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邊緣】紅痕舊夢

版主: 炎舞翻車魚小戀戀

  會痛,這是我的感覺;在看著那筆彷彿劍般穿越過我的身軀時──

  事情是怎麼發展到這個地步的,說實在,我不知道。

◆◆◆◆◆

  那是一個我從沒到過的地方,走在大道上,看著棵棵大樹從我旁邊晃過;大樹縫望去是一大片湖泊。

  走在那寬敞的大道上,從原先的石頭路走到一片柏油;平滑的走上去極為順暢。

  可以聽到鳥鳴,吱吱喳喳奇異地不感覺吵雜,反而是寧靜地,心裡沒有絲毫紊亂;我呼吸平穩地走著,看著湖泊映著日光閃耀藍綠色的美麗,心裏異常空白;若問我在走路這段期間想著什麼,我還真回答不出來。

   只記得這一片景色,彷彿畫般攝入眼底,也攝入心底。

◆◆◆◆◆

  從隧道走出來後,景色就變了。

  彷彿那個隧道分開了兩個世界,我走出隧道,映入眼底的是平常看習慣的住宅區;可以很清楚的指出,穿越過那邊的巷弄,便能看到我住的地方。

  但我卻沒有直接往那條巷弄走去,反而是登上了頭一間公寓旁的鐵樓梯。

  為什麼走這裡,我不知道,雙腳彷彿有著自己的意識,帶領著我走上那鐵製的樓梯。

  來到頂樓,那是四樓再往上爬一層,有著鐵皮製的屋簷;在那裡,堆得零亂的雜物中間,有一個特意清出來的小空地,上頭擺著一幅畫,我走到畫前看著。

  那是剛才走過的地方,有著許多的樹,和一個大且寬的湖泊。

  畫的人很厲害,將湖泊映照的光輝很仔細很仔細畫了出來;和自己剛才感覺攝入心底的景色是一模一樣的,連角度也一模一樣。

  我那時的想法是:如果這幅畫是我畫的,那該有多好。

  問題是我心裏很清楚那不是我畫的,而是,而是……誰呢?

◆◆◆◆◆

  是很強烈的殺氣讓我回頭,否則我整個人一定還震懾在畫前捨不得移開。

  轉身迎面,是猛地撲過來的黑影,和腹部間一股強烈的刺痛。

  我沒有抬頭看是誰,第一時間,我低下頭看著疼痛來源;那平常用來寫字畫畫用的二B鉛筆,尖頭就這麼深入進腹部內。

  沒有流血,但,強烈的疼痛直擊我的腦海,明顯的告訴自己我被刺中了。

  意識糢糊前,黑暗在這一瞬間形成旋渦,所有的景像隨著那黑色旋渦開始旋轉起來;我仍是沒看刺我的人是誰,直覺反應讓我選擇看那幅畫最後一眼。

  畫裏奇異的多出一個人,那是我,就和剛才走在那景色邊一樣。

  同樣的走路姿態,同樣的透過樹縫看著湖泊,湖泊上閃耀的亮光彷彿活動了起來。

  畫被旋渦捲進著旋轉,然後是我的身體,也開始旋轉了起來。

◆◆◆◆◆

  醒來後,我低頭看向自己的腹部;衣服撩高,在夢裏被刺的地方竟也帶著明顯的紅痕,還有一個彷彿被什麼東西刺過的印,手摸過去還能清楚摸到它那稍微凹入的點。

  抓抓頭,想不透這夢境的意義,我只是重新坐回到書桌前,翻開書本,繼續打拼著明天的期末考。

  隱約記得,夢裏,在還沒看到那湖泊前,有看到七個古裝打扮的女子,飛躍在瀑布上端。

  這,又是另一個夢了。
炎眉這篇有痛感哩
看到肚子那邊都跟著痛了一下下

看到妳的電子報囉
漂亮漂亮^O^

姐姐安。^^
很久不見咧~~
高興高興哦!
唔--也會跟著痛啊?
來,妹妹幫妳呼呼~~秀秀哦!
不痛不痛,痛痛飛走了,噗^^

收到電子報了嗎?
好棒啊~~最近魅力站都有些問題。
不知道姐姐收到的是魅力電子報,還是PC的?
喜歡就好,謝謝姐姐稱讚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