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人間】狩獵

版主: 炎舞翻車魚小戀戀

  這故事沒有起始,也沒有結束

  愛戀看著他背後所生長的闇色羽翼,心中頓時閃過一種想法--如果撕毀他賴以為生的雙翅--啊……產生的快感似乎不言可喻,全表現在臉上了吧?

  思洛以手遮臉,看見傑司在瞧著他時臉上所閃過的懷疑,他不禁在心裡苦笑。止不住那種綺想,好想……看他痛苦的表情……

  從來沒發現,原來身體的反應較之思想上的迅速,僅聞一聲悶哼,就已見傑司被壓在自己身體之下。

  他心中在期盼什麼?

  愛戀的眼神掃過展開在地上的黑翼,手指以著幾不可微的顫抖伸上前撫摸。似乎翅膀連接了傑司的所有神經,他只是輕輕觸碰,就足以讓他產生感覺。看著傑司面紅耳斥的怒視著他,一股燥熱瞬間充斥全身。

  這是怎樣的情緒,是心動,還是無法言語的……

  嘶──他紅了眼看著手上的黑色羽毛,原來,是如此脆弱。容易撕碎的……是否包括了傑司的身與心?

  想將他佔有,從看到他的第一眼開始,心中便已蠢蠢欲動。血絲,從羽毛的根處滴落,沾染在羽毛上混雜著,分辨不出那抹血色。更美了……尤其是他那忍著疼痛的表情和倔強不肯求饒的神態。或許,可以看得更久、更清楚些。專注看著傑司的神情,他開始撫摸並且需索。

  身為惡魔,傑司總是明白人世間的情事,於是茫然在理解後轉為驚慌,然後掙扎。

  是什麼時候遇見他的?

  思洛手下行動未曾停止,心思卻開始恍惚。啊……對了,是那時,神魔會議,在混沌的交接處,那片從虛無中生長處的庭園內……湖畔邊。還記得第一次見面,傑司以酷嚴的模樣闖進他專門偷懶的隱藏地。當時只覺得,似乎時間隨著他的闖入而靜止了。從那天起,傑司清冷的臉孔也同時映入了他的心房,久久不下。自此後他們常相約在這地方見面,而他也一次一次……壓抑自己內心所起,越來越無法抑止的渴望。

  如今,他就在自己身下……

==================================

  思洛遮擋住了陽光,讓被壓在他身下的傑司看不真切,恍惚中,他那純白的羽翼,似乎填補了闇沉,轉變成魔界特有的色彩。他咬著唇忍受思洛不符合自己身份的行為舉止,心中有絲惱怒和……不切確的訝異。惱怒於思洛那抹深沉欲俘虜他的欲望;訝異自己對於他這舉止在掙扎之間竟有份期待。

  不想承認,萬分不想承認自己和思洛有同樣的想法,若承認了,簡直是對自己在魔界擁有數一數二之名的地位感到羞辱。

  和思洛的第一次見面,他歷久彌新--閃著金黃光芒的髮絲柔亮動人,一雙銀色的瞳孔使他對自己的紅瞳感到難堪並遜了顏色。他是如此美麗,即使擁有和他同樣結實的身材,也在那瞬間,讓他興起了一股狩獵的欲望。

  狩獵天使──這是魔界人最愛作的事,他原本是如此不恥,但看過思洛後,他再沒把握對作過那些事的人奉以諷刺的笑容。只因為他也開始存有這種念頭。

  如他所願,他們相約了一次又一次會面,在每年神魔會議之時。他在等待時機成熟,等待捕獲的時刻來臨,卻沒想到……思洛竟和他有著相同的想法,天界人允許這種事發生嗎,思洛怎麼敢,又怎麼能?

  傑司百思不得其解,只能瞧著思洛以著飢渴的神態,對他上下其手。感受思洛以唇輕觸著自己尖挺的兩端,感受他將他僅有的衣物褪到下擺,傑司微微掙扎。雙手因被思洛一掌容納在頭頂而緊握,不太舒服的感覺讓傑司額前滲出了汗。

  真的不舒服嗎?

  傑司不敢太過確定自己心裡現在的感覺到底是什麼,當思洛以著崇敬的愛意膜拜自己斥裸的全身,他微顫著,心底同時也升起一股狂熱……

  在著實親密的愛撫過後,傑司耳邊聽到思洛和他一樣的喘息聲。在思洛俯吻上他的唇,一陣顫慄伴隨遽然的疼痛。

  他知道,他們一起墮入了最原始的深淵。而他,終被思洛所捕獲。
這個系列都很同人
當然舞的尺度仁慈多了~
:oops:

嘿啊~~我很保留了.>"<
結果有朋友說還不夠.= =A
(一堆色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