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詛咒之夜】諾言

版主: 炎舞翻車魚小戀戀

  曾經有些幻滅,有些又回到眼前……

  獨自站在街角,看著人來人往熙熙攘攘,不覺又想起從前--那是一段美好的光陰,充滿無瑕的美;卻也充滿隱埋的殘灰--

  「若是世界重回到妳面前,妳的選擇仍然不變嗎?」曾經,他問。而我看不仔細,他狀似認真的眼中,閃過一抹戲謔,於是理所當然的點頭。

  「你呢,你也不會變吧?」隨後,我問,語氣中那抹不安包含著期待--期待著他的回應。而我看不仔細,他狀似肯定的點頭,眼神卻帶著閃爍……
  
  「我想聽你說。」我堅決要他親口說出他的誓言,給予我承諾。

  「我的選擇一定不變,而且我還要一輩子愛著妳、陪著妳。」自然而然,這承諾輕易自他口中吐露,我卻仍無法安定。是我看不仔細吧?為什麼覺得他凝視的眼中,閃過一抹嘲弄。

  「這是你說的哦!如果沒做到怎麼辦?」我毫不在乎心裡強湧的波浪,帶著微笑問他,想知道他會怎麼回答。

  「若我真負了妳,就讓老天來懲罰我,讓我得到應有的報應。」這誓言,怎麼如此籠統。我低頭,有絲難過;而他轉移了話題喋喋不休,像是逃避又像是鬆了一口氣。

  「妳真的相信他嗎?相信他的所有行為全部都是為了妳?」曾經,她問。我的心中其實有著存疑,卻沒敢傾悉。只能微笑,在她面前,沉默接受他的變心。

  他曾經說過--不離不棄。他曾經說過……
  
  我站立在街角等待,等待他應我最後的邀約前來--

  深夜的月,泛著隱藏的黑,繪出副骷髏的臉。

  我怕黑,但心中隱隱的角落裡,其實深愛著黑夜。手指撫著一面光滑,微傾的笑意,有絲顫抖。

  「他說過--不會離開我。」垂著的眼,輕睞枕在床上的男人,眸中充斥欣喜。

  「看,我教妳的準沒錯吧!妳下這一招,他肯定不會離開妳的。」她得意說道,笑聲在偌大的臥室間飛揚。

  月,橫穿過雲霧,像是好奇的探進房裡張望。光,也因此照亮了臉龐--我額貼著立鏡,撫著鏡面,得意的笑聲由我口中竄出。

  白暮顯現的柔弱,早已消失無蹤,僅剩黑暗中的光倒映出,清晰的邪魅,在鏡中人的臉上抹現。

  這是懲罰;也是救贖。

  枕在床上的男人看似睡得安祥,其實冷面上那僵硬和蒼白正訴說他的死亡。血,早已清逝,在我為他洗淨身體之時。

  現在的他是如此乾淨,塵出的模樣彷彿沒染過俗世的繁雜。

  我不會忘記,永遠不會忘記。親愛的……你曾經說過……不離不棄。

  偌大的房內,一男一女,以著僵化和得意--控訴愛情。
可是到底是怎麼死的勒?
我還是搞不懂死掉的凶器在哪裡
難道是鏡子裡面的惡魔把負心漢吸走了
= =?到底是......到底是......

想說給它帶點懸疑,死法讓讀的人自行想像.
至於鏡面裡的惡魔,是在表示女主角的雙重人格啦!
哈哈哈哈.....(乾笑中,看到姐姐站在一旁直瞪,舞笑得越來越小聲)
噢~~讀起來會很奇怪是不?
那......是不是該作個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