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邊緣】宴會

版主: 炎舞翻車魚小戀戀

  我的家就在種滿公寓大樓的都市叢林間。

  多少次我走過滑行著車輛的河水,看大型小型的機械越過三色邊界。

  某夜,我昏昏欲睡;睡前看的書還擱在床邊。

  沉睡一半,似乎進入吵雜的深淵。張開迷濛的眼,見到鬧鐘指著凌晨一兩點,視線一斜,一隻有著尖耳細長眼的妖精就站在床前。

  牠邀我入宴,說是下一任的國王要加冕。出乎意料沒有任何驚險,我只是照平常起身跟隨著他背後搖晃的尾。是大理石還是花岡岩?冰冷附著表面;我低頭瞧自己光腳貼著地面,想──也許我應該穿鞋。

  我隨著牠繞過層層邊界,又是小洞又是巷街;然後經過一叢叢數不盡的花卉,來到一處巨大明亮的露天宮廷內。

  牠帶著我坐在宴客群堆,左邊蝴蝶右邊一隻小猴猿;前面廣場後面靠著警衛。國王坐在王位,我瞪大眼瞧國王長著一張老虎臉,大笑舉起右手臂,興奮搖晃著老虎尾。

  幕起,夜的國度開始完成儀式後的盛會;我坐在賓客群裡一道乾杯。

  舞台亮了燈,由北極星伴舞的琴鍵,伏低拉高合唱交響樂;銀河跟著拔高,從Do起音升到高音Re;燭台耐不住,邀花瓶跳舞,左拉彎腰右轉個弧,連小提琴也起勁撥弄著高倍速;金盞花含媚,棕櫚攬過它翩翩起舞,一高一低只差沒踩錯舞步;酒精昇華,鏡子恍惚舉起竹筷敲起低音鼓。

  嘩啦──碎了的玻璃片跳著凝結的舞步。我舉著高腳杯,飲入不知名的紅液,微黏的口感有微腥的氣味。

  吐吐舌暈了個醉,我搖頭晃腦笑著國王的老虎臉。

  隔天起來我宿醉,搖著頭可憐兮兮的後悔,這種折磨真是讓人受罪,只好說──嗚嗚……以後不敢再喝醉。

  卷末,我懷著疑問,心裡好奇,那時喝的什麼味?該不會是血--(吐)

喝醉的世界這麼特別
讓不喝酒的我也心動了~
炎舞美眉不乖喔
學人家微醺嗎~~
CCC
:oops:
小戀戀 寫:
喝醉的世界這麼特別
讓不喝酒的我也心動了~
炎舞美眉不乖喔
學人家微醺嗎~~
CCC
:oops:
耶~~舞只有高中醉過一次,而且沒有宿醉情況發生。
自那後很少碰酒,只有偶爾老公朋友來陪著喝一兩杯。
所以上頭文章說的,其實是參考自漫畫和小說中,如下情節:

某某某:哦~~頭好痛。
某某:活該,誰叫妳要喝酒,還喝得那麼醉。
某某某:噢噢噢~~別再喊了,我的頭~~。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舞想說喝很醉的話,宿醉應該就是這種情況吧!
(狂笑中)

宴會這一篇,不知道姐姐之前看過沒,舞在貼上來時有作劇情新增,姐姐看得出來是在哪裡嗎?(偷笑)
原版的宴會被收在楓情的小說收藏區裡咧~~(傻笑)
原來還有原版啊
><
妳這樣講我只好跑回去楓情看看了
很久沒有回去了
我是失蹤老人~"~

呃啊~~
不好意思啦!問一下,沒想到姐姐還當真要看原版的哦?
妳說一聲我貼上來就好了啦!^^"
二話不說,馬上貼在下面.

我的家就在種滿公寓大樓的都市叢林間。
多少次我走過滑行著車輛的河水。
看大型小型的機械越過三色的邊界。

某夜,我昏昏欲睡。
睡前看的書還擱在床邊。
沉睡一半,似乎進入了吵雜的深淵。
張開迷濛的眼,晃到鬧鐘指著凌晨一兩點。
視線一斜,一隻有著尖耳細長眼的妖精就站在床前。
牠邀我入宴,說是下一任的國王要加冕。
出乎意料沒有任何驚險。
我只是照平常起身跟隨著他背後搖晃的尾。

是大理石還是花岡岩?冰冷附著表面。
我低頭瞧自己光腳貼著地面,想──
也該我應該穿鞋。

幕起,夜的國度開始完成儀式後的盛會。
我坐在賓客群裡一道乾杯。
舞台亮了燈,由北極星伴舞的琴鍵,伏低拉高合唱交響樂。
銀河跟著拔高,從Do起音升到高音Re。
燭台耐不住,邀花瓶跳舞,
左拉彎腰右轉個弧,連小提琴也起勁撥弄著高倍速。
金盞花含媚,棕櫚攬過它翩翩起舞。
酒精昇華,鏡子恍惚舉起竹筷敲起低音鼓。
嘩啦──碎了的玻璃片跳著凝結的舞步。
我舉著高腳杯,飲入不知名的紅液。
──醉。

隔天起來我宿醉,搖著頭可憐兮兮的後悔。
這種折磨真是讓人受罪,
只好說──嗚嗚……以後不敢再喝醉。

附註:這是原版的,姐姐拿來跟新的比較看看吧!^^"
還有,我記錯一件事囉!
它是被收在散文收藏區,不是小說收藏區.
(謎:舞笨笨的)
(舞:是是是是是--連連點頭,傻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