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頁 (共 1 頁)

◆2019年一月飆詩◆主題【忘形】(01/20截止貼文)

發表於 : 週三 1月 02, 2019 12:39 am
緞華
◆2019年1月飆詩◆(01/20截止貼文)

一、
一月飆詩主題:〖忘形〗
請在此主題內,自行命題創作。
本意釋例可參考教育部辭典。

二、
請在一月二十日之前張貼作品,以利作業。

三、
優秀作品將選刊於《有荷》文學雜誌第三十一期
一經刊載將可獲得30元蓮幣

四、
作品請張貼於此發言下,謝謝。

Re: ◆2019年一月飆詩◆主題【忘形】(01/20截止貼文)

發表於 : 週五 1月 04, 2019 7:32 am
波兒
(忘形)[減肥的明星]


被暗殺的餐用時鐘
煉獄沒有合掌的心房
乘虛而入的貪戀味覺是慾望的深淵
意猶味盡是否送錯了心

原罪
陷溺的焦糖在口腔裏泅泳
花又吐了誰的蜜
嗜甜的繁殖
渦漩被寂寞肢體消化

說,說什麼
一糊天下無難事
生菜沙拉入口的
蘋果八卦
入口
即化

攬鏡自照
唐伯虎點秋香乃英雄本色
速食愛情頻頻回首
硬撐千均一髮

忽忽牆上有許多的眼睛
許多的眼睛正看著
而張大的嘴
一一吃掉那些眼睛
那些眼睛也一一被消化
而滯留在胃裏排泄不出的
是隱形眼鏡
聽說是為了健身房查看
必須的
短暫停留

Re: ◆2019年一月飆詩◆主題【忘形】(01/20截止貼文)

發表於 : 週六 1月 05, 2019 1:46 pm
張雪昆
忘形


林中久坐的我
被浓浓的花香泡软
迷醉中一瞥内心
空无一物
忽有一桃随风飘来
姿态曼妙
而桃枝远伸如弯曲小路
似通无穷之境
内心迸出八眼
沿桃枝滑入红云中
见前方村落美丽
水在田在牛在房在
笛声如泣
不见炊烟
在一场绿叶之雨后
红云消失于黑
黑再消失于白
本来无林
何来久坐

Re: ◆2019年一月飆詩◆主題【忘形】(01/20截止貼文)

發表於 : 週一 1月 07, 2019 4:47 pm
吾言
<三苦> 吾言

1<.咖啡>
那是一杯
沒有名子的水

他忘了自己
曾經哪位?是誰?
將香氣和餘味贈予他人之後
留下苦澀的渣

2<.巧克力>
我們都是有風度的紳士
要任由別人將自己煮的濃稠
還要學會微笑的

將自己,
封藏好。

要有點甜,有點醉人
那個時候,剛好

3.<苦茶>
人生是一杯茶?
老梗了─
其實我們都只是裝茶的容器
不斷被破布來回擦拭,直到
青春長皺紋的時候,還得說
那叫養壺

誰還安好無缺
又能如初?

Re: ◆2019年一月飆詩◆主題【忘形】(01/20截止貼文)

發表於 : 週六 1月 12, 2019 7:12 pm
袁丞修
〈說書人〉

傍晚,他變形成一盞懸在床外的燈
回憶拉長一陣喧嘩的風
當城門的中心
聚著所有的老幼婦人
背景總在時間底下不停演化
路,以萬馬的雄姿
來到他們腳下。

耳內的經典聲聲巨響
掉下的線索卻在緊要的關頭讓人打包
帶走
他們的呼吸停頓
還有夜裡逐漸變濃的鼾聲。

說書人在此刻慢慢
變成自己。

Re: ◆2019年一月飆詩◆主題【忘形】(01/20截止貼文)

發表於 : 週六 1月 19, 2019 1:39 am
黃木擇
〈忘形三則〉/黃木擇

1.〈旭海〉
兩口乾枯的井
被星子填滿

跟隨星座
碩大犁著地球

2.〈山谷〉
彎腰,
臉孔融入回聲

搭乘時序,
他看見自己呼嚕的獸

也嗅聞自己

3.〈終點〉
圍城走到了死路
磚牆
迸出雲朵

拆卸輪廓
身軀膨脹成映照的湖水

Re: ◆2019年一月飆詩◆主題【忘形】(01/20截止貼文)

發表於 : 週六 1月 19, 2019 11:47 pm
翼天
〈竹枝詞〉

捧取湖中的臉
弧度剔透
自古典風華中
淡出紛紛的皎潔

跨過拱型手勢
天空把我削薄
一片微夜
與一對熠熠的星飾

用石礫敲擊已讀不回
撥打的天籟仍是空號
斷續的吁嘆
未得前世數葉諒解

向湖畔招手
獨白冥湖的酒影
顫慄地忘形
一闕擺盪於兩岸的竹枝詞

Re: ◆2019年一月飆詩◆主題【忘形】(01/20截止貼文)

發表於 : 週一 1月 21, 2019 12:02 am
緞華
本月飆詩已截止
感謝各位的參與

Re: ◆2019年一月飆詩◆主題【忘形】(01/20截止貼文)

發表於 : 週五 2月 01, 2019 8:15 am
緞華
本月選詩作品兩篇如下:

第一篇:
〈三苦〉/ 吾言

1<.咖啡>
那是一杯
沒有名子的水

他忘了自己
曾經哪位?是誰?
將香氣和餘味贈予他人之後
留下苦澀的渣

2<.巧克力>
我們都是有風度的紳士
要任由別人將自己煮的濃稠
還要學會微笑的

將自己,
封藏好。

要有點甜,有點醉人
那個時候,剛好

3.<苦茶>
人生是一杯茶?
老梗了─
其實我們都只是裝茶的容器
不斷被破布來回擦拭,直到
青春長皺紋的時候,還得說
那叫養壺

誰還安好無缺
又能如初?


第二篇:
〈說書人〉/袁丞修

傍晚,他變形成一盞懸在床外的燈
回憶拉長一陣喧嘩的風
當城門的中心
聚著所有的老幼婦人
背景總在時間底下不停演化
路,以萬馬的雄姿
來到他們腳下。

耳內的經典聲聲巨響
掉下的線索卻在緊要的關頭讓人打包
帶走
他們的呼吸停頓
還有夜裡逐漸變濃的鼾聲。

說書人在此刻慢慢
變成自己。


若經複選入
《有荷》文學雜誌
每篇可獲得30元蓮幣

《有荷》文學雜誌
viewforum.php?f=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