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十二月飆詩主題【味道】(12/20截止貼文) ◆

◆九月飆詩主題◆白露 ◆
每日限貼兩篇

版主: 緞華

◆2014年十二月飆詩主題【味道】(12/20截止貼文) ◆

一、
十二月飆詩主題為--【味道】
請在此主題內,自行命題創作。

二、
請在十二月二十日之前張貼作品,以利作業。

三、
優秀作品將選刊於
《有荷》文學雜誌第十二期
一經刊載
將可獲得30元蓮幣

四、
作品請張貼於此發言下,謝謝。
[COLOR=#NaNNaNNaN]12[/COLOR][COLOR=#NaNNaNNaN]月飆詩
[/COLOR]

[COLOR=#NaNNaNNaN]【午時味蕾】
[/COLOR]
[COLOR=#NaNNaNNaN]讀
深鎖在遺忘裡的分子[/COLOR]

[COLOR=#NaNNaNNaN]那先前在鼻腔留下的斑駁[/COLOR]
[COLOR=#NaNNaNNaN]也在微血管中
演練著交換信物[/COLOR]

[COLOR=#NaNNaNNaN]用突出的細胞[/COLOR]
[COLOR=#NaNNaNNaN]召喚
檢索
提取[/COLOR]

[COLOR=#NaNNaNNaN]那像動詞的名詞
[/COLOR]
[COLOR=#NaNNaNNaN]繼而從舌尖
[/COLOR]
[COLOR=#NaNNaNNaN]台北醞釀一襲微酡的
[/COLOR]
[COLOR=#NaNNaNNaN]紐約沁念

[/COLOR]
<舊日子>

你喜歡這種擺飾,淡雅的
風把我塑造成一支鑰匙
開啟你記憶轉折與凹陷
隆起或多或少的,龜裂。

我甘於鑽探
祕密和你形影不離
共生共苦的艱難
一種快樂至上主義
讓我發現光,輕輕
撫摸你蒼老的背影

在新日子到來之前
你告訴我,和你自己
終歸要蛻去時間的
舊日子
彷彿有一種春天
從腳癬化膿汩汩而出
欣欣向榮的
離騷。
〈浮雲的味道〉/北斗七

心思與河流的散步搭夥
游出來的物事
看看就好
而不被它打陀螺轉走
那有比逍遙的水分子
更懂浮雲的味道的
【味道】〈香水情人



今夜女人彷彿慾望的紅玫瑰盛綻
真情傾盡幾世癡幾世情

她獻出自己的吻火一樣的唇
春光浮動著幽香倩影
我們交換彼此眼神
並在脣與舌間造愛
鼻息是暖暖的體香淡雅的香水
靠近的呼吸熱戀著味道
紅蘋果的臉空氣都酸甜

我們交換一種紅花氛的天真
調情的手撫過細緻曲線
柔軟寸肌多情輾轉成綿

香水散發的音符搖曳身姿
熱戀此刻星群閃激著夜......
【味道】

深呼吸
讓回憶浮現
任思慮飛旋
清香 苦澀 甜膩 刺鼻
總能喚起熟悉的懷念
恍若一張張相片
充實空蕩的年華
東加一點鹹
西添一些酸
均衡南北索然的人生
什么味道

什么味道?
一头石狮以前是在石头里冥想
它企图参透玄机。但它被赶了出来
在它眼里,每一个经过的人
都是装着鲜血来回晃荡的容器
密闭的容器
人身体里盛装的都是
血腥
它多想打开每一个人
让血腥的气味散发出来
大白于天下
可一千多年,它也只是想想而已
它从未走下底座,走下
刑台
玄武门旁,历千年而不散的血腥味道
和它有什么关系?
雕刻刀、铲子和铁锤把它赶进了作案现场
赶进了血腥
而真正的凶手已经名垂千古
【初戀傷味】

風詠訟你我相遇
如糖風般甜蜜
與你執手 依偎相擁
大雨下,煙消雲滅
混著淚水闖入舌間
似檸檬水般酸澀
你手撓心 欲我窒息
苦澀蔓延心口
像蜜被榨乾了般
殘留的,是當初的眷戀。
染妝
---------------------------
暖色調的面具之後
紅潤的脂粉在妳身上流轉
輕顫的唇延續著纏綿的目光
化作煙雲 猶如朦朧的面紗
似娉婷穿梭於花間的蝴蝶
呢喃著稍縱即逝的青春
似幾近完成的桂花釀
瀰漫著濃郁的眷戀氣息
沉浸於道不盡的催化熟成
隨之蕩漾的清雅後韻
匿在薰染的花香情懷
〈一滴葡萄汁〉

喝葡萄汁時出了點意外:
我的手碰到了杯子
的握把上方
的杯緣,但沒有擋到時針

所以一滴葡萄汁就這麼落了下來
所以時間沒有暫停
所以我注定
少喝了一滴果汁

那會是怎樣的味道?一滴果汁
在落下的過程,
怎會如此剔透
紫得晶亮?

我在裡頭
客廳在裡頭
晚上六點在裡頭
製造日期、
終將腐敗、
遠方的你,都在裡頭
是怎樣的味道?

也許我可以舔舔看,但我沒有
那滴葡萄汁
後來不知誰擦掉了
它究竟是怎樣的味道?
本月飆詩截止,請停止貼文。
以利選詩作業,謝謝。
以下為初選入選作品
若經複選入
《有荷》文學雜誌第十二期
每篇可獲得30元蓮幣

《有荷》文學雜誌
http://forum.pon99.net/viewforum.php?f=203


什麼味道/猎火

什麼味道?
一頭石獅以前是在石頭裡冥想
它企圖參透玄機。但它被趕了出來
在它眼裡,每一個經過的人
都是裝著鮮血來回晃蕩的容器
密閉的容器
人身體裡盛裝的都是
血腥
它多想打開每一個人
讓血腥的氣味散發出來
大白於天下
可一千多年,它也只是想想而已
它從未走下底座,走下
刑台
玄武門旁,歷千年而不散的血腥味道
和它有什麼關系?
雕刻刀、鏟子和鐵錘把它趕進了作案現場
趕進了血腥
而真正的凶手已經名垂千古

<舊日子>/andy周

你喜歡這種擺飾,淡雅的
風把我塑造成一支鑰匙
開啟你記憶轉折與凹陷
隆起或多或少的,龜裂。

我甘於鑽探
祕密和你形影不離
共生共苦的艱難
一種快樂至上主義
讓我發現光,輕輕
撫摸你蒼老的背影

在新日子到來之前
你告訴我,和你自己
終歸要蛻去時間的
舊日子
彷彿有一種春天
從腳癬化膿汩汩而出
欣欣向榮的
離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