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小說】十二夢想國

版主: 炎舞翻車魚小戀戀

第一章 滅亡的國家

  「我絕對不會忘了這恥辱,我一定會再回到這兒來的,到時候,我一定會要回我的國家及人民,等著吧!培達斯克魯!」

  一名雍容華貴,宛若弱不禁風的少女,帶著憤恨的語氣,緊緊握著沾滿鮮血的拳頭,站在高聳的山岳上,向下看著飽受烽火侵襲的都城,滿是鮮血的衣衫似乎透露出憤怒及無奈,誰也不知道,這名少女為何能逃過災劫,是冥冥上天的庇祐嗎?還是命運的捉弄呢?總之,復仇的火焰愈燒愈烈,憎恨是很難避免的了,但不管怎麼樣,那樣纖細弱小的身軀是支持不了這樣的傷勢的,轉眼間,這名少女緩緩倒落,腦中只殘留下這事件的始末。

  「父王,真的好嗎?邀請那名人士來我們國家。」

  「沒關係的,格雷琴,他是國際間有名的人物,具有一定的勢力,這次來到我國,一定能帶來好處的。別擔心了。」

  「但是,我沒辦法相信他,因為關於他的許多傳言,據說他正想奪取這個國家。」

  「別再說了!總之相信我的決定就沒錯了!」剛愎自用的國王一意孤行,深謀遠慮的公主一點辦法也沒有,就是這樣草率的決定,毀了一個繁榮的國家--阿爾克提。那一天,是個惡夢吧!當那個人進入城門的一瞬,悲劇就開始了。他,是個身材魁梧,左臉頰有明顯刀疤的男人,褐髮披肩,凶惡的眼神似乎要刺穿人似的,奇特的白色眼珠,是危險的象徵,曾經破壞過十個城市的「咒之眼」,最可怕的,還是那與凶惡的臉神不符合的俊美面孔及冷酷,一點也聯想不起來的溫柔語氣,卻是無情的催命客。

  當他被邀請到大殿上時,總是帶著一種陰鬱的神情,令在場的人十分恐懼。

  「國王啊!感謝你的招待,在下真是感激萬分啊!但是......」懷著根本沒有感激且帶有些微威脅的語氣。

  「是什麼地方出錯了嗎?」國王惶恐的問。

  他玩弄手上的金屬棒:「是沒有問題,只不過少了些東西。」

  「什麼東西?」狐疑的國王猜不出所以然。

  「哼哼!你很快就知道了。」

  突然,城外響起了數聲轟隆隆的巨響!

  「唉呀!早就跟他們說了很多次,何必這麼急呢?」

  「這是怎麼回事?」

  「很簡單,國家,希望你讓出來,給我那群不懂事的部下開心一下。」

  「不可能!我上當了!不過你會先死在這兒!」盛怒的國王拔出腰際的配劍,指向培達斯克魯。

  「哎呀呀!別生氣嘛!我用個百年就還你怎樣?」 以揶揄的口氣譏諷,完全不把國王放在眼裡。

  「去死吧!」國王出劍欲刺殺他,卻被輕易的躲過了:「你是在用劍嗎?劍不是這樣用的!」

  就在那一剎那,國王的劍被搶去了,而國王的胸口不知不覺中被刺穿了一個大洞,血自傷口不停的湧出,而國王所能說出的最後一句話就是:「快逃,吾兒。」

  「劍是要這樣用的!」無情的語氣,無情的身影,如同無情的死神。

  「你這傢伙!我要為父王報仇!」一句清脆高亢的話自後而出,伴隨著重重的火焰攻勢。

  「魔法?不過是小意思!」背後的披風一揮動,將襲來的火燄打散。

  「別傻了,妳是打不贏我的,縱使妳有這國家最強的劍士之稱的實力。」

  「誰勝誰負還不知道!」隨即自胸懷中拿出一把短劍。

  「別開玩笑了!那麼短的劍能做什麼?」說著說著,短劍竟然變長了!

  「什麼!?難道這是傳說的阿爾提馬?不過這樣的長度表示妳的實力還不夠啦!」說完一劍將她打倒在地,純白的白袍頓時染滿了鮮血。「我實在不願辣手摧花,但是妳必須死!」

  她又站了起來,想著:「我還不能死,還有最後的方法。」大喊:「別開玩笑了,該死的是你!清流劍!」以行雲流水的飄邈身影刺去,具有水的柔弱和風的剛烈,但是劍與劍的激烈碰撞,反而將她彈飛了出去。

  「哈哈哈!還不錯,但是也該結束了!」正當劍要刺穿她的胸膛時,一團光芒包圍了她,接著,人影就不見了!

  「什麼?轉移魔法?我太小看她了!一定要抓住她!來人啊!」
...................................................................................

  回想自此結束,倒臥在血泊的格雷琴公主,完全不知道接下來的危機。

呵呵
丹楓這篇寫了"哈哈哈"
還有很多俏皮的動詞

刻意的營造了輕鬆的場景呢^^

比起你的其他小說創作
這個好入口多了 :wink:

小戀戀 寫:呵呵
丹楓這篇寫了"哈哈哈"
還有很多俏皮的動詞

刻意的營造了輕鬆的場景呢^^

比起你的其他小說創作
這個好入口多了 :wink:
可是這是我兩年前的劣作......
總覺得很糟糕而不想寫下去

CCC
那時候你一定比較開心吧
^^
  兩名全副武裝的士兵正緩緩接近格雷琴,因為他們的目的正是抓她回去領賞,就在那一瞬間,一陣粗獷的聲音在後方響起:「沒有我的允許,誰敢在我的地盤上撒野?」

  那兩名士兵不理會這警示,逕自繼續向前行。

  「不理會我?那就是你們這人生中犯下的最大錯誤!」他拔出身後的那柄扇子,深紅色的厚重扇子,比一般人的身高高出太多了!「無盡飛雪!」

  剎那時,空間凝結住,那兩人瞬間行動不能!正在他們狐疑之時,全身的血液如同雪花般從全身散落出!染滿了岩地,而後緩緩的倒下。

  「去!死也要死得其所!對了!這名少女是?」看了看地上面前負傷倒地昏迷的少女,吃了一驚!

  「這不是阿爾克提的格雷琴公主嗎?為什麼會在這兒?我的天啊!她傷的很重,要趕緊療傷才行。」說完將少女抱起,盡量使其不要在惡化,帶回他的山寨調養。

  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間,漸漸轉醒的格雷琴,逐漸恢復了意識,但是週遭的環境是她所陌生的,她只發現身上的傷早已被包紮,但是不知是受到誰的幫助?正當她考慮這問題時,一名女性出現了,出於本能性的防衛,格雷琴從懷中欲拿出阿爾提馬護身,卻訝異不到它的存在!

  那時,恐懼的她,只能以懷疑及具有敵意的眼光注視那名女性。

  「妳在找的是這個嗎?別害怕,我是為妳治傷的人,我叫做凱拉。」說完,拿出一把光彩奪目,劍柄鑲著紅玉的短劍。

  「謝謝妳,請問這是哪裡呢?我昏迷多久了?」已不帶有任何敵意,至少幫助了她啊!

  「說出來妳可別吃驚啊!這是山賊的巢穴,而妳正在這其中,公主殿下。」

  山賊!天啊!頓時格雷琴的腦中是一片空白,竟然被山賊所救,對王室而言真可是一項恥辱!況且,她怎麼會知道......

  「別用這種驚訝的表情應對嘛!對我而言,我是很久之前就認識妳了,不過我還真沒有想到我們還有相見的一天啊!這也就是說,妳的旅途正要開始。」

  格雷琴一臉呆滯。

  「別緊張,我不是妳的敵人,很多事妳不必現在知道,妳所要知道的,就是請妳安心養傷。就這樣。」

  離開了格雷琴,剩下她一個人獨思,面對這簡陋的小木屋,實在不是滋味,還是想想怎樣復國的方法吧!也許可以去尋求沙漠之國阿坦拉的幫助,國王號稱不敗的「神速之隼」,曾經與她有一面之緣,不過那是十年前的事了,但是,至少有希望了啊!越過尼拉海,就可以到達佩斯大陸了,可是要如何前往落弦之鎮搭船,這是個大問題啊!思索可以打發時間,果真不錯,她完全不知道,有人站在她面前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妳在想什麼啊?小姑娘?」格雷琴嚇了一跳,發覺眼前有人,哇!他真是高大啊!披散一頭狂亂不羈的綠髮,深藍色的眼眸透露出自信,長髮掩蓋了左眼,令人在意的是他的聲音,好像很久以前曾經聽過,他背後的紅色大扇子,似乎也很眼熟。

  「請問你是?」

  「哈哈哈!我是海默特,救妳的人便是在下。」

  「救我?」

  「難怪妳不知道,妳昏迷的時候,有人想要偷襲妳,先不說這個,公主小姐,為什麼妳會在那兒?」

  該告訴他嗎?縱使是救命恩人?力量,也許可以成為助力吧?也許可以。於是,一五一十的將事情的原委說出了。

  「嗯嗯!這樣說來,妳的處境可艱難的多了。」

  「我可以請你幫助我嗎?送我到我要去的地方。」

  「什麼?我不想被牽連其中呢!如果妳願意棲身在這山中,我一定保護妳,但是這之外,我可不行啦!」

  「為什麼?有難言之隱嗎?」

  「只是自私罷了!因為曾經的多管閒事,我失去我的最好朋友。算了,總而言之,這個忙,我無能為力。」

  「虧你還是男人!懦夫!」打了他一巴掌,哭著跑了出去。

  「真是潑辣啊!我竟然使女孩子哭了,的確是懦夫。唉!如果他還在的話,我也許有辦法。」

  奪門而出的格雷琴,真的是不知如何是好,兩行清淚掛於臉上,將她美麗的臉龐更加突顯,在山林中不斷奔跑的她,心中也許只有絕望吧!但是,她要怎麼辦?誰能幫助她?靠自己嗎?這不過去送死,唉!如果這時有「他」在就好了。

  「他一定會幫助我的,一定。」不知不覺,走到了一個她不熟悉的地方,四周是重重的樹林掩蓋著,將陽光都阻絕了,根本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刻,令人害怕,而且是對人生地不熟的格雷琴來說,她簡直快哭出來了,突然,聽到一陣駭人的怪聲,格雷琴立即拿出阿爾提馬,環視著附近,是否有危險出沒,冷不防的,從她的身後出現了一隻「坎貝魯」,「坎貝魯」是一種似熊非熊,亦虎非虎的猛獸,專門吃人!掌上的尖銳指爪可以輕鬆撕裂人的軀體!格雷琴發現到異狀之時,牠正要撲上來,用牠的指爪對準她的咽喉,「不要啊!」就在那千鈞一髮之際,一隻斗大的扇子至後飛來,穿過了「坎貝魯」的身軀,將牠斬成兩半,令格雷琴驚恐萬分。

  「誰?是誰?」害怕的聲音依舊。

  「是我!怎麼?妳沒事吧?真教人嚇了一身冷汗,幸好我及時趕到。」

  是海默特,竟然又被他所救,這恩情要怎麼還呢?

  「謝謝你,我不應該說你是懦夫的,對不起。」這是她現在唯一能道歉的話。

  「哈哈哈!別客氣啦!想不到妳還會道歉呢!我就原諒妳吧!」

  「你這傢伙,這是什麼口氣啊!你知道我是誰嗎?」

  「不過是一個沒有國家的公主罷了。」

  這句話刺傷了格雷琴的心,對!沒錯!事實如此,但沒有力量的我,又如何挽救呢?格雷琴沉默不語,低著頭,似乎對自己的殘存有了疑問。

  「對不起,是我失言了。」沒大腦心直口快的海默特如此道歉著。

  「沒關係,這是事實。」格雷琴站了起來:「回去吧,我明天就要出發,謝謝你們的照顧。」逕自走回山寨,不理會在後頭的海默特,而格雷琴也只是不發一語跟在後邊。

丹楓的小說越寫越好看耶^O^
很有電玩的冒險精神^+++++++^
好像一個充滿詭譎危機的冒險故事
等你寫多來~

置頂11/15~12/14
  入夜,格雷琴、凱拉、海默特正享用著一頓豐盛的晚餐。

  「多吃一點嘛!我媽媽的料理很好吃的呢!」海默特如此建議道。

  「是啊!小姑娘,妳的傷還沒完全好,應該多補充些營養才是,光靠回復魔法是不夠的。」凱拉附和。

  「謝謝你們的好意,我在這耽擱也蠻久了,如果可以的話,我想明天出發到落弦之鎮去。」格雷琴似乎很想離開,去完成她那心願。

  「是這樣啊!那我們就祝福妳了!除了提供些補給品外,我們什麼忙都幫不上,真對不起。」凱拉滿懷歉意。

  「沒關係的,因為這原本就是我的事,犯不著把別人扯進來。」格雷琴放下餐具:「謝謝這頓晚餐,我想先休息了,因為明天還要早行。」

  收拾一頓,格雷琴離開廚房,朝著木屋走去。

  「真是高傲的女孩啊!不過她一定很無助。」凱拉手插著腰,露出不悅。

  「媽媽!我......」一旁的海默特意氣躊躇,卻又欲言又止。

  「你想幫她是嗎?但是你能開口嗎?她會讓你幫嗎?」

  「可是……」

  「別再說了。」

  
  夜深,酷熱的夏夜令人難以入眠,海默特躺在竹席上,反反覆覆想著有關格雷琴的事,他還是無法置之不理,於是他起身,想要看看格雷琴睡的是否安穩。推開房門,發覺格雷琴不在,他不禁擔憂了起來。

  「不會又四處亂跑了吧?」正當這樣懷疑時,他聽到一陣優美的歌聲,於是探頭向外看,找尋聲音的來源,海默特看到了!她沒有睡,坐在湖畔邊,一個人靜靜的唱歌。

  「一個人孤獨的,在風與雨的記憶裡,述說無盡的痛。夢不過是憂愁,在命運中,愛隨著夢搖擺,永遠沒有停靠點,心不必再去安慰,只因早破碎。」

  很美麗的哀愁,她一名小小的女孩,就要承受如此大的任務及責任,教人心酸。

  突然歌聲止息,格雷琴開始啜泣:「為什麼?我總是一個人,我從以前到現在什麼都沒有,現在連回去的地方也沒有了,我該怎麼辦?我無法佯裝堅強,我只想......」不管再如何強悍的女孩,都是會有脆弱的時候吧。而海默特看到這情景,也不便說什麼,心中立下了決定,靜靜的在一旁等候黎明的到來。晨曦初起,大地又復活了,海默特仍然深刻記得那一件事,只不過他在早餐時完全沒提到,只說了一句:「我送你到落弦之鎮吧!因為這附近還是蠻危險的。」

  格雷琴喜出望外,「那真是太好了!想不到你還能陪我走一程呢!」收拾好行李後,兩人準備出發。

  這時,凱拉卻叫住了格雷琴:「請妳過來,我有話對妳說。」

  格雷琴不知為何,但還是跟她走去,留下海默特一個人等待,到了屋內,凱拉拉著她的手:「我那笨兒子就拜託你了,其實他並不是我兒子,他是我在戰亂中遇見的,他似乎已經忘記過去的所有記憶,他身上有這樣東西,應該可以證明他的身分。」

  說完拿出一個水晶墜子,給格雷琴一窺,格雷琴十分吃驚:「這不是王家之物嗎?十大神器中的祈禱之墜,為何會在此處?難道海默特他是?」

  「事實如此,這孩子一直不知道他的身分,我也從來沒有告訴他,希望您能幫他找回他原本的自我。我們還會再見的。」說完之後,凱拉如一陣清風消失了。

  「凱拉女士......」無言取代了一切的發言,回到海默特等待的地方,看海默特似乎很不耐煩:「老媽跟你講了什麼?怎麼這麼久?」

  格雷琴將祈禱之墜交給海默特。

  「這不是我的墜子嗎?老媽給我做什麼?我明明給她保管了啊!」

  「她說你可能會用上。」格雷琴回答。「喔!是這樣子嗎?那我們也快點出發吧!天色將晚,看來是要夜宿野外了,但是還是要進快趕路,才能幫助妳不是嗎?」

  格雷琴吃驚的看著他,不發一語,愣在原地。

  「別這麼吃驚,我才不是平白無故幫助妳的,是報酬,沒錯,就是為了報酬!」

  海默特想掩飾自己而編了套爛謊言。

  「謝謝你。」被格雷琴這樣一感謝,海默特倒不好意思了起來。

  「沒什麼。趕快趕路!要是出現了猛獸我可不管妳!」邊嘀咕邊走的海默特,在格雷琴的眼中顯得更加小孩子氣:「看來,旅途可多了個麻煩了啊!」

  跟上腳步,雖然帶有許多行李,但他們的腳程極快,在短短三個小時中,已經走了路程的三分之二--一百公里了!

  「休息一下好不好,我好累喔!」格雷琴坐了下來,顯然的,她已經吃不消了。

  「好吧!我們就休息一會吧!」海默特關心格雷琴的情況,不敢讓她耗費過多體力。

  「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格雷琴屈膝坐於草叢,雙手交錯。

  「可以啊!儘管問!我會把我知道的告訴妳。」

  「你的身手這樣好,是誰傳授你的?」

  「這個嘛。」海默特遲疑了一陣:「是他和她。」

  「什麼?我不懂你在說什麼?」格雷琴一頭霧水。不知該如何是好。

  「目前我只能說的,就是這樣多了。」憂鬱的神情,應該有很難過的回憶吧!

  「對了!你的身手這麼好,要不要做我的騎士啊!這是一種榮耀喔!」格雷琴想拐騙這個傻小子,故意開他玩笑,嘲弄他的不解世事。

  「騎士?那是什麼玩意兒?」果然,海默特一臉胡疑的神情。

  「你不要管啦!跟著我做及念著就好。」接著格雷琴單腳跪地,握起海默特的手,說著:「伴隨著瑤月,浮沉於碧海,雨與風的細語,在寂寞與悲傷的過渡時,以生命服從現今擁有的美夢。」

  接著格雷琴站了起來,說:「就這樣,做一遍給我看。」

  「呃!我覺得不太好呢。」海默特警覺這可能是陰謀,不敢輕言答應。

  「好嘛。沒關係啦!」格雷琴拉著他的手,強迫他做這件事。海默特無可奈何之下,也只有照做了,牽起格雷琴纖細的小手,突然一陣心悸,連他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海默特我,在此立誓,伴隨著瑤月,浮沉於碧海,雨與風的細語,在寂寞與悲傷的過渡時,以生命服從現今擁有的美夢。」

  「嗯嗯!很好!」格雷琴滿意的點點頭:「咦?你的臉怎麼這麼紅啊!難道你,哈哈。」格雷琴的預謀成功,她沒想到這男孩竟是這樣羞赧。

  海默特放開了格雷琴的手:「別再開玩笑了!注意四周!」

  「怎麼了?」

  「是魔物!成群的凱拉爾!」
  
  「什麼!是比坎貝魯更加兇猛的怪獸!」森林四周,竄出了許多青面獠牙,長了一雙黑色帶有尖刺的翅膀,向格雷琴等人襲來。

  「小心。」海默特護著格雷琴,用他身後的扇子將一一襲來的魔獸斬裂。「可惡,怎麼打也打不完。」

  「別怕,護著我,我可以解決的。」面對成群的魔獸,格雷琴似乎信心十足。「好吧,我相信你。」海默特將扇子收起。

  格雷琴開始唸起咒語:「以我之名起誓,在火神的祝福下,將我面前的敵人一掃而空!焰火之舞!」

  一團火焰向四周噴灑,將魔物層層包圍。

  「快!趁現在快逃!」

  「好!跟上我的速度!」於是兩人拔腿而逃,跑了約二十分鐘,終於擺脫魔物的糾纏了!來到一處寬廣的草原,距離落弦是越來越近了。

  「那是魔法嗎?剛才所使用的。」

  「沒錯,但是要遏制那股力量,因為那只會帶來悲傷。」

  「妳真是善良,濫用魔法的確是會帶來災難的。」

  「嗯!擁有力量不是為了破壞,也不是為了統治,而是利用它保護該保護的人。」

  「妳果然是位真正的公主,我一定會幫助妳的,就連那次的份一起算!」

  「嗯。謝謝!」

  「啟程吧!」於是兩人繼續踏上旅程,在有了基本的共識之下,兩人已經成為了好夥伴,只不過不知道未來會有什麼樣的危險阻撓呢?這就要看上蒼的意志了,兩個人的力量雖然薄弱,在前往落弦之鎮的路上,應該也足夠了吧?
  在一天的跋涉之下,兩人終於來到落弦之鎮,與一般城鎮不同的是,落弦是個音樂非常鼎盛的城鎮,常常燈火通明,夜夜笙歌,好不快樂,但也蘊含糜爛的因子。

  如今,在他們踏入這個城鎮,居然聽不到任何音樂的聲音,而且每個人的神情詭異,彷彿失魂一般,毫無反應,宛若行屍走肉。

  「奇怪,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怪怪的。」海默特搔搔頭皮。

  「是不是有人在幕後搞鬼,想要控制這個城市。」兩人暗自討論,想找出端倪。

  突然,一陣陌生的聲音響起:「沒錯,你們說的對,這城鎮是被魔物佔據了。」

  驚訝的兩人回頭看,是一名身披黑色斗篷的男人,身揹一把巨大的黑劍,渾身散佈駭人的陰沉氣氛。不過,從那名陌生人的語氣來說,算是溫和柔順的,與有死亡味的黑劍不同。

  「嗯嗯,你為什麼會知道這件事呢?」格雷琴問道。

  「因為我嗅到魔物的味道,雖然被掩藏了起來。像你們這樣的旅人,還是趁早離開吧!」黑衣男子冷漠回答,不帶一絲感情。

  「但是,我沒有不幫助他們的理由。」充滿正義感的格雷琴說道。

  「喔?」黑衣人笑了笑:「想逞英雄是吧?這樣只是找死罷了,無濟於事,雖然我有能力,但也不會輕易出手。畢竟與我毫無關係。死很簡單,但生卻是異常困難。」說完,翩翩離去,飄邈未定的身影,令格雷琴想起一個人物。

  「難道是父王過去曾提起的闇黑劍士嗎?那位我行我素的高強劍士,毫不理會光明及黑暗的壁壘,堅守自己的騎士精神,是人見人畏的傳奇人物,據說在現今這個年代,很少人是他的對手啊,聽說只有二十歲的年齡,卻擁有誰都無法比上的容貌及心腸。闇黑劍士索嘉雷,沒想到他會出現在這個地方,令人意想不到。」

  看著黑衣劍士離去的背影,格雷琴不禁如此感嘆:「有實力卻不出手,不知是他的執著還是理念。」

  海默特甩了甩手,露出輕蔑的表情:「那又如何?反正這城鎮未必向他講的一樣出了問題,我就看不出有什麼端倪?明明一點事情都沒有!杞人憂天!」說完就自顧自的笑了起來,但在那一瞬間他也感應到從暗處傳來的一股攝人的氣息,而立即機警了起來,卻裝作若無其事,繼續跟公主在街道上閒晃,直到一個怪異的情景出現在他們面前。

  在一個街道上,竟然有兩個魁梧的男人在廝殺,兩人渾身浴血,神情恐怖,連周圍的哀傷都被他們所感染了。格雷琴一見此狀,內心的不捨湧出,欲衝向前阻止,卻被海默特所攔下:「等等,不要多管閒事的好,畢竟他們是以戰士的尊嚴所決戰的,打擾破壞他們的人是不可原諒的。所以妳別輕舉妄動,靜觀其變的好。」

  「我才管不了那麼多,救人要緊!」格雷琴這個涉世未深的公主,連話都還沒聽完就拔出劍欲將兩人以劍格開,這舉動使海默特吃了一驚,隨即也跟了上去,因為可能有危險暗伏!但是事實並非如他想像,只是單純的戰士之魂驅使的血戰,可是就算如此,這也是個污辱決勝的禁忌!這是十分危險的事,處理不好可能連小命都不保。他極力想要衝上前遏止,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格雷琴早已衝出,拔出她的佩劍阿爾提馬使出她最為傲的劍法:「似雪清音!」同時揚起一陣寂寥的音感,是夾雜雪的寒冷和輕靈柔和的旋律,令人難以想像,這居然是象徵治癒和拯救的劍法。

  奮戰中的兩人,不禁為此魯莽行徑皺起眉頭,想要見識打擾神聖決鬥的,到底是何方神聖:是命數將絕的死人?還是武藝嫺熟的高手?

這文的題目呀!讓我聯想到卡通「十二國記」,而且就連內容也有某些影子類似,那影子就是,一樣有很醜的怪物。哈哈!

對了,魔法的名字和這篇文的風格,給我格格不入的感覺,大概是文雅過頭了,那招式名稱都很像布袋戲會有的名字,但這卻是幻想類小說,而且主角還是外國人,這樣感覺很奇怪。

玦玥 寫:這文的題目呀!讓我聯想到卡通「十二國記」,而且就連內容也有某些影子類似,那影子就是,一樣有很醜的怪物。哈哈!

對了,魔法的名字和這篇文的風格,給我格格不入的感覺,大概是文雅過頭了,那招式名稱都很像布袋戲會有的名字,但這卻是幻想類小說,而且主角還是外國人,這樣感覺很奇怪。
  這是兩年前的舊作,那時的文筆不成熟,但主要的架構是寫出十二個墮落的聖徒,所以如今重寫,會在內容與場景上多加描述,避免以言語構成主軸。

  看來自己得重新磨練寫作時的清閒與細心。

12/15~1/15

重新置頂

難得在喜網看到奇幻,點進來瞧瞧,感覺不錯...不過感覺跟武俠小說很類似,奇幻的味道似乎薄弱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