤其是擺了蛋糕桌子的下方最多,他用一些巧妙的包裝想騙過妻子,也盡量的不引起她的注意。

在他們慶祝孩子生日的時候,彼得講了自己的惡夢,講了自己的過去,他以為孩子與妻子能夠理解,但從他們的眼中卻只看見了恐懼。就彷彿他就像過去在幽黑地底中見到那名相似自己母親女子時的表情一樣,他不知道學校教孩子什麼樣的想法與功課,甚至可能跟自己上的課差不多。彼得的行動很快,他點了火,火燃燒著,孩子們孩來不急逃跑,他們咒罵著他,但他只想要保留這個不變的瞬間,天真的以為這樣子一切都不會改變或是被奪去。

在火海中孩子們的咒罵與尖叫變得微小,在妻子喪失意識前她還緊緊掐著彼得的脖子不放。彼得不明白為何妻子會憤恨他,但他知道一切都結束了。

彼得閉上眼。

當他再次睜開眼的時候,他正緊緊地抱著妻子痛哭,妻子問他發生了什麼,他卻驚訝的什麼都不敢說出來。

他緊張的跑下樓,衣服都沒穿幾件,他開著車衝了出去,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也沒有人記得彼得在半夜裡開車奔馳向另一個遠方。可能有人知道有個傻子飆車撞死了,可能有人在網路的影片下方嘲笑著這個傻子,但彼得還是存在著,在那個家裡。

或許未來有一個烏托邦、伊甸園,或是其他相似的東西,永生、美好與不變。 只要你不要吃下知識善惡果,不要有個人意識想法,一切都是美好的。
充滿想像力的故事
作者似乎經歷了一陣腦力激盪
然後把這些對現實的懷疑都寫進故事裡
當然作者不是第一人
而且這種寓言故事不再新鮮
然而我相信這種反思和懷疑
會更把作者塑造得更完整
至於故事本身
我認為描寫方面有所不足
故事平鋪直敘
有一定的進步空間

另外
我頗喜歡"彼得的惡夢"這篇名
實在有點西片的氣質和聯想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