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幻空間】曙光

版主: 炎舞翻車魚小戀戀

  蓮指拈輕紗,揚如燄;荷唇添薄色,始如媚。

 ***************************

  妳來。

  輕翩山脈間、細步於草原上;駐足樹林裏、起舞於涓流旁。妳高聲歌唱,那古老不知名的歌謠高亢。婉婉流轉,馳騁盤旋在飄而來去的風裏,迴盪。

  妳來。

  不聞雞犬啼吠、不聞山間樹林裏鳥音合鳴;不感晨風吹拂、不感草畔涓流上魚隻成雙。銀鈴笑聲自妳唇間傾洩,晨曦間,天地彷彿應合,雲霧開啟了眼。清新空氣中,野花情盡綻放,繪製成一幅春天的旗幟飄揚。

  瞧,城門站岡的士兵教妳那如夢似幻的身形迷惑了心思。妳展露最美的笑靨,朝他揮了揮手,覆袖的輕紗流轉成美麗的紅弧。而為了答謝他眼中清晰的仰慕,妳為他開始跳上一支舞。他揉了揉雙目、剎那間迷失的心促使他漸漸朝妳踏步。而他身旁有個女人,那是他的妻,為他送晨間膳食來著。此刻見他詭異的行徑,她敲他腦袋一記要他回神。

  「你是要走去哪裡啊?」她質問。

  揉了揉腦袋,他指了指妳在的方向;而妳漫舞,笑靨依舊令人神往。女人瞧了瞧妳,眼神中竟多一絲惱怒;妳不禁心慌,瞧著她怒瞪的神態--這是妳第一次如此害怕。但她的惱怒顯然針對男人,因為她這次賞了他一巴掌。縮了下肩膀,那聲響遠的連妳都聽得一清二楚。

  「你是耍著我玩啊?要我看那裡,那裡可什麼都沒有啊!」

  聽了她的話,妳和他都怔愣了下。他再看看妳,而妳看看妳自己。

  「咦?真的什麼都沒有耶!我眼花了嗎?那裡剛剛明明站著個美麗的舞孃--」他沒敢再說,因為妻子威脅的目光。

  「舞孃?」她雙目銳利,又轉頭往妳的方向看去;妳神情緊張,像是期待又像怕她看見妳。

  「你是熬了一整夜腦筋不清楚了是不是?那裡根本沒人。」

  妳徹底呆楞,含媚的瞳中多了一絲疑惑。妳想,是否從沒人在妳經過時瞧上妳一眼;是否從沒人和妳打過一聲招呼。答案即將呼之欲出,瞬時,記憶中彷彿出現有人和妳相視而笑的光影。那光影阻絕了妳的思考能力,妳只是想著:那人是誰,而記憶中他的臉顯得模糊;妳的答案也隨之再度消沉進深處。妳停下舞步,看那對夫婦談笑自如;男人目光專注在妻子身上。妳瞧他早已沒了先前那迷失的神態。

  茫顧一陣,妳想起他們倆方才的對話,幻影,妳是嗎?

  答案瞬間襲上心房;笑容霎時自唇間隱去,妳臉上甚至多了絲惆悵。緩緩又再跳起了舞,妳往遠方漫步。

  其實妳,想起了什麼?

  是不是想起--妳其實不是萬物中的一物。

  是不是想起--妳其實並非幻覺並非人類;並非山林也並非草涓。

  妳終於想起,妳只能在晨曦之際為大地獻上一支舞。只因為妳不過是,不過是晨間破曉時,照耀萬物的一瞬光芒罷了。

  ***************************

  妳寂寞。於是人們感覺--今晨陽光顯得特別黯淡。
這個曙光真是化成人形了
可惜對方沒辦法也化作光

太遺憾了~ :oops:

真希望我也能化作光影
隨她而去
^^

不要啦~~妳化作光影隨她去的話.
那我怎麼辦~~
(把姐姐的腳給拖抱住~~我賴定妳了耶~~)
妳要抱我是不反對啦

可是有時候踩到狗大便ㄟ.......

有時候我會騎車掉一隻鞋子在路上ㄟ 還是張菲鞋ㄟ
那時候妳就會抱著掉一隻張菲鞋在馬路的腳的腿ㄟ
阿那個我就要掰咖去馬路中間撿回我掉的一隻張菲鞋給它穿上去ㄟ
那就變成妳就是抱著一條從掰咖走到馬路中間穿好張菲鞋的腿的炎美眉ㄟ.......

為了顧慮到妳的嗅覺的安全
偶是不是有時後踩到狗大便的時候要把張菲鞋丟掉一隻勒
那就變成我會用掰咖的走路姿勢走路向李鐵拐啊
阿妳就要抱著掰咖兼李鐵拐只剩下一條張菲鞋的我的腳啊
阿那我就會很不好意思啊

啊勒.........................

哈~~~~~~~~~~~~~~
受不了啦!
姐姐好寶哦!
沒關係,不用顧慮妹妹的嗅覺問題。
妹妹是有練過滴= =+
小朋友不可以學哦~~哈哈哈哈!
好啦不跟妳鬧了
我怕你心臟衰竭

改稿子去

拍謝拍謝

:wink:

C~~加油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