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夢飄香》牽著再走這一生 (二)《哀傷的祈盼》

版主: 炎舞翻車魚小戀戀

  為了能強壯地長大,我每天拼命吸吮我狗母親的乳汁,她總用憐惜的眼光看著我這個貪嘴的小鬼頭 ,用牠柔軟溫暖的舌頭安撫我,清潔我嘴角頸上的殘渣,牠對我的眷戀特別多。我記得我前生的父親經常說:「天災人禍你都能生存下來,因你是堅強的非洲族子,是我的兒子沙都卡拉……!」

  一個多月後,我的狗母親用不捨的目光送別了我和其他弟妹。狗場主把我們分別送到兩間寵物店去。我第一次享受了久違了的澡浴。然後給放進一個小玻璃箱裡。那個肥圓圓的女店員每次都跟詢問的客人這樣介紹我:「這是冠毛犬,容易打理,只四隻腳踝上和頭上有一點毛,長大了呀!跟個非洲土人就有幾分像!」

  對!我是沙都,手腕、腳踝、頭上帶著拉兒為我做的羽毛飾物在一片歡愉興奮又突然轉為憤恨中,毫無先兆下,不情不願中倉猝間結束了火熱活力的生命離開世界。

  我來自非洲。

  我的老家非洲在那裡呢?相信很遙遠吧!

  然而,就我知道非洲在那裡又有甚麼用呢?我現在是一頭狗,我只可以努力接受和去做一頭狗。且是帶著強烈的希冀,但願能跟我的拉兒重遇。短矛把我們同時穿向死亡,她又到了那裡呢?

  在寵物店的第三天早上,我心悸動,胸口如壓在盤古大石之下,遠方有某種隱隱呼嘯之樂盤旋叫喚。我突然強烈感覺我的拉兒正逐步接近我。心緒不寧,不能自己的身體不斷地在那狹小的玻璃空間中轉動,焦燥地等待。會是真的嗎?我猛搖頭擺身。肥妹店員多次走到玻璃箱前來看我,自言自語的說,難道這小狗病了?

待續
要是這是真的
記憶都在的話
就是一個軀殼中兩個人生了
期待精采的矛盾^^

<清潔我嘴角頸上的殘渣,牠對我的綣戀特別多。>
綣戀=>眷戀

<頭上帶著拉兒為我做的羽毛飾物在一片歡愉興奮又突然轉為憤恨中>
由於前半句是在說男主角戴著什麼,後半句是顯示毫無預警之下。
因此建議以逗點或分號將其分開會感覺較順暢哦!^^

<在一片歡愉興奮又突然轉為憤恨中,毫無先兆下,不情不願中倉猝間結束了火熱活力的生命離開世界。 >
這裡些部份舞看了會覺得其實可以增加或省略,參考如下:
<在一片歡愉興奮又突然轉為憤恨的情緒中,毫無先兆、不情不願地結束火熱活力的生命離開世界。>


除了第一項希望修改之外,後兩項都只是意見,最主要是心雨的看法。
僅供參考哦!^^

嗯啊~~正在逐步接近耶!不只男主角搖頭擺身了,連舞都興奮的在期待著呢!
呵呵~~男主角今世和前世最大的差別,就在於一個是人,一個是狗。
接下來他(牠)會有怎樣的際遇呢~~好期待著看啊!^^
等第三篇囉~~噗~~(轉頭看姐姐)~~嗯~啊姐姐的文咧~~妹妹可也是相當非常熱切的期待著咧!
(看著姐姐及心雨的文章,舞熱情地猛搖尾巴)

^^

呵呵~真的是錯字大王囉 :oops:
謝謝提醒!改回來了。 :)

也謝謝你的意見 :)

『幻想與邏輯的雞尾酒 』我就是喜歡這個專欄名字呢 :D
心雨 寫:呵呵~真的是錯字大王囉 :oops:
謝謝提醒!改回來了。 :)

也謝謝你的意見 :)

『幻想與邏輯的雞尾酒 』我就是喜歡這個專欄名字呢 :D
噗呼呼~~對於舞的意見,心雨沒有太多反彈~讓舞好高興啊^^
CC~~每個人都會有錯字呀~舞也會有
心雨這樣還不算錯字大王啦~CC
錯字大王在這裡........(指著自己)
舞也很喜歡姐姐取的"幻想與邏輯的雞尾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