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染〉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傳染〉

離婚的鼓手剛從桃園中正機場通關,回到了故鄉。

  (戴著墨鏡)和口罩一起入境成為台灣奇蹟:很多機車、很多排隊。

搭乘客運,置身於找不到殘障廁所的首都轉運站前往台北火車站,還要轉搭自強號回到雲林斗六,再租賃機車穿過莿桐回到西螺。

(殘障者是神靈或者為惡不欲人知的間諜取締騎乘機車不戴安全帽的交通警察?)

古典廟宇供俸太平媽的福興宮旁是現代化的證券交易所,其實從來沒有衝突,沒有跳tone;神社與廟會,醫院與停車場。

停車場內都沒有生還者;想起了樂團在演奏翻唱Led Zeppelin"Since I Have been Loving You"的時候,加上了一段徐懷鈺〈誓言〉的歌詞呢喃,從來不是離譜。

所有的演出都是過去完成式(所有的演出都是過去完成式);許願等於作出承諾;只是在神靈前的自己也不知道那是過去分詞或者現在進行式。

現在、離開、妻子、(七、仔)、的自、己。

被完成的是誰?被遺棄的是誰?

停車場內都沒有生還者。鼓手想起了日前舉辦的演唱會。假停車場而舉行的音樂慶典。扮仙。眾神護台灣。

到了台北車站大廳,想起了自己還是白爛的青春年少歲月去大陸購買唐朝樂團的演唱會(「沒有寫錯形容詞」演唱會)門票時的泥濘推擠汗漬情形,彷彿如今台北車站購票亭前的排隊一樣彎彎曲曲。

原來,蜿蜒逶迤其實也可以是一種有序,關於熵,鼓手回憶起大學時接觸的名詞。

自強號,三A月台。

在這個「平交道」和咖啡廳吸菸區都成為國定古蹟的城市的底層,等待自強號。鼓手和所有的低頭族一樣,玩弄著有攝影功能的手機突然聯想到了「人性本善」,於是把內有高價(盜版)黑膠唱片以及名產的行李置於電扶梯的平台上,自己退避三舍再三舍又三舍,貼緊圍牆。

Pink Floyd"Comfortably numb",在「Wall」演唱會被演奏,被翻拍成電影:「Hello」、「Is there anybody In there?」、 「Just nod If you can hear me」、(沒有問號,或者不是問號)、「is there anyone home?」。

Hello?妳為誰演奏?妳的打擊是否毫無意義?

鼓手想起了自己在家鄉故國音樂路上的所有被質疑:妳為了什麼而演奏!妳的生命單薄到只有妳自己而不為任何人停留嗎!

沒有人?

鼓手依約退到牆壁,把自己偽裝成毫無意義的自由行路人,調動手機的攝影功能,觀察是否有人會在這川流不息人來人往相見不相識的火車站偷竊。

好久,沒有人理會鼓手的精心設計。

這個平交道、咖啡廳內的吸菸區(、轉運站)都成為古蹟文化遺產的城市果然依舊溫暖,依然到處都是人情味,沒有人偷竊。

想起了演唱會後清潔停車場的工作人員們都自嘲是城市的行動藝術者。

在異鄉,在那裏完成音樂夢,演奏出貼進人心的歌曲。

(如今要返回切進熟識的故鄉,卻不會有任何人理會。)

像是內藏高價黑膠唱片的行李。

時間快到了,鼓手和所有買票進入此域享受遷徙自由的全部人一樣緩緩地更移往底層,進入火車。

(回到無人熟識的故鄉。)

你這個豬玀!

台北到斗六的車程中,鼓手腦中不斷地幻音重複播放著已經離婚的前妻的咆哮:「你這個豬玀!」。文字、語言是溝通的道具,也只有彼此都是的同溫層,才會理解這是什麼。

豬!

(前妻在法庭上的指控:「他根本就是豬!潔癖到了一種變態的地步,一天洗澡五次,而且不和有月經的娥性交!」。)

"Poles Apart"。

豬鼓手到了斗六,享受完鄧家肉圓之後,以身分證向太平老街上的一家機車行租借一輛機車,古老的機型迪爵一二五,往斗六圓環駛去朝西螺出發。

這其實已經很進步了,車行老闆指著角落一輛腳打檔偉士牌而說著,對著長年在中國而有些許大陸口音的豬鼓手說著。

豬鼓手到了莿桐鄉境內,在饒平村樹仔腳天主堂大聖若瑟朝聖地前停下,藍天,烈日,白雲,稻畝,小圳,豬鼓手點將起一根菸。

(與前妻初相見的這裡。)

手臂上傳來了思念時的麻癢,本能自衛地豬鼓手擊掌向自己,啪啪啪,突然發現是一隻埃及斑蚊陳屍在自己的手臂上,流淌的血液順著鼓手的身軀蔓延,被叮咬處開始紅腫壟起化膿潰爛腐朽斑駁脫落死皮失去了一切的知覺。

快到自己的故鄉了,卻手臂殘缺,無法演奏出故鄉舊人們不能理解的音樂。

豬鼓手悵然有所失地想起了電影《惡靈古堡》。平日稱兄道弟的隊友們將傳染到了殭屍病毒的受害者拒於門外或者類似其他生化武器電影的情節性本善的人們將未及逃難(離難?)的尚未受害者拒於門外透過門扉上的玻璃小孔看到絕望不可置信的眼神。

罹難了,過去完成式?

你終將被排擠,前妻在法庭上如此沉痛地指控著豬鼓手。

被埃及斑蚊叮咬的豬鼓手知道在烈日下的自己現在是非洲豬溫了,為了不帶給自己親愛的故鄉家人親友觀光客們苦難,豬鼓手調轉車頭。

回去中國吧!

進入故鄉,更會不知如何自已,豬鼓手想著。

豬鼓手如此地想著,繼續演奏沒有中心思想毫無意義不為任何人的音樂吧。

前方突然出現了牛頭牌沙茶醬的瓶罐!

而這不是感傷沉湎於回憶赭鏽泛黃Gary Moor"Still Got The Blues"時光,豬鼓手慣性地腳踩剎車這才發現此時不是在開車於是身不由自已地被銅罐絆倒摔落於道上。

與前妻摩擦激盪出愛情火花的這裡。

剩餘的沙茶醬塗抹在傷口上,隨著傾瀉而出的汽油進入了鼓手的全身,烈日之下化為熊熊火焰中有非洲豬溫病史的蒙古烤肉。

一縷告別身體的幽魂不知道欲往何處,突然想起了東方快車所吟唱的〈紅紅青春敲啊敲〉:在故鄉上問自己哪裡才是故鄉。

沒有問號,或者,不是問號。

Is anybody home?國中時代,鼓手曾經自作聰明地在家的前面架上了介係詞,忘了是in或者at或者是under或者是任何妳能想到在家中的知識。

如同前妻的指控:「他根本不是丈夫的姿勢!他無法演奏出最琴瑟和鳴的音樂!」。

有病史的鼓手在故鄉之外孤獨地死去,不讓非洲豬溫的疫情蔓延,大愛的鼓手因此被授予奧斯卡和平獎。

但是埃及斑蚊仍然潛伏在妳、我的四周,防疫視同作戰,請小心拒斥任何妳聽不懂的音樂。

(和文學。)莿桐鄉從此成為觀光客不得進入、兒童相見不相識的軍事重地。

初稿於12/24/2018 1:21 AM從畢業展演回來;開始恢復寫作的作息了。二稿於1/15/2019 12:25 AM加入東方快車;改變豬溫(黃巢之亂?);我是個小說家。
精心設計
但短篇小說觸及元素頗多
容易令讀者眼花撩亂
尤其字裡行間的括號備註
其實無需存在
大方讓它成為敘述文字
豈不更好



問好了
謝謝妍音老師

作者當然不會是讀者
所以,讀者或許不會知曉作者安排的符碼與橋段

因此或許某些有意的置入
其實不會引起共鳴

不過,在讀者不會知道作者所有安排橋段的前提下
讀者或許會提出發問
或許會自己查詢維基百科
或許自己會寫下另一篇征討文(笑)

或許有更多的或許

佚凡無法確切帝表示自己寫作的原因
更無法論述何謂文學

不過,或許這樣的互動會比較好玩?
當然會有望而卻步甚至鄙夷的情形出現

當然會有

只是,佚凡始終不知如何論述寫作與文學

謝謝妍音老師

新春愉快

佚凡
誠然讀者非作者
無從知悉作者書寫之初衷
但畢竟小說創作非文學論述

既以小說形式創作
是否先確知作品之核心意旨
而後設計情結橋段鋪陳
以層層疊疊密實文句打包
俾使讀者在閱讀間漸次領略作者之企圖

當然
或許佚凡陶然於個人的實驗筆法
那麼便祝福了
難以全面明白是此文的一個事實
有些讀者會因此感到困擾
始終是個性不同
我自己是接受不同表達方式的作品
如此文所給我的享受是一種沉浸感
以及一半自己一半鼓手的代入感
是不錯的體驗

ocoh說
熱熱鬧鬧地,初讀時類似於讀劇本的體驗
脈絡或許稍微雜亂一些,多讀幾次之後則有不同的感受
妍音 寫:
週三 1月 16, 2019 3:38 pm
誠然讀者非作者
無從知悉作者書寫之初衷
但畢竟小說創作非文學論述

既以小說形式創作
是否先確知作品之核心意旨
而後設計情結橋段鋪陳
以層層疊疊密實文句打包
俾使讀者在閱讀間漸次領略作者之企圖

當然
或許佚凡陶然於個人的實驗筆法
那麼便祝福了
謝謝妍音老師

妍音老師所言確然
佚凡以小說的形式為之
於是就必須接受此一文體的檢視

雖然羅蘭巴特再《現代神話學》裡面其實也沒有完整地開展出新的天地
海登懷特《形式的內容》倒是曾給佚凡些許鼓勵

當時在課堂教授屈原〈漁父〉
對著台下的同學們表示這是賦

那是一種像詩像散文像小說像劇本卻又不是詩不是散文不是小說不是劇本的東西

關於寫作

而佚凡如此寫作也近二十年了
這種實驗真是讓人苦笑

而成品或者作者這是很關切的問題
關於成品,文本(text)有無限研究的可能

關於作者
佚凡始終對自己感到困惑

謝謝妍音老師曾教導佚凡文學的寫作必須捨得
我一直謹記,而且努力完成

謝謝

再度感謝妍音老師
敬祝 新春愉快

佚凡
ocoh 寫:
週六 1月 26, 2019 1:12 pm
難以全面明白是此文的一個事實
有些讀者會因此感到困擾
始終是個性不同
我自己是接受不同表達方式的作品
如此文所給我的享受是一種沉浸感
以及一半自己一半鼓手的代入感
是不錯的體驗

ocoh說
Ocoh
您好

請原諒佚凡遲至今日方才回訊
謝謝您的點閱

關於「全面明白此文」
其實佚凡自己也不一定能作到呢!

再度感謝
新春如意

佚凡
星心亞 寫:
週一 1月 28, 2019 3:36 pm
熱熱鬧鬧地,初讀時類似於讀劇本的體驗
脈絡或許稍微雜亂一些,多讀幾次之後則有不同的感受
星心亞
您好

請原諒佚凡遲至今日方才回訊
相當感謝有劇本的想法

回想大學生涯
修習「劇本導讀」與「劇本創作」課程
舞台指示也就成為了佚凡寫作的括弧原因之一

敬祝
新春愉快

佚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