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中)-510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妍音ocohsianlight

(510)-

中國人真行!正值各地為那些強勢生態殺手煩惱之餘。對吃有一套的中華民族,早已研究出一套公平且人道之解決辦法。那就是:「反正制服不了你,吃了你總可以吧!」就在這個信念的推動之下,管它是「福壽螺」、「鱷魚龜」、「魚虎」或「螯蝦」、來一種吃一種,來兩種吃一雙。

讓牠們好好的瞧一瞧,人類所標榜的「人定勝天」之真諦道理何在?就在我退休前某年臨冬之際,陪著表姊夫回太倉一趟。由於路程的改變,我們誤打誤撞而繞道來到了長沙。儘管此時之氣候已經是冬天,但長沙的天氣仍然熱得可以。我脫下皮夾克挽在手彎上,頻頻拭汗走進下褟旅館。

櫃檯小姐見我們是台灣來客,個個頂著一副被陽光燻紅的臉龐。心裏很想要笑出來,但因職務關係只好收斂起來。她禮貌的哈腰細語向我們打過招呼,並拿出住宿表給我們填寫。因為她的服務態度良好,所以,我們闊綽的給她美金一元當小費。她梭巡四周沒有飯店的人,這才快速的收下小費並連聲道謝不已。

返台後我將此事告訴朋友,他們都哈哈大笑,並還說我是個標準的「呆胞」呢。這天我們將進駐店的手續弄好,時間已是接近午飯的時候。我與姐夫到外頭逛了一圈,然後找家像樣的餐廳,進去裡面祭祭我們的五臟廟。依照慣例每到一個地方,我都會瀏攬一下街市的概況。

今天因有姐夫帶領著,所以,我才會急著要先去祭我的五臟廟。姐夫不敢讓我挨餓,於是帶我我走進一家叫「家鄉味」的小吃店進餐。走進店內觀其店貌半新不舊,老闆團臉福相笑臉迎人。

此店之夥計們一式古裝小二的打扮,肩上掛一條雪白的毛巾,哈腰連聲請我們入座。點菜時高聲的吆喝很不習慣,他們中氣十足叫聲盈耳久久不去。姐夫問我想吃些啥麼?我說客隨主便,吃啥都可以但越快越好!

一切交由姐夫發落之後,我悠閒的放眼四巡。但見各張餐桌上,都有著一盤紅咚咚玩意兒。我好奇的問一位擦身而過的跑堂:「請問他們桌子上,那一大盤紅咚咚的玩意兒是啥呀?」跑堂轉頭看了一眼,嘴裏哦的一聲說:「那是『口味蝦』,它是我們湖南特有的招牌菜色啊。」

他的答案讓我愣住半天,這下倒換成我「哦!」的一聲,老半天都接不下話來。姐夫在一旁看了我的表情,心思靈通的他立即知意,順口也為我們點了一份相同的菜色。跑堂用他透亮聲音,高呼著「X桌口味蝦一咧!」,他向姐夫道個謝之後,轉身又忙他的工作去啦。

這時我們打開濕毛巾擦臉,並也喝口茶潤潤嘴等候上菜。說等其實也没等多久,姐夫所點的菜已陸續端上桌來。湖南菜重辣味,盤盤皆紅光耀眼非常引人,還未動筷已有著一陣陣辣味直嗆喉嚨的感覺。

那道「口味蝦」我看了不禁笑了起來,主角不是誰,根本就是肉少殼多的螯蝦嘛。這傢伙一點賣相也沒有,怎麼能夠上得了檯盤呢?見到每桌客人都唏哩嘩啦的吃將起來,我們也不甘示弱的動起手來剥吃。

姐夫問那跑堂如何吃它?他笑著教我們要領說:「一吸、二剝殼、三吃肉。」他邊說邊表演給我們看。跑堂說:「口味蝦用十七種香辛料先炒過,然後用雞湯煨燒出來的美味。」他停口一下接著又說:「您等來得恰是時候,此時它們正是蝦黃飽滿時期呢。」

跑堂說完離開,我和姐夫按其所教方法開始吃蝦。挾起一隻紅蝦對腰折斷,送入口中吮吸其汁,滋味果然鮮甜辛辣兼而有之。剝殼用拇指按下蝦背,啵的一聲蝦殼應聲下陷,順其裂縫剝下蝦殼,雪白結實的蝦肉呈現在眼前。豪爽入口牙齒輕咬,結實Q彈頗有嚼勁。

人類對吃真有一套,這種嘛布拉機的醜蝦子,入鍋一炒變得通紅豔豔,端上桌來還真令人為之食指大動。一整隻蝦幾秒鐘就可解決,一大盤瞬間盤底見天。再喝碗鮮湯腹肚半飽,吃罷所點之菜,腹中滿足感的打膈聲衝口而出,真乃人生一大快事也!

返回旅館途中,我打趣的對經常投資經常失敗很慘的姐夫說:「看樣子,我們每天早起晩睡,追逐商場,一天也賺不了幾個錢。我看回到台灣之後,爺兒倆乾脆去賣口味蝦吧!」姐夫聽完我的話,五指輕搔著他的禿頭,嘿嘿幾聲乾笑,竟然一句話也沒答上來呢。

我與姐夫回到台灣,次日馬不停蹄又去鹿港找朋友。這位朋友在鹿港開家診所,從事一些家護病理之咨詢和醫療工作。秋日拜訪鹿港小鎮,除了欣賞斑駁古蹟之外,許多歷史性的遺跡也都參觀過了。

旅遊不忘美食是大家共通的心理,當然我也不會有所例外。鹿港小吃花樣多且內涵十分古典,許多傳統食物至今依然傳承不衰。龍鬚糖、鳳眼糕、麥牙糖酥與牛舌餅、樣樣古典傳承樣樣美味好吃。風味各自保持,百年沿傳不變。而這些美食吃入嘴裏,就會有著濃濃的鄉土風味,思古之幽情油然而生。

因為鹿港小鎮靠近沿海,許多新鮮海產水魚蝦蟹,在此都可以嚐鮮享受。價廉物美經濟實惠,吃過之人都會讚頌物超所值滿意稱絕。而當地的特產蝦蛄,不論水煮或酥炸或鹽漬,在在令人留下濃濃回味。

當日在友人家中進用午餐,友人家以醃漬蝦蛄與酥炸蝦蛄餅招待,一吃至今難忘其味。當地特產蝦蛄,因其長相很像「土猴」,故爾當地人稱呼它叫「蝦猴」。再者因其尾部似蝦尾,所以又稱它叫「蝦舅」。

在水族之族譜內找不到它的淵源,但它卻屬水產之珍稀貴族。由於鹿港附近是它唯一的產地,人到了鹿港沒吃過它,等於這趟旅遊是白跑的了。友人的阿舅是當地出名的蝦蛄獵者,每天在海水退潮之時,攜帶著馬達衝水機駕駛鐵牛到獵場。

他們捕捉蝦蛄之法,利用工具挖出小池,然後用強力水柱沖刷泥沙。深藏泥底之蝦蛄,受到強力水柱之沖激,一個個的暴露水面,順著水流爬至出口網內,短時間內便有豐碩之收穫。

聽說因為來源逐漸枯竭,當地的蝦蛄之時價起伏不定,經過長期的觀察結果是漲多跌少,故爾漁者之收入頗豐。他家阿舅那厝四合院,就是依賴蝦蛄收入興建的,因此,有人戲稱那四合院叫「蝦猴厝」。他家舅舅只有小學畢業,可是他的為人四海廣交,見多識廣,和他一起聊天真是快樂。

初見面的餐桌上,他風趣的說了一句俗諺說:「一隻鹹蝦蛄配三碗糜。」此諺來自貧窮漁村,古早漁民生活清苦,他們將蝦蛄醃以重鹽,每餐挾些鹹蝦蛄配稀飯。因為重鹽醃漬鹹度甚濃,輕舔幾下鹹蝦蛄,稀飯就可下肚矣。

當然此諺只是形容當時漁村生活之清苦罷了,可是出自他舅舅之嘴巴,加上風趣之表情展露,讓人一見不笑也難。蝦蛄從他舅舅口中說出,似乎身價不同凡響。我的追根究底之老毛病又犯了,為了徹底瞭解蝦蛄之來龍去脈,我要求他舅舅介紹一些與蝦蛄相關之常識來分享。

他舅舅爲了滿足我的好奇,清清喉嚨然後一本正經的告訴我說:「鹿港沿海之蝦蛄,一年產卵四次。分別是在三月、五月、七月和九月。產卵期之蝦姑像螃蟹,肥碩的身體帶著滿滿蝦黃蝦膏。而蝦蛄膏黃滋味之美,自古以來難以形容。」

稍停他繼續又說道:「產卵期間每逢海水退潮,海灘上便聚集人群捕捉蝦蛄,其熱鬧之景象絕不輸於過年狀況。早年捕捉蝦蛄之人稀少,因此收穫甚多。可是現在捕捉人口暴增,所以年景已經大不如前啦!」

蝦蛄色澤與蝦子很像,煮熟之後外殼亦會變紅色。料理方式簡單容易,通常是水煮、酥炸、或辣炒、不論何法料理滋味鮮甜不變。自從結識友人阿舅之後,每趟去鹿港遊玩之時,我都會找他一起去開車去潮間帶,找塊理想的沙灘地點,利用強力水柱衝抓蝦蛄。

強力水柱是蝦蛄的剋星,在強力水柱沖激之下,不論大小都無法藏身,一隻一隻乖乖的入籠就逮。每次我去鹿港北返之時,我的後車廂內,總是裝著許多新鮮蝦蛄與醃漬蝦蛄。三年前友人阿舅仙逝之後,已經很久沒再去鹿港嚐鮮啦。 [網摘]。
文中提到古早時蝦子的料理,故事充滿了各種我所不知道的知識,學習了。
[quote=sianlight post_id=239849 time=1548914181 user_id=9739]
文中提到古早時蝦子的料理,故事充滿了各種我所不知道的知識,學習了。
[/quote]



RE:好友早安吉祥,謝謝光臨閱覽留言,祝您豬年行大運,諸事順遂,假日平安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