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人間】白狐

版主: 炎舞翻車魚小戀戀

  曾經想過,自己最終會是以著怎樣的方式結束生命--在這個不代表著人類的軀殼裡……

  滿是星星,眨著迷濛的眼睛。
 ※※※※※※※※※※※※※※※※※※※※※※※※※※※※※※※※※※※

  「怎麼了,瞧妳悶悶不樂。」手偎著下巴,我問妳。

  妳搖頭攪弄著那池湖水,嘆了口氣。而我似乎也受到妳那沉悶心情的影響,不再開口詢問,只是陪著妳,坐在湖水邊,看著那被妳攪弄出的水波一圈一圈的散開在水面。

  這裡是屬於天界管轄的再生池,嚴禁任何人進入。

  妳和我是生於下界的妖精,偶爾偷偷來到這無人仙境,或是玩樂,或是談心。今天的妳,似乎心事比往常更加繁重。只見妳頭也不抬,只是一逕撥弄著湖面。瞧妳撥弄的手勢無任何將要停歇的跡象,我終於伸手制止。

  「別再弄了,會驚動到守衛的。」妳看著我,而我說出我的疑慮。

  妳知道我說的是天界的巡守,持弓的他們對闖入者向來毫不留情。妳再度低頭,沒再撥弄,只是看著湖面繼續沉默。

  「我……愛上了一個天使。」許久後,妳終於告訴我。

  「……」而我無言,像是了解,又無法完全體會妳的心情,只能拍拍自己像是沾了塵,卻十分潔淨的袖襬。

  「妳怎麼遇到那個天使的?」我想,問清楚我可能會更加了解。

  「上次我自己到這來玩耍,不小心碰到的。」妳述說,神情中帶著羞意。

  「是巡守?」有絲訝異,不是聽說他們下手從不留情?

  「是一個上級天使。」妳否定,因想到他而面露一絲愉悅。

  「他很溫柔,對我這個闖入者不但沒有絲毫責備,還細心包紮我不小心碰撞到的傷口。」伸出手,妳讓我看那纏有繃帶的手臂。

  「……」我有絲好奇。「他該不會在耍妳吧,天使會沒有法力幫人治療傷處?」

  「他是戰鬥天使,本身並沒有那種治癒能力啊!」

  瞧瞧妳那幫他辯護的模樣,我想妳陷得很深,這讓我有些擔心--畢竟天使和妖精中,從沒聽過有結合的例子。

  妳和我同屬狐族,只差別在妳是一般狐精;而我是有著純血的白狐。縱使白狐擁有異於其他種族的優秀法力,面對妳這段戀情,也是無能為力。我只能問:「他……也愛妳嗎?」

  妳頓時垂下眼,搖搖頭,失落的神情讓我有些心痛。

  「是我自己在單戀,他只當我是隻狐狸而已。」看著妳眼眶裡欲泛出的淚水,我說不出安慰,只能攬著妳的肩讓妳靠在我肩上哭泣。

  我說不出……我……也愛上了一個人類。

※※※※※※※※※※※※※※※※※※※※※※※※※※※※※※※※※※※

  別於種族的愛戀,是不是本來就轟轟烈烈,因為知道的人都一定反對--不論是白狐族的族人;或是他們人類。

  為什麼人類一定認為我們邪惡?

  我們雖屬妖精一界,卻是同樣生於自然,以大地為母;義正的心思不用形容,天界已視我們為神之一族。白狐的純善能力是眾界所公認的,只有人類仍以褊狹的心思去揣測--再多無謂的猜想也只證明了人類的狹隘罷了。

  我該覺得可恥嗎?

  這樣想法的我,竟也愛上了一個人類。但,他不一樣,縱使知道我是一隻白狐,他仍接受這樣的我。接受我──是他所愛的女人。

※※※※※※※※※※※※※※※※※※※※※※※※※※※※※※※※※※※※

  「白翎。」

  你呼喚我的名。我微微一笑,回頭看你朝我走來。彷彿彩繪的花園裡,那一襲戰袍反射的光芒刺痛了我的眼睛。

  「你……要出征?」似乎聽到,自己的聲音從很遠的地方傳來。

  「別擔心,好嗎?」你摟著我,輕聲安撫著。

  如何能不擔心,誰都知道烽火無情。

  「別擔心,等我回來,我向妳保證我會回來。」你安撫,自信的笑容像是要平息我的不安。但,平息不了啊!

  那心……那心……總是不安的鼓動,急躁著像要跳出自己的身軀,只盼能到達你的身邊,就為看清你全然無事的身影。若不是有違天意、若不是有逆天命、若不是族人的阻止--我多想掐指推算你的命運、多想隨行去保護你的性命、多想拚了這條命,就為顧全你的安逸。若不是、若不是……

※※※※※※※※※※※※※※※※※※※※※※※※※※※※※※※※※※※※

  站立在你的屍身之前,再多不是,都只成了心底真正諷刺的聲音。

  啊……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你的自信終究敵不過天意,你的承諾始終只是謊言嗎?

  我的愛人啊,是我嗎,我真是不祥的嗎?

  白狐……終究是妖啊!

  辱罵、淒厲、尖銳的吶喊,都不入我的耳裡,我的耳裡只傳來你當初呼喚我的聲音;氣憤、流淚、唾棄的臉孔,都不入我的眼裡,我的眼裡只有你那安詳彷彿沉睡的神情。丟在身上的石塊、擊在身上的棒棍,對此我都感受不到痛楚;只有那錐心的刺痛,彷彿要撕裂我的神經,清楚的傳達在全身嘶喊著、哀嚎著--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我終於不支跪倒在你平躺的身前,終於淚流滿面。

  為什麼離開我,為什麼?

  你不是要我等你,你不是向我保證你會回來。看看我,睜開眼看看我,我在這等你,就在這裡等你。

  等著你……我的愛人啊!

※ ※※※※※※※※※※※※※※※※※※※※※※※※※※※※※※※※※※※

  幾天後,在他的墓前,妳來了。就只是站著、看著,流了滿面的淚水。

  為什麼哭?

  我想問、想安慰妳,卻說不出口。

  「妳好傻。」終於,妳開口。

  呵……我傻嗎,也許吧!

  但,妳別因此哭泣,因為對於這樣的結局,我甘願。

  「為什麼不把狐珠給他,這樣他既能活下來,也能愛妳一輩子啊!」妳激動的問我,跪倒在我趴伏的身前,情不自禁的捶打地面。我知道,若讓他吞下狐珠,他不但能活過來,還會愛我一輩子。但,我不想,我真的不想。因為狐珠的威力極大,雖然能讓他活過來,卻也會控制住他的心性;到時即使真心,也將變成無心。我不要這樣的他啊!

  我不要他無法以著自己的真性情過活,我不要他成為我的傀儡--因為我愛他。

  「妳好傻……真的好傻。」

  看著妳哭的激烈,我卻無法再攬妳的肩安慰妳,無法再讓妳趴在我肩上哭泣。粒粒白雪自天空飄落,落在我身上後消失無蹤,濕透了身體,卻不覺得冷。伏倒在他的墳前,恢復原形的我早已因眾人的圍打而結束了生命。

  也許妳會問我為何不反抗,為何不使用法力掙脫眾人的圍打。但能陪著他一起,我甘願。撐著最後一口氣來到他的墳前,是為了怕他會找不著我,因為他答應過我會回來的--即使只是魂魄──

  『白翎。』

  妳聽,妳有沒有聽到他呼喚我的聲音,妳有沒有瞧見那透明的形體?

  他呼喚我啊,他還是回來了!

  扶起了也呈透明形態的我的魂魄,他抱住我。

  『我回來了。』啊,這聲音還是那麼的悅耳。

  我知道,我說會等你回來的。在他微泛淚水的眼眶中,我笑了--迷濛中我看到他那心疼的笑容。

  『委屈妳了。』他緊緊抱著我,像是要彌補圍打當時來不及對我的守護。

  值得的,為了你值得的。我在他的懷裡哭泣,將自己滿腔的委屈全數發洩在他的胸前。

  『我們走吧!』他緩緩拉開我,笑著對我說。

  我們一起回頭望著妳,朝妳揮了揮手,而妳摀著唇早已泣不成聲。分不出是悲傷還是喜悅的妳的眼,瞇瞇的,被淚水迷濛了視線。

  所以,別為我傷心。我的好友,雖然不能再見,但請相信,有他在,我會過得很好。是啊……如今,能再阻礙我們的一切都不存在了,我不再是白狐,他也不再是人類啊!

  只要能在一起、能在一起就是完美的了。所以……所以,別為我傷心,我的好友。我甘願、真的甘願。
哇^^
好聊齋的愛情
CC
炎舞筆下的懭男怨女
真是讓人羨慕^^~

我也想被狐狸愛上說^O^~

(= = 誰來打醒她...她不知道這種想法會促使狐狸絕種嗎?.)
(= = ?爲什麼啊?狐狸生病了嗎?)
(不~~是被嚇死的= = )
(原來......)

置頂11/18~12/17
文思浪漫
扣人心弦
歡迎寫多來^^

戀姐姐~~
謝謝妳喜歡哦!舞很感動的咧~^^
然後,在小說區裡薇妮版版有稍微指點了一下
舞有把內容作了些修飾
(錯字啦~標點符號等等的)
請戀姐姐再幫舞看一下~還有沒有需要修改的哦!
另外,跟薇妮版主開了支票
打算有空將白狐多增一些情節,以避免轉折過大的傷害
所以~~也算是跟姐姐妳開了支票
(因為~小說區的改了,這裡的也一定會改啦!CC)
不過~~姐姐也知道舞向來懶的毛病
可別催稿哦~~哦呵呵呵~~~(落跑先)
  曾經想過,自己最終會是以著怎樣的方式結束生命--在這個不代表著人類的軀殼裡……

  滿是星星,眨著迷濛的眼睛。
 ※※※※※※※※※※※※※※※※※※※※※※※※※※※※※※※※※※※

  「怎麼了,瞧妳悶悶不樂。」手偎著下巴,我問妳。

  妳搖頭攪弄著那池湖水,嘆了口氣。而我也不再詢問,只是陪著妳,坐在湖水邊,看著那被妳攪弄出的水波一圈一圈,擴散在水面,心裡似乎也跟著有些沉悶起來。

  陽光煦煦,我們兩人坐在池邊,卻感受不到一絲暖意。

  微風吹拂,青草綠樹上的露珠反射著光亮,讓這池邊景像有如夢境般虛幻。

  這裡是天界的再生池,嚴禁任何人進入。

  妳和我是生於下界的妖精,偶爾偷偷來到這無人仙境,或是玩樂,或是談心。而今天的妳,似乎心事比往常更加繁重。只見妳頭也不抬,只是一逕撥弄著湖面。瞧妳撥弄的手勢沒有停歇的跡象,我終於伸手制止。

  「別再撥了,會驚動到守衛。」我說出我的疑慮。

  妳看著我,知道我說的是天界巡守,持弓的他們對闖入者向來毫不留情。妳緊閉的嘴微啟,似欲言又止地再度闔上,然後低頭,沒再撥弄,只是看著湖面逕自沉默。
  
  我就這麼守在妳身側,和妳一樣看著湖面,心裡有絲無法平息的紊亂,纏纏糾結,死死不開。何止是妳呵!我心深處也有個不知從何說起的秘密。

  於是我們就這麼坐著、看著、沉默著、僵持著……

  「我……愛上了一個天使。」像是下了決心,妳終於告訴我。

  「……」而我無言,像是了解,又無法完全體會妳的心情,只能拍拍自己像是沾了塵,卻十分潔淨的袖襬。

  「妳怎麼遇到那個天使的?」我想,問清楚我可能會更加了解。

  「上次我自己到這來玩耍,不小心碰到的。」妳述說,神情中帶著羞意。

  「是巡守?」有絲訝異,不是聽說他們下手從不留情?

  「是一個上級天使。」妳否定,因想到他而面露一絲愉悅。

  「他很溫柔,對我這個闖入者不但沒有絲毫責備,還細心包紮我不小心碰撞到的傷口。」伸出手,妳讓我看那纏有繃帶的手臂,而妳的另一隻手,則有所眷戀地停留在那傷口上。

  「……」我有絲好奇,「他該不會在耍妳吧,天使會沒有法力幫人治療傷處?」

  「他是戰鬥天使,本身並沒有那種治癒能力啊!」

  瞧瞧妳那幫他辯護的模樣,我想妳陷得很深,這讓我有些擔心--畢竟天使和妖精中,從沒聽過有結合的例子。

  妳和我同屬狐族,只差別在妳是一般狐精;而我是有著純血的白狐。縱使白狐擁有異於其他種族的優秀法力,面對妳這段戀情,也是無能為力。我只能問:「他……也愛妳嗎?」

  妳頓時垂下眼瞼,搖搖頭,失落的神情讓我有些心痛。

  「是我自己在單戀,他只當我是隻小狐罷了。」妳嘴邊微勾一抹扭曲的微笑,眼眶早已積滿了淚水,我看著妳,啞口說不出安慰,只能攬著妳,讓妳靠在我肩上哭泣。

  在妳難過的時候,我說不出……我……也愛上了一個人類。

※※※※※※※※※※※※※※※※※※※※※※※※※※※※※※※※※※※

  那是炙夏的某天,在離族有數十里遠的森林裡,我發現一個湖泊,那裡水質清澈,景色優美;樹林的倒影映在湖面,恍若有兩個人間仙境;更特殊的,那裡並沒有人類駐足過的痕跡。帶著不用擔心被發現的愉悅,我褪去衣物,在湖泊裡玩了起來。

  快樂的時光總是匆匆而過。我早上來到這裡,卻一玩便玩到夕陽將落。看著天邊晚霞橙紅金黃相襯著,應和著湖邊景像構成一幅美景,我不覺看痴了。

  恍然間,沒有聽到由遠而近的腳步聲,更沒有聽到樹叢被拂開的沙沙聲,直到一聲彷彿近在耳邊的驚喘傳來。

  我轉頭望去,不期然竟看到一名身穿盔甲的男子。

  他滿身沾血,披頭亂髮,髒污不見原貌,瞪著一雙發紅的眼。若是尋常女子看到,只怕當場便要大喊見鬼,然後昏頭倒下,就此溺死水裡,成了一道冤魂。可我是狐,單憑氣味我便知道他並非鬼魅。想是戰場上未死的人,趕回程路時,聞到水味便尋了過來吧!

  此刻,只要他不犯我,我便也不會有動他的念頭。這麼一想後,我便決定離開,還未踏出水面,靈敏的雙耳已收納不知多少聲的低喘,而且越來越近。疑惑心起,我抬頭一望,那人竟已來到了面前。近看那副模樣,我還真不想承認,當時是真有被嚇到的感覺,但這實在有辱白狐的身份,所以還是不說也罷。

  我靜待在湖池裡,兀自警戒,心頭已轉了千百思緒,就等著他一動手我便也動手。突地眼前黑影橫過,我手舉起正想施法,定睛一看,猛然發現那黑影竟是我的衣裳,天啊!有誰能知道我的感受。那恨不得立刻消失的羞恥感,此刻正百般纏繞在我的心頭,我猶豫不決,不知道是該殺了他毀屍滅跡還是殺了自己。直到我看見他雖然拿著我的衣裳,卻將頭撇過一旁,這就是人類所謂的非禮勿視吧!

  有些感動的接過衣裳,在他退到湖邊樹幹後隱去身影,我才匆匆踏出湖面將衣服穿上。

  確定我衣裳已穿妥,他才又步到湖畔,跪地清洗起自己的臉及髮,還有沾血的盔甲。這時,我才發現他一身無傷,想那血是敵人所流,而這是否表示他的武技之高強,萬夫莫敵呢?

  我就這麼坐在一邊大石上,看著他清洗,腦子裡已百轉千迴,想得盡是他如何英勇殺敵的模樣。

  「姑娘,妳怎麼會一人待在此處?」清洗妥當,他站起身轉向我詢問著,雙手將濕溽的長髮擰乾,然後重新紮起。

  我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呆楞看著他的一舉一動,不自覺的將他全身盡收入眼底。

  他是好看的,褐棕的眼帶著警戒和嚴厲,劍眉橫豎緊蹙,下巴雖然有著濃密的鬍渣,但卻無失那臉龐的俊逸,尤其他問話時那低沉的嗓音,此刻正反覆迴繞在腦海裡,一遍一遍,像是要透進心深處般。而在他走近我時,彷彿有枝無形的筆,在腦海裡描繪刻印他的俊逸身形,不管之後怎麼擦拭銷毀,仍舊清晰。

  「妳叫什麼名字?」站定在我面前,他似是看透了我,不再問我何處而來,只問我的名。

  「白翎……」坐在大石上,我六神無主,只是看著他,然後喃喃地,唸出我的名。

  我們就此墬入情網。

※※※※※※※※※※※※※※※※※※※※※※※※※※※※※※※※※※※※

  在那之後,我知道了他的身份,明白他的家境。他父母早逝,自小由叔父領養,由於家境貧寒,便被叔父賣了去做苦力,直到他成人後入了軍營,戰事頻傳,亂事頻起,他跟隨軍隊平息戰亂,然後受到皇上賞識,升了將軍。

  我隨著他住進將軍府,開始我們之間的生活。和他一起的這段期間,一切顯得是如此美好而虛幻,讓我的心在快樂之餘,也隱含著不安。而他總是抱著我,溫暖著我,試圖為我化去心中所有的煩憂。

  只是天不從人願……

  我的身份在某天不意曝光,即使他早就隱約明白,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如他那樣接受。

  別於種族,尤其妖精,世人都認定了我們邪惡。

  但我們雖是妖精一界,卻是同生於自然,以大地為母;義正的心思不用形容,天界已視我們白狐為神之一族,純善的能力更為眾界所公認,只有人類始終以著褊狹的心思揣測--再多無謂的猜想也只證明人類的狹隘罷了。

  而認為人類狹隘的我,竟愛上了一個人類,何其諷刺。

  可他不一樣,縱使清楚知道我是一隻白狐,他仍接受這樣的我。接受我──是他所愛的女人。

※※※※※※※※※※※※※※※※※※※※※※※※※※※※※※※※※※※※

  「白翎。」

  你呼喚我的名。我微微一笑,回頭看你朝我走來。彷彿彩繪的花園裡,那一襲戰袍反射的光芒刺痛了我的眼睛。

  「你……又要出征?」似乎聽到,自己的聲音從很遠的地方傳來。
 
  我尚無法忘懷,第一次見面時,雖不是你受的傷,但那沾身的血,讓我至今想起仍是心疼。總是想著,若那是你的血……

  「別擔心,好嗎?」你摟著我,輕聲安撫。

  如何能不擔心,誰都知道烽火無情,就算武技再高,也不是次次都能化險為夷。

  「別擔心,等我回來,我向妳保證我會回來。」你安撫,自信的笑容像是要平息我的不安。但,平息不了啊!

  那心……那心……在你離去後,總是不安的鼓動,急躁著像要跳脫出自己的身軀,只盼能到達你的身邊,就為看清你是否真平安無事。若不是有違天意、若不是有逆天命、若不是族人阻止--我多想掐指推算你的命運、多想隨行去保護你的性命、多想拚了這條命,就為顧全你的安逸。若不是、若不是……

  撫著肚子,我夜夜無聲哭泣。遠方的良人啊!你可知我肚裡正孕育著生命,這是你和我的結晶,也是我無法狠下決心隨行的原因……

※※※※※※※※※※※※※※※※※※※※※※※※※※※※※※※※※※※※

  站立在你的屍身之前,再多不是,都只成了心底真正諷刺的聲音。

  啊……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你的自信終究敵不過天意,你的承諾始終只是謊言嗎?

  我的愛人啊,是我嗎,我真是不祥的嗎?

  白狐……終究是妖啊!

  聽信了孽臣的片面之詞,皇帝認定我和懷中的孩子是咒詛之因,擁護你的部屬,此刻帶著聖旨前來降罪,他們將你的死全歸究於我們這對孤兒寡母,逝去的人,你於九泉之下可知情嗎?

  辱罵、淒厲、尖銳的吶喊,都不入我的耳裡,我的耳裡只傳來你當初呼喚我的聲音;氣憤、流淚、唾棄的臉孔,都不入我的眼裡,我的眼裡只有你那安詳彷彿沉睡的神情。丟在身上的石塊、菜渣和穢物,對此我都感受不到痛楚與恥辱;只有那錐心的刺痛,彷彿要撕裂我的神經,清楚的傳達在全身嘶喊著、哀嚎著--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我終於在赴刑場之時淚流滿面,在排成兩列人群的街上痛嚎出聲。

  為什麼離開我,為什麼?

  你不是要我等你,你不是向我保證你會回來。看看我,睜開眼看看我,我在這等你,就在這裡等你。

  等著你……我的愛人啊!

  「時辰已到,斬!」

※ ※※※※※※※※※※※※※※※※※※※※※※※※※※※※※※※※※※※

  幾天後,在他的墓前,妳來了。懷中抱著我們的孩子,妳只是站著、看著,流了滿面的淚水。

  為什麼哭?

  我想問、想安慰妳,卻說不出口。

  「妳好傻。」終於,妳開口。

  呵……我傻嗎,也許吧!

  但,妳別因此哭泣,因為對於這樣的結局,我甘願。

  「為什麼不把狐珠給他,這樣他既能活下來,也能愛妳一輩子啊!」妳激動的問我,跪倒在我趴伏的身前,情不自禁的捶打地面。我知道,若讓他吞下狐珠,他不但能活過來,還會愛我一輩子。但,我不想,我真的不想。因為狐珠的威力極大,雖然能讓他活過來,卻也會控制住他的心性;到時即使真心,也將變成無心。我不要這樣的他啊!

  我不要他無法以著自己的真性情過活,我不要他成為我的傀儡--因為我愛他。

  「妳好傻……真的好傻。」

  看著妳哭的激烈,我卻無法再攬妳的肩安慰妳,無法再讓妳趴在我肩上哭泣。粒粒白雪自天空飄落,落在我身上後消失無蹤,濕透了身體,卻不覺得冷。伏倒在他的墳前,在被斬首後恢復原形的我,是因一名婦人的慈悲將我給送到這裡。

  那名婦人說她感動呵!明知我有逃脫的法術卻甘願被人所縛,明知我已有那決心和心愛的人共赴死路,明知我即使要死也只想與他葬在一塊……

  人類並非全是狹隘的。還是有人明白我,一如他和那名婦人。妳說是吧!

  能陪著他一起,我甘願,我真的甘願。

  『白翎。』

  妳聽,妳有沒有聽到他呼喚我的聲音,妳有沒有瞧見那透明的形體?

  他呼喚我啊!他還是回來了! 他答應過我會回來的--即使只是魂魄──

  扶起了也呈透明形態的我的魂魄,他抱住我。

  『我回來了。』啊!這聲音還是那麼的悅耳。

  我知道,我說會等你回來的。在他微泛淚水的眼眶中,我笑了--迷濛中我看到他那心疼的笑容。

  『委屈妳了。』他緊緊抱著我,像是要彌補眾人擒捕時來不及對我的守護。

  值得的,為了你值得的。我在他的懷裡哭泣,將自己滿腔的委屈全數發洩在他的胸前。

  『我們走吧!』他緩緩拉開我,笑著對我說。

  我們一起回頭望著妳,也望著我們的孩子,朝妳們揮了揮手,而妳摀著唇早已泣不成聲。分不出是悲傷還是喜悅的妳的眼,瞇瞇的,被淚水迷濛了視線。

  所以,別為我傷心。我的好友,雖然不能再見,但請相信,有他在,我會過得很好。是啊……如今,能再阻礙我們的一切都不存在了,我不再是白狐,他也不再是人類。

  只要能在一起、能在一起就是完美的了。所以……所以,別為我傷心,我的好友。我甘願、真的甘願。

姐姐~舞有修改了哦!
妳看看這樣會不會比較合邏輯,又會不會轉折比較不那麼大。
幫忙看看,有任何不順的話再跟我說。
我再改改。
我沒發現什麼地方卡住
雖然很聊齋
但是真的很淒美.....
啊.....
死了也在一起嗎.....感情真好啊
(陷入傻笑中......)
:lol:

哦哦~~
幸好沒有卡住^O^
太棒了~~舞好幸福哦!
(因為一張支票兌現而興奮中--四處繞圈子)
(不過想到還有個小說在寫,又是一張支票,噢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