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五月飆詩★主題【單人床】(05/20截止貼文)

◆九月飆詩主題◆白露 ◆
每日限貼兩篇

版主: 緞華

★2017年五月飆詩(05/20截止貼文)


一、
五月飆詩主題:〖單人床〗
請在此主題內,自行命題創作。


本意釋例可參考教育部辭典


二、
請在五月二十日之前張貼作品,以利作業。


三、
優秀作品將選刊於
《有荷》文學雜誌第二十五期
一經刊載
將可獲得30元蓮幣


四、
作品請張貼於此發言下,謝謝。
上面堆滿考試的書
還有我輸不起的決心
少年與我素面相逢一場
文學床比賽
看誰先選誰當伯樂
在床上與現實
做夢那一刻
我受到枕頭肯定
棉被綿綿如水
但我沒有被醍醐灌頂

後來床上旁喜鵲渡橋
經常在書中看到飛翼
不斷與我揮手
似乎在床上比較有
睏意的消磨詩意

你如果來到我的單人床
每個細節
可盜處探索
但我
只是個牛刀小試的
普通會員
還談不上
牽掛





【散文詩】《飆詩主題:單人床》真實孕育「奇蹟之床」,那渴望真實之最的你,不再夢寐以求南柯一夢事。





「單人床」睡覺休息好地方,從中覺醒過來固定不變真地方,虛幻不實另一偽裝得入你眼。

美輪美奐「單人床」變幻之裝,向外叫囂孤獨之疾,催化若一丘之貉,再加上無聊至極盡。

「單人床」變小與變大,變寬與變窄,變來與幻去,即便是堅實不動之床,法虛動具更毫。





「奇蹟之床」滋養休息真實好地方,覺醒過來不再繼續惡夢那渾沌地方,想必真實入你眼。

蹂躪踐踏「奇蹟之床」如何硬性,棄之如敝屣如何矯情,就讓自己處在原地轉轉拐彎抹角,

真實力量之最,小小「奇蹟之床」難以抹煞既有功能,以致夢魘繼續「單人床」之夢夢魘。





那一張「單人床」,只是「單人床」,如此之小且固定不變。實然法虛幻夢,法真消褪。

詩來畫樣,再怎地加上美詩美詞予它,那一具「單人床」還是在那兒如如不動!只你在動。

只知讓原子,繼續一具「單人床」之肉眼得見,不變之凝結,完成無聊任務。你真實不動。

只知昇華原子碰撞,但卻繼續一具「單人床」,陪你繼續孤獨之疾,寂然無力。幻夢最動。





「奇蹟之床」,奇蹟滋養與安息真地方,推恩延伸「奇蹟之床」神地方。

把它變大又變大再變大,讓夢中人得享美麗與喜悅。你要你肯進,它肯定理你。好地方。

你只你肯入,它肯定讓你重新看見「單人床」,新的詮釋,新的意義,新的地方。

不再無聊你的「單人床」,因為你不再無聊無趣你自己。新的象徵「單人床」將拯救地方。





無法推恩分享與其他人的「單人床」。只能是一張「單人床」之凝結的「單人床」。

在它的地方會讓你相信,孤獨之疾且真實不可摧毀頑固之疾,再加上了無靈氣之敗壞於你。

「奇蹟之床」只要你敢進,推恩延伸這具小床之變大再變大的奇蹟,這不是啥神之奇事。

不再「單人床」只是瞧見一張「單人床」,孤獨之疾將銷聲匿跡,絕對且覺醒,醞釀奇蹟。

比「單人床」還小那孕育之床,你愛的視野之完美擴展將得幫助,把你們一起療癒與喜悅。





你的「單人床」可以不再繼續,反正,若你仍是夢寐之眼,它將萬劫不復,原子它的地方。

真實孕育「奇蹟之床」仍會繼續吸引你,那渴望真實之最的你,不再夢寐以求南柯一夢事。





................................................................................





PS.2017.5.1,這是關注喜菡第337天。

#散文詩,#飆詩,#單人床,#喜菡文學網

#參與飆詩活動,#風雲海的歡呼之詩





《单人床》

唐东起

两米乘两米的单人床
横着躺竖着躺
在床垫里暗中布满了弓弦弹簧
拧足了劲
宽宽松松铺着百合图案的席梦思
一个人的陷落会有多深
单人床上的功夫和双人床上的功夫是一样的么
今夜醺醉之后
转身腾挪
把床的一半留给了月光

背负孤独
什么样的文字可以入诗
一个一米七五的小身板
面对两米乘两米的单人床束手无策
<單人床>

這裡的時間能切半嗎
像把自己對切,從咽喉
沿著平躺的胸腔
分割成兩片均勻的殼

一半的軀體其實足以
撐起整座不完整的夜晚
一顆眼睛能做好半場夢
半邊的心臟,殘缺的肢體不再
害怕所有寂寞的自體循環甚至
折半的鼻樑無須擔心
每場突發的哽咽

能再切一半的枕頭嗎
切一半的床沿,一半的窗
讓一半的靈魂明白知足
生活其實只需一半的時間
而這裡的時間能切半嗎
我用一半的喉結輕聲叩問
另一片無覺的肉身
〈單人床〉

孤寂的島嶼
逗著夜燈
自窗口

假裝消毒潔淨
溫柔的痂
覆蓋在憂傷上

一人份的圍城
濃度偏高
心不小心便傾斜

夢中,在漂浮
私我的大海
任肢體蔓延
《失眠夜》
我老早準備好了兩張單人床
讓它們肩靠著肩
鋪上了深藍的大床單偽裝
成了一座禁錮身心的
沒有柵欄枷鎖的牢籠

我在牆上又增加了一筆
輾轉難眠的次數
今夜閱讀的課題,還是深夜裡的貓叫春
以及,馴服雙人床和枕頭的365種方法
上一夜,我被死當了
於是重新將牆面粉刷成海藍色
而下一夜,應當推倒那牆才是

卍字的睡姿並不是解脫
而是扭曲掙扎後敗退的頹樣
那床失去了它應有的功能
它欺騙
它吞噬了主人幼小的不健全的心靈

我還擁有的那張雙人床
我僅有的那張雙人床
時常一分為二
讓人,跌落入無盡的
滴答聲狂妄大響的
夜裡
感謝各位的參與。
本月飆詩已截止。
以下為初選入選作品:


〈單人床〉/ 路人甲


這裡的時間能切半嗎
像把自己對切,從咽喉
沿著平躺的胸腔
分割成兩片均勻的殼


一半的軀體其實足以
撐起整座不完整的夜晚
一顆眼睛能做好半場夢
半邊的心臟,殘缺的肢體不再
害怕所有寂寞的自體循環甚至
折半的鼻樑無須擔心
每場突發的哽咽


能再切一半的枕頭嗎
切一半的床沿,一半的窗
讓一半的靈魂明白知足
生活其實只需一半的時間
而這裡的時間能切半嗎
我用一半的喉結輕聲叩問
另一片無覺的肉身






〈失眠夜〉/雙允


我老早準備好了兩張單人床
讓它們肩靠著肩
鋪上了深藍的大床單偽裝
成了一座禁錮身心的
沒有柵欄枷鎖的牢籠


我在牆上又增加了一筆
輾轉難眠的次數
今夜閱讀的課題,還是深夜裡的貓叫春
以及,馴服雙人床和枕頭的365種方法
上一夜,我被死當了
於是重新將牆面粉刷成海藍色
而下一夜,應當推倒那牆才是


卍字的睡姿並不是解脫
而是扭曲掙扎後敗退的頹樣
那床失去了它應有的功能
它欺騙
它吞噬了主人幼小的不健全的心靈


我還擁有的那張雙人床
我僅有的那張雙人床
時常一分為二
讓人,跌落入無盡的
滴答聲狂妄大響的
夜裡




若經複選入《有荷》文學雜誌第二十四期
每篇可獲得30元蓮幣

《有荷》文學雜誌
viewforum.php?f=203
">viewforum.php?f=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