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骨头的人们





带肉骨在沸水中

像迷惘的石块

发出胡乱的鸣叫
一本菜谱在茶几上

想象着雅人的细嚼慢咽

俗人的狼吞虎咽

其实

啃骨头的人

对骨髓最着迷

他们用嘴吸

吸时无论雅俗

都有点像吹笛子的人

为了吸髓顺利

牙齿被用来对付骨头上的肉

如同锄头用来除草

为丰收作准备

骨头上的肉

就是锄头下的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