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那句話的時候,她感到冷,刺骨的冷,即使烈日當頭。
他一臉厭惡的說:「我不要妳了。」
「為什麼?」她想知道,但沒問出口。
她克制著自己不去露出疑惑和哀傷的表情。
甚至想保持微笑,覺得他會改變主意。
他看著她,又說:「別跟著我,我討厭看到妳。」
於是她只好笑著看他離開。
後來獨自一人的那段時間,她一直笑著。
所有人都喜歡她的笑,想與她親近。只有她自己討厭自己的笑容。
每每在鏡子面前,看到自己露出笑容時,她都覺得噁心。
一直到很久之後,她才問出口:「為什麼說不要我了? 」
但已經是在他的墳前,沒有人能回答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