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星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當小行星因爆炸而碎裂開來,蘊藏於行星中的能量如煙火般綻放,彷彿宇宙在那一瞬間充滿色彩。在我身邊的托塔斯驚呼了一聲,隨即在飛船內興奮的跑跳。而我只是動也不動,對此沒有任何想法的呆坐著。

「你看見了嗎!」托塔斯大喊著,他還很年輕也就是個十六歲左右的孩子,所以引爆一個小行星就能感到無比快樂,那也是相當正常的事情。

「我看見了。」我用眨眼代替多餘的動作,身為一個已經看過比這還精彩數十倍風景的我來說,這已經不能帶給我任何的感動。但同時,我也為了這樣沒有任何衝動的自己感到悲哀。

炸碎行星是一種年輕人熱愛的活動,這些都會有相關單位來控管,年輕人只要登記,並在成年人的陪伴下就能進行。而像我這樣與他毫無血緣關係的,則是透過「臨時父母」的工作認識,負責在課餘的時間陪伴孩子。

「你總不會想要什麼事情都不做吧,真的很有意思的。」托塔斯將手上的電子平板推到我的眼前,他指著上面的起爆扭,把機會讓給了我。

「你知道小行星也是有生命的嗎。」我略帶反感的說,一邊將手指輕點編號A85的按鈕,當遠處行星炸開的瞬間,我想念起孩童的時代,也曾希望能有跟父母分享自己發現與樂趣的時候。


「嗯,老師有說過,小行星會歌唱、舞蹈、產生特別的影像,我也見過不少,不過我並不認為那樣就算是有生命的。」托塔斯說道。

我注視著因爆炸而發光的行星碎片逐漸暗淡,在遠處像是一片薄霧,又像是浪花。我與托塔斯認識已經有一段時間,剛開始相遇的時候他還是個叛逆的孩子,又像是一艘失去控制的飛船,我們經常會有爭執,當然也有過愉快的時光。有時候我總在想自己與妻子要是有孩子,差不多也是這個年紀,但我知道我並不是因為這樣才接觸「臨時父母」的工作。

「你覺得差在哪裡呢?」我問道。

「因為它們沒有記憶,也不用像我們一樣去面對不想面對的事情。」托塔斯帶著一些忌妒的口吻說道。

「你最近有不想要面對的事情嗎?」

「當然有,而且還有很多,不過今天不是為這個而來的。」托塔斯停頓了一下,他就像是想要壓抑內心的情感般,試著將接下來的話說出來「最近學校裡的一個同學他偷了家裡的飛船,失速撞向一個行星,就這麼逝世了。我並不是跟那個同學特別的熟,但我變得很害怕自己也會突然就死去。」

我並沒有因為托塔斯這麼說,就刻意地轉換自己的心情,老實說我感到一些厭煩與懷疑。我當然是知道他是不會為此說謊,但我並不想要承受他所面對的壓力,所以我只是直視著前方行星再次炸開,碎散成細小的塵埃。

托塔斯沒有等我回話,他接著說道:「我開始積極的做些什麼,但卻又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些什麼,很多事情只是平凡的失敗。我在想或許能像被引爆的小行星一樣,在生命的最後,也能變得燦爛,那麼會不會有所不同呢。」

當然不會變得不同。不過我並沒有說出口,我看似在傾聽托塔斯的話,但實質上我只是想辦法讓自己大腦的程式裡,塞滿一些不相關的回憶。但對於這個年紀的孩子來說,承擔死亡與生命的重量還太早了,他應該要不懼怕生死的,勇敢地嘗試新的事物。

我推動著托塔斯的指尖,讓他可以引爆那些行星,也同時感受著他的不安與恐懼,我想起潘達利曾對我這麼說過,我便將腦中的話說給托塔斯:「你會找到方向的,且比他人做的都還要來的好,在那之前不要放棄了,不論經過多少次的失敗、痛苦與掙扎。」我在這後面也加了自己的想法進去,「雖然不會比行星爆炸還要燦爛,也可能只是數十年的徒勞無功,但我能保證那絕非毫無意義的。」

我輕觸著飛船上的控制鈕,播放著在我妻子逝去時,常聽的歌。在那無助與徬徨的日子裡,我總是讓飛船自動的駕駛著,航向熟悉與陌生的星系。

孤獨的星啊,你要去到哪裡。
離開星群、軌跡、與引力,飄向遠方。
於我而言
孤星一文是爆炸的光
遠處是薄霧
近處則滿是浪花
一波波襲上我心
我正體驗新世代科幻書寫中
的美


拜讀了
作品多了詩意與浪漫
不同年紀於人生的體會
短短一文也訴說了出來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