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特刊】全員大聚集

版主: 炎舞翻車魚小戀戀

  「新年到,祝各位狗年旺旺財運滾滾來。」

  爆竹,響了又響,各處鞭炮放了又放,祝賀聲連綿不斷,就連笑聲也……

混沌之域──

  「人間在過新年啦!」透過混沌之域的湖泊,傑司看著人間一張張笑臉。

  「那我們也不能免俗,新年快樂啊!」思洛勾住傑司的肩,朝他笑著祝賀。

  「呵呵!新年快樂。」反勾住思洛的肩,傑司送上一吻。

  被這麼一吻,思洛舔了舔唇,將傑司壓倒在地。

  「你不怕等一下有人來會被發現啊!」被壓倒在地,傑司伸手擋住思洛欲再度低下的臉。

  這裡原本只有他們兩個會來,算屬於他們的祕密約會地,不過這不代表大家不知道這個地方,尤其人間過年,幾乎很多天使惡魔都會到這來觀看。

  過年,對他們來說,不知算幸還是不幸哩!

  「怕什麼,在這混沌之域,也不只我們這兩個天使和惡魔在偷偷幽會。」

  是啊!思洛說的沒錯,大家其實心照不宣,天使惡魔在一起的例子,也不只他和思洛而已。

  「不過,你有那個嗜好表演給大家看嗎?」沒有東西擋著,他和思洛現在的位置,就處於湖畔,隨便一個走過,都可以看到他們當場表演春宮秀。

  「嗯,說的也是,不然我們到樹上去吧!」露出天使一慣的純潔笑容,思洛的心思可不怎麼純潔。

  「唉!你就不能讓我安安靜靜看著人間的樂事。」假裝嘆了口氣,傑司在心裏偷笑,其實人間的樂事,每年都嘛一樣,也真沒什麼好看的。

  「走啦走啦!到樹上去嘛!」思洛將頭埋到傑司胸前磨蹭著,記得上次看到人間界有女孩子對男友做這種事,那男人看起來高興得不得了。

  「噗!你從哪學會這一招的。」笑了起來,傑司只覺得胸前被思洛磨蹭得發癢。

  「當然是人間界囉!」也跟著笑了,思洛起身將傑司一同拉起,白翼一展,就將傑司一同拉上半空中,目標是離他們最近的那棵大樹──

  在他們兩人飛離湖畔後,一旁不遠處的草叢,傳來小小聲的……

  「月狐姐姐,天使和惡魔原來也可以和平相處哦?」小小的人兒躲在草叢邊,剛才傑司和思洛的談情說愛,盡收入他的眼底。

  「這裡是混沌之域,按照天界及魔界的規定,在這裡是不能隨便亂動手的。」月狐變幻的人類模樣,是個美麗的女子,長經千年的修行,讓她即使天界也能來去自如。

  「他們今年比較晚到哦!」走到湖畔邊看著人間許許多多影像,小男孩約莫七、八歲大小。

  「嗟!說到他們,都幾千年了,還不乖乖去投胎。」撇撇嘴,她跟著走到男孩身邊。

  「是啊,都幾千年了,我怎麼還是長不大啊?」嘆了口氣,男孩眼中有著深邃,不要看他外表是個小孩,算算他其實也活了幾千年啦!

  「嗯……你的情況比較特殊。」摸摸男孩的頭,月狐笑了笑。

  男孩是白狐和人類的混血,生長速度遠就比別人緩慢,但以他的情況,似乎又比一般混血要來得慢多了;她也問過族中長老,從沒見過這種情況,找到現在還不明白原因到底在哪兒。

  「呼,特殊哩!每個人都還把我當成小孩子看待。」將頭撇開,男孩整理著自己的頭髮,他老早就過了喜歡人家摸頭的年紀。

  這種情況別說是談戀愛了,以他的面貌,很多地方他都去不了──唉!小孩子難為啊!

  「不想人家把你當小孩看,就施法讓自己外形成熟嘛!」一個聲音傳來,兩人抬頭一看,一對穿著樸素的夫妻立在半空,兩人同樣都是一臉笑容。

  「老爸,老媽,你們好晚哦!」舉起手晃了晃,男孩看著他們落到眼前。

  「青翔,你怎麼還是長不大。」男人一把將男孩抱起,寵溺的微笑著。

  「唉!別提了。」一年見一次,思念讓男孩撒嬌得賴在男人懷裡。

  「今年可以出來多久?」親熱的拉住好友的手,月狐詢問。

  「老樣子,等到初五就要回去了。」笑了笑,白翎牽著月狐的手坐到湖畔。

  由於他們兩人誓不投胎,拿兩人沒輒的閻王只好讓他們待在地府,待久了,所有事都熟悉了,乾脆便將兩人提為神職,雖然做的不是很重要的工作,不過也是有最基本的神格。

  「希望不要像去年一樣又發生事情,你們的假期都泡湯了。」月狐緊盯著湖面影像,想到去年就覺得實在可惜,明明說到初五,卻因為有事件發生,讓他們才剛見面,兩夫妻就又被召回地府去。

  「呵呵……」其實這事做久了,多多少少也是有預感,白翎心裏其實有底,這假期恐怕今晚又要提早結束。

  看著一旁兩父子親熱的交談著,白翎溫柔的笑了笑,轉頭對著月狐道:「我和高颺在地府裏做過調查,青翔在前世有吃過某種密藥,才導致他今世生長速度那麼遲緩。」

  「是這樣嗎?會不會對他造成什麼影響?」月狐一聽有些吃驚,這密藥也太厲害了吧!效果真持久。

  「不是密藥的效果,是製作那藥的主人,因為青翔偷吃了他的藥,便被下了詛咒。」白翎搖頭解釋。

  「詛咒?那有辦法可以解嗎?」月狐又更吃驚,青翔前世到底是惹到誰了。

  「說有辦法,其實也不是;說沒辦法,其實也不算。」白翎稍稍嘆了口氣,小小聲的在月狐耳邊細述。

  聽了聽,月狐瞪大雙眼,驚呼:「嘩!原來他前世是那麼了不起的人啊?」

  「這妳先不要跟他說,我和高颺會再處理。」拍拍月狐的手,白翎認真交待。

  「嗯,我知道了,啊!都忘了跟妳說呢!」笑了笑,月狐將頭靠在白翎肩上道:「新年快樂。」

  一聽,笑瞇了眼,白翎看看月狐再看看那對已經玩到瘋的父子,「新年快樂。」

人間界──

  風鈴響了一陣,門開了又關上,客人進來了。

  女服務生揚起真誠的笑容接待著,老闆招呼一聲後,繼續在吧枱煮著咖啡。

  香味陣陣,音樂輕揚在店內。

  這是一間不算大也不算小的咖啡廳,客人其實不多,店裡除了老闆,就只有一個女服務生,老闆的女兒。

  「小雲,妳在幹嘛?」老闆調製著果汁,一抬頭便看到女兒拿著張紅聯在四處張望,奇怪的詢問。

  「我在想這貼哪比較好啦,增加過年氣氛嘛!」嘻嘻,她有名字了,不再只是出場就只有「女服務生」來介紹她,憐憫的看著老爸,可憐哦!到現在還只有「老闆」或「老爸」來介紹他。

  (作者註:哎~等時候到了,自然就有名字了啦!)

  「我看雜誌介紹過這家店哦,名字叫竹坊,很不錯吧!」風鈴又響,門被打開時,一句話也就這麼飄了進來。

  老闆和駱雲同時點頭,嗯──原來他們的店叫做「竹坊」啊!

  (作者註:夠了哦!給我認真點。)

  「歡迎光臨。」兩人又同時揚起笑容,駱雲更上前接待著客人,那是兩個女孩,手裡都拿著隔壁服飾店的袋子;顯然是剛逛完隔壁,就來這休息了。

  「好可愛又好溫馨的擺設哦!」在坐下時,另一名女孩這麼說著,一雙眼四處打量。

  「對啊,我看雜誌時就在想,有空一定要找妳一起來坐坐。」原先的女孩說著,點了一杯菊花茶。

  「我要一杯夢中佳人。」看是果汁,又取這名字,覺得新鮮的女孩想嚐試看看。

  點完將單子放到吧枱,駱雲坐進椅子,等著老闆將飲料調製出來。

  「我好想要有男朋友哦!」駱雲將手擱在下巴,看著另一桌一對情侶。

  「這是新年新希望嗎?」老闆說著,手上動作沒停,不過心裏倒是想著,記得去年她的願望也是這個。

  「女兒啊,好好加油。」相信作者把他們寫出來了,以後她一定會遇到很好的男孩子,也許跟小說沒什麼兩樣。

  (作者註:這是你想的,不代表我的立場。)

  「嗟!她寫得出來才怪。」駱雲其實不看好作者,因為還有一堆人正偷偷瞪著她,看著他們自己的故事連個完結都沒有。

  (作者註:啊~~很煩咧!我寫不寫得出來妳管我。)

  「喂,老爸,你覺得在這篇新年特刊裡,其他人會出來嗎?」駱雲身體傾前,將聲音壓低詢問。

  「應該不會吧!故事沒個完結,作者應該不會讓他們出來見人才對。」同樣身體傾前,同樣將聲音壓低。

  (作者註:夠了夠了夠了,不要再逼我了。)

  「結果這張聯子貼哪比較好?」拿著紅聯看了看,駱雲愈看眉頭皺得愈深。

  「狗年行運萬事亨通」

  這作者還沒什麼腦子哩?想這祝福語,還是不要貼好吧?破壞店裡的感覺。

  (作者註:真沒禮貌。)

  「就貼那吧,那柱子空空的我本來還想說擺幅畫幹嘛的。」伸手一指,就指在門邊那柱子上。

  「嗯,好,客人一進來就可以看到。」點了點頭,將貼在紅聯背後的雙面膠撕開,啪嗒一貼,手在上頭壓滑後,拍了拍手,駱雲又再點點頭,轉身朝著店內所有客人說道:「新年快樂。」

  客人們有致一同的都拿起自己的飲料,齊喊道:「新年快樂。」

  (作者註:呵呵呵~~祝大家新年快樂,大吉大利啊!)
:lol: 謝謝炎眉的新年文章
恭喜發財喔^O^


新的一年也要更振作了

加油加油!!!

是的~姐姐
舞妹妹在新的一年也會振作的^^
最近有一個新構思~真討厭,我就是這樣哩!
想了一堆,都沒結束的故事,嗚嗚嗚~~
加油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