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十月飆詩◆主題【旁觀者】(10/20截止貼文)

◆九月飆詩主題◆白露 ◆
每日限貼兩篇

版主: 緞華

◆2016年十月飆詩◆(10/20截止貼文)

一、
十月飆詩主題:【旁觀者】
請在此主題內,自行命題創作。

本意釋例可參考教育部辭典。

二、
請在十月二十日之前張貼作品,以利作業。

三、
優秀作品將選刊於
《有荷》文學雜誌第二十二期
一經刊載
將可獲得30元蓮幣

四、
作品請張貼於此發言下,謝謝。
【那個誰】

我以為我可以偷那些私
我不認識的和叫不出名字的
與我無關
站在觀賞線外品嚐
用冷硬色調勾勒出的黑色的血
然後寫出絕美評論,留世
我趕我的稿,寫他們的故事
《旁观者》

唐东起

任我如何写
这独占了一行空间又前后留白的名字
姑且算一句诗吧

我的名字是一个旁观者
看我在歧途上一错再错
却用蝇头小楷签下不合时宜的标签
任我如何艰难跋涉
那三个不卑不亢的字
永远在既定目标的更前方
轻描淡写如一句戏弄

我始终是个局外人
即便跌倒也无人搀扶
痛痒始终是近乎飘渺的存在
如身边草木的牵绊
在一场又一场霜雨的逼迫中
在自然呈现的浓烈像素里
说凋零就凋零了

当我老了
颤抖的手似在摇铃铛
仍摸索着一个人的存在么
听鸡鸣涌起更深雾的乡愁
袖手于言辞的冷暖
睁眼闭眼都是全新的世界
更接近一语成谶的萤火

2016年10月13日

QQ 287724270
〈獵花〉

一號選手瞄準目標
二號選手用雙手保護頭
盛放的花縮成了花苞
生命與生命的聲音交換
溫室裡的目光忙著
嫁接肅殺與溫柔

一號選手變魔術
花苞開出一朵玫瑰
二號選手越來越紅
用盡全力詮釋一齣
悲壯的花季
旁觀者看不下去,紛紛
用眼睛
目擊一號選手
〈關注〉

眾人的雷聲把宇宙打開,
星座裸奔
獵戶的禁忌被勾攪出來
而我
是渺小的占星者。

狄安娜因風流而審判
怒雷憤燒
黃道浮上唾棄的臉
而我
是晚上靜寂的眼光

詳細的勘察後
我決定
打個盹
局外人帖
何均

遠山托著落日
狗尾巴草在黃昏裏搖曳
紅蜻蜓綠蜻蜓在狗尾巴草上追逐
演繹一段動人的愛情
而故事在局外人的編織中
人間的鍋碗瓢盆在黃昏裏
開始奏交響曲
遵循古訓日落而息
在鄉村,路過自留地,摘點茄子黃瓜
在城市,路過菜市場,買點豬肉面皮
老人從幼稚園接回孫兒孫女
煙火在人間飄飄嫋嫋
遠山日落,月已升
一切在月的清輝裏朦朧
包括局外人。夜色一片蒼茫
<求助>

抓著泳圈說怕水
對著火柴丟菸蒂
踉蹌的風圍觀於
蹣跚的蔚藍

再冷冽
也要捧著一隻手臂
一顆眼珠
向路邊燈火
掀起熾熱的真情
本月飆詩截止,請停止張貼。
以利選詩作業,謝謝!
以下為初選入選作品

若經複選入
《有荷》文學雜誌第二十二期
每篇可獲得30元蓮幣

《有荷》文學雜誌
viewforum.php?f=203


〈關注〉/黃木擇

眾人的雷聲把宇宙打開,
星座裸奔
獵戶的禁忌被勾攪出來
而我
是渺小的占星者。

狄安娜因風流而審判
怒雷憤燒
黃道浮上唾棄的臉
而我
是晚上靜寂的眼光

詳細的勘察後
我決定
打個盹


〈旁觀者〉/唐東起

任我如何寫
這獨佔了一行空間又前後留白的名字
姑且算一句詩吧

我的名字是一個旁觀者
看我在歧途上一錯再錯
卻用蠅頭小楷簽下不合時宜的標籤
任我如何艱難跋涉
那三個不卑不亢的字
永遠在既定目標的更前方
輕描淡寫如一句戲弄

我始終是個局外人
即便跌倒也無人攙扶
痛癢始終是近乎飄渺的存在
如身邊草木的牽絆
在一場又一場霜雨的逼迫中
在自然呈現的濃烈圖元裡
說凋零就凋零了

當我老了
顫抖的手似在搖鈴鐺
仍摸索著一個人的存在麼
聽雞鳴湧起更深霧的鄉愁
袖手於言辭的冷暖
睜眼閉眼都是全新的世界
更接近一語成讖的螢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