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魅迷離】最後注碼

版主: 炎舞翻車魚小戀戀

   我忍著一身傷痛,惶恐瑟縮在那暗黑橫巷裡的垃圾桶後,沒想到一抬頭就見著賭友阿志。阿志說,貴利華要取你狗命。我忙打手勢叫他禁聲,說我才剛給他打了個半死。阿志說,我那房子用不著了,你暫住避一下吧。......沒人會找到那裡的。



失魂落魄中我找到那在這深夜依然燈火通明的十二層高舊樓,在八樓找到阿志的狗窩,一頭睡倒在那一窩煙臭和有焦灰味的床上。



   昏轉中在黑暗中醒過來,多麼悶熱啊!窗外也是漆黑一片。我摸出打火機嘗試去亮燈。沒反應!他媽的這破舊樓停電了!把上衣除下來擦汗,一身骨肉疼痛得會咔滋響,我把貴利華的祖宗十八代咀咒了一遍。



悶焗夾著飢餓,我再次擦亮火機,摸黑找到後樓梯的防煙門。推開。樓梯下似有燭火晃晃,傳來人聲窸窣。我走下兩層,光影搖擺中五六個男女在玩紙牌,投來怪異的眼光看我,看來比我還要感到意外。下面忽然響起甩牌子的啪啪聲,我忙往下又走了兩層,每個樓梯的轉角處竟都開了一桌麻雀,男男女女把牌子打得熱烈, 如煙似霧的幽暗光影下驚訝地交頭接耳看著我。瞬間,下面傳來熱鬧的吆喝,我的好奇心升級,加快腳步又向下走了兩層。眼前,在這熱氣滿騰的梯間搭起一長桌子排九檔,大家都正拼得眼紅頸粗。媽的,阿志這大廈原來在後樓梯開了非法賭檔?這爛賭鬼竟可放下這天堂不要?我賭癮大作,手癢難當一味在褲袋中抓,卻只翻出百多元來。咬著牙先忍一忍吧!下面人聲嗡嗡的看來更熱鬧呢!驚奇又興奮中我連跑帶跳的又下了兩層,面前情景叫我驚訝得張大嘴巴頭皮發麻!沒可能的!沒可能的!澳門葡京賭場的大賭廳?我大力拍面擦眼把眼晴大力重複開合,試圖把自己從這彷似夢境中的場面抽離。賭場裡人頭湧湧一片歡喜快樂,兩個接待員裂嘴笑著從裡走向我,哎呀!一個牛頭!一個馬面!我雙腿打顫轉身就想往回跑,樓梯頂上站著一面喪氣的阿志,向在梯下震駭的我語重深長的說,你暫住這裡,貴利華找不到你的,這裡要待屋宇處測試過証實樓宇結構沒燒壞才會解封的……你不要再賭了……看我,連最後的注碼『命』也輸了……!



不賭,不賭,我不賭……永遠不賭……你先讓我出去……!我舌頭打結,嘴唇發麻,咽喉乾澀地用力扯出說話,向梯上的阿志發誓!



阿志笑著消失在樓梯的轉角處。



那身穿賭場制服的牛頭馬面依然笑著向我招手。我大叫媽呀!救命!拔腿向上沒命地跑!


註:『貴利』--廣東人意即高利息。一般也喜歡用於形容收高利貸的人。

最近我在看<蘇西的世界>
一個一岀場就死亡的角色
亡魂每天都在天堂的陽台上俯看人世間
還有另一個角色叫露絲
露絲有陰陽眼
活人和死人的影像可以同時在她的瞳孔裡出現

陰陽生死的界限像馬拉松賽跑的終點線
一不小心就衝過去了
阿志是帶領人
來帶文中主角過奈何橋的
因為文中主角衝破陰陽界而不自知啊

廣東人說〔時運低〕時,就會容易游走進那陰陽界中。

一個給打得半死的病態賭徒,是因為〔時運低〕還是心魔作祟?迷糊間就跌進陰陽界中去了 :lol:

往下走,往下走。然後拚命想往回走。可能只是夢境中吧! :lol: :lol:

那進入前,看來燈火通明的大廈,原來是燒毀了正待政府檢樓的樓房了 :lol: :lol: :l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