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六月飆詩主題【沉默】(6/20截止貼文) ◆

◆九月飆詩主題◆白露 ◆
每日限貼兩篇

版主: 緞華

◆2014年六月飆詩主題【沉默】(6/20截止貼文) ◆

一、
六月飆詩主題為--【沉默】
請在此主題內,自行命題創作。

二、
請在六月二十日之前張貼作品,以利作業。

三、
優秀作品將選刊於
《有荷》文學雜誌第九期
一經刊載
將可獲得30元蓮幣

四、
作品請張貼於此發言下,謝謝。
沉默的符號


我們張狂,說話
如一隻憤怒地穿過千山的山脈的年月之鳥
對大地的所有房子、拆遷的樹與靈魂不留憐憫
被雲分屍的紙和筆所紀錄的,
影子承載的,由滅絕的鏡子烙下的,
一段段說話就此離開冰窖的車站
冒煙的冬日裡,我們且被一顆栗子所命定
我們透過傳話的人向明日的報刊沉下
記憶的石頭。

水深兩噚,我們可以通過
高低的閘排開運河兩岸屬於散落的餘溫
像領航的花朵,真的
天空不會閃電的話還有什麼可以流連?
有吧,瀑布瀉在討厭的邊緣
一球時間的毛冷,滾向愈來愈暗的水邊

沉默——

宇宙的眼睛在你的手心看著你
一直看著。


10-6-2014
[FONT=新細明體][/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20]闔眼後 伊的笑如熠熠星子[/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20]燦爛了一片夜空[/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20]又如蔓草中盈飛的流螢[/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20]燃亮一片謐靜[/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20]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FONT][FONT=新細明體][SIZE=120]一彎小河是一束柔髮[/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20]緩流在靈山幽谷中[/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20]左彎是月亮 右彎是月亮[/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20]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FONT][FONT=新細明體][SIZE=120]是的 沉默可以是一種入定[/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20]讓生命激盪在六月的夜裡[/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20]吟哦水紋波動的月曲[/SIZE][/FONT]
沈默


讀到焚書坑儒
讀到儒生被扔下坑去
我就想,黑鐵鍋,壹個坑而已

這三斤二兩,紫貽貝,也被扔了下去
鍋黑黑、水茫茫
它們為什麽還不張嘴?

它們有權保持群體性沈默
有權烹死前,再張嘴
有權黑暗地死去,也有權黑暗地叫喊
有權隱藏,它們的叫喊

或許,它們什麽都喊不出來
為何沈默?為何沈默而死?都喊不出來
或許,它們是被閹割的嘴
閹割了聲音的嘴
<那些黎明到岸前的,黑暗>

你在夢境裡,顫抖
牢牢地抓住我
我必須讓淚
冰凍每一個時間缺口
噴湧欲出的
沉默才不會沈沒
只會在黎明到岸前
奮力泅泳

黑夜一直拉我,扯我
餵給張大嘴的夢
直到你筋疲力盡
讓鼾聲
吹破黎明的牛皮
把我乖乖地
拴在茂盛晶瑩的
草尖上,吃著沉默。
〈傷〉

魚兒
奮力地向淵游去
不需多說
因為身後的那隻獺

鳥雀
執意地向叢飛去
不由分說
因為緊追的那隻鸇


無語地向他奔去
我等妳說
是因為傷了妳的我

但是

妳甚麼都沒說……





註:孟子離婁上:「故為淵敺魚者,獺也;為叢敺爵者,鸇也;為湯武敺民者,桀與紂也。」
〈雪舞〉

沉默
氾濫在你我之間
瞬間 捲起千層雪

一根針趁隙滾落地板
放肆地
開起音浪舞會

而我
只能在角落
賞雪 獨舞
本月飆詩截止,請停止貼文。
以利選詩作業,謝謝。
是金,是銀,還是銅
以下為初選入選作品
若經複選入
《有荷》文學雜誌第九期
每篇可獲得30元蓮幣

《有荷》文學雜誌
http://forum.pon99.net/viewforum.php?f=203



〈沉默的符號〉/熒惑

我們張狂,說話
如一隻憤怒地穿過千山的山脈的年月之鳥
對大地的所有房子、拆遷的樹與靈魂不留憐憫
被雲分屍的紙和筆所紀錄的,
影子承載的,由滅絕的鏡子烙下的,
一段段說話就此離開冰窖的車站
冒煙的冬日裡,我們且被一顆栗子所命定
我們透過傳話的人向明日的報刊沉下
記憶的石頭。

水深兩噚,我們可以通過
高低的閘排開運河兩岸屬於散落的餘溫
像領航的花朵,真的
天空不會閃電的話還有什麼可以流連?
有吧,瀑布瀉在討厭的邊緣
一球時間的毛冷,滾向愈來愈暗的水邊

沉默——

宇宙的眼睛在你的手心看著你
一直看著。


10-6-2014



〈沈默〉/猎火


讀到焚書坑儒
讀到儒生被扔下坑去
我就想,黑鐵鍋,壹個坑而已

這三斤二兩,紫貽貝,也被扔了下去
鍋黑黑、水茫茫
它們為什麽還不張嘴?

它們有權保持群體性沈默
有權烹死前,再張嘴
有權黑暗地死去,也有權黑暗地叫喊
有權隱藏,它們的叫喊

或許,它們什麽都喊不出來
為何沈默?為何沈默而死?都喊不出來
或許,它們是被閹割的嘴
閹割了聲音的嘴



〈那些黎明到岸前的,黑暗〉/andy周

你在夢境裡,顫抖
牢牢地抓住我
我必須讓淚
冰凍每一個時間缺口
噴湧欲出的
沉默才不會沈沒
只會在黎明到岸前
奮力泅泳

黑夜一直拉我,扯我
餵給張大嘴的夢
直到你筋疲力盡
讓鼾聲
吹破黎明的牛皮
把我乖乖地
拴在茂盛晶瑩的
草尖上,吃著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