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案件]過失傷害

版主: 炎舞翻車魚小戀戀

Ⅱ.
  『是我做的。』
  很平靜,像是回答天氣一般,無視於一旁咋舌的旁觀人潮,反正,哪裡有熱鬧,總會有人想探聽一些八卦的。
  難得,我可以成為焦點哩,寫了這麼多年的文章,也沒見有誰真的正眼瞧過我一眼,我該高興了。
  『動機哩?情殺?仇殺?還是為錢?』好個公式化的口吻!
  『幫他解脫。』
  男人像是認為我有精神病一樣,一下子彈開的筆隨即又掉在桌面,可那表情,卻還是無法從震驚當中恢復。
  『小姐,妳老實說,說不定還可以判個過失傷人…』
  『我是故意的,不是過失。』而且,我感到相當愉快。

Ⅰ.
  『喂!妳這篇文章裡面說的那個笨蛋是我嗎?沒事幹嘛把家裡的事寫進去?』
  『還有阿,這是什麼?寫的東西亂無章法,我看妳寫10年也闖不出什麼名號啦!』
  『…這麼爛的人,到處嫌棄別人還不知道內省,喂!這是哪一個朋友的故事啊?』
  『…妳就不能學學其他作家,去做點公關,別只是埋頭寫寫寫,人家看的是包裝,不全部是妳的實力啦!』
  『…為什麼我覺得妳筆下大部分的故事都是在說我啊?妳為什麼要把我寫成這樣?』

  你的嘴還在不停的動,所以我敲鍵盤的手越來越快。
  『只有鍵盤的聲音,沒人說話…沒人說話…』
  我不停的催眠自己,根本沒有你這號人物存在。

  我只為自己寫,你董個鳥?
  我愛寫什麼就寫什麼,你他媽的這麼愛對號入座幹嘛?
  我為什麼要嫁給你這樣一個自以為是的白癡?
  你為什麼不去死,省得浪費糧食?

  …不對,我怎麼能有這麼可怕的想法?你不該死,只是該稍作修改,我可以幫你擺脫掉這樣卑劣的膚淺。

  於是,我煮了道豐盛的晚餐,頭一次對你微笑,然後順便幫你填妥了保險理賠申請單,省去你日後的不便,你瞧,我還是很為你想的。
  然後,我微笑的看著你跪在地上央求我幫你叫救護車,順便告訴你,為了你好,所以只好讓你又聾又瞎,那麼你就不用再擔心也不用怕聽到或看到我寫下了什麼影射你的文字,而惹的你不高興了,我很體貼,不是嗎?

Ⅲ.
  『…我看妳有精神病,我可以讓法官從輕量刑,看看能不能判妳個過失傷人就好。』喝了口桌上的水,男人很職業化的作了結論。
  不想再答話,我眼前的不過是一個藉由讓我從輕發落,再度贏得眾人喝采叫好的律師,我該掉兩滴淚來感激他的解救嗎?
  秉持著『精神病』的封號,我也不想讓他太失望。
  『我剛剛渴了,喝了你的水,不過我怕你也渴了,所以順道又幫你倒了一杯,好喝嗎?』我笑的很溫和,又帶著歉意這麼告訴他。
  然後,就見一個泛著冷汗的男人跌撞的出了小房間,急著向門外的人咆嘯著他要去醫院。

  『過失傷害…也對,因為你言語的過失,造成自己的傷害…』



璃子題外話:各位的建議,璃子誠意接納,不過別來論法律,這只是文字,只是創作!
一定很多家暴需要

是說被揍扁的又不能離婚的
可以一試^^

((好像鼓勵犯罪?))
((想一想都爽~多少女人被打啊!!哼哼哼!!!))

這一篇拒絕負面回覆^^
首先先說自己喜歡的句子。
『妳就不能學學其他作家,去做點公關,別只是埋頭寫寫寫,人家看的是包裝,不全部是妳的實力啦!』

這句話令我好想哭.........


接下來是我的感想,男女結褵,是愛還是別有目的?
我認為既然廝守,除了責任,便是悠遠綿長的互相扶持。

現在動輒殘虐、凌辱髮妻的男人,我想他們沒有活下去的資格。
因為連基本身為人的尊重都做不到,我想,地獄是他們該去的地方。

何況那是愛妻耶。是最愛的人耶!保護、犧牲生命都在所不惜了。
我實在無法理解,會欺凌女性的人。
仗著拳頭大了不起?我想這是沒有人性的畜生才會做的事。
還有,不管是肢體暴力或是語言暴力,我想都是要不得的。

尤其是語言迫害,更是毀壞心靈的淵藪,我認為這個罪,更重。

希望自己能持續這種尊重到死。

語言也可以造成傷害,這樣的傷害可以很小,也可以很大。
被傷害的人會有什麼反應不是那麼容易可以預期的。
難怪女主角會想幹掉男主角(哈哈)
反對暴力,反對家暴,反對反對~~和平第一,萬歲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