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寓言】咕咕小公雞

版主: 炎舞翻車魚小戀戀

一 小公雞

咕咕是一隻小公雞,一隻超級迷你的「小」公雞,小到連頭頂上的雞冠都得用放大鏡才看得見。難怪雞媽媽成天嘮叨個不停:「個頭那麼小,能有什麼出息?送給人家做炸雞塊,掐頭去尾剛好一塊,連菜刀都不必剁,真是羞死人哪!」

咕咕小公雞長得小,尤其是腿短跑不快,讓牠吃盡了苦頭:捉迷藏的時候,總是第一個被抓;當鬼的時候,總是追不上人家。咕咕小公雞看著別人東躲西藏,玩得熱呼呼的,自己的一雙短腿,卻永遠趕不上別人的一小步,心裡著急,也想不出什麼好法子來。

遠處的青山,綠得發亮,彷彿要滴出油來;頭頂上的藍天,藍得透明,好像剛塗在畫紙上的水彩。太陽熱烘烘的照在咕咕小公雞的背上,咕咕小公雞卻一點也不覺得溫暖。

咕咕小公雞低著頭啄米榖,有一口沒一口的啄,啄得米榖滿天飛。鴨嬸踩著腳丫子,啪搭啪搭的來到咕咕小公雞的身邊,啞著嘎搭嘎搭的聲音說:「嘎,瞧你這個孩子,真是浪費食物,嘎,吃了也不長肉,數著手指頭也算得出來,吃下肚的飯菜比長出來的肉重得多,嘎,真是糟蹋糧食,嘎!」說著說著,肥大的鴨臀也跟著搖擺起來。

咕咕小公雞羞紅了臉,連頭都不敢抬。

鴨嬸啪搭啪搭的還沒走遠,鵝叔也波多波多的走過來:「呃,咕咕小公雞呃,整天看你咕咕咕的走來走去呃,也沒看見你長塊肉,真是擔心呃,不要到了上屠宰場拔毛的時候呃,還是一把小骨頭,連熬湯都不夠呃!」

咕咕小公雞覺得心裡好難過,牠的心裡也著急,

牠的頭垂得更低了,低著頭走了……離開牠的家——一個令牠傷心的地方。

二 無名花

正午的太陽將咕咕小公雞的身影壓得扁扁的,咕咕小公雞看起來更矮小了。

「咭哩咕嚕!咭哩咕嚕!」剛剛才吃的米榖已經化成一堆屎,留給路邊的野草野花當午餐了。現在,肚子又餓得打起鼓來。咦!有一株草,一株帶著毛芒的小草,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

啄!正好風吹過,小草彎了彎腰,咕咕小公雞撲了個空!

再啄!沒風,小草還是彎了腰,又轉了個身,咕咕小公雞差點跌倒。

「離我遠一點!別煩我!」

「誰……?是誰……?是誰在說話……?」咕咕小公雞尖細的嗓子抖得有點走音。

等了老半天,除了風吹樹葉的沙沙聲,什麼也沒有。

咕咕小公雞拍了拍差點從嘴巴裡跳出來的心臟,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往小草面前一站,重新擺好架勢,尖尖的小嘴往前一啄,噗的一聲,咦?也沒風也沒雨的,這株草硬是扭轉了腰,別過了臉,讓咕咕小公雞吃了滿嘴的泥土。

「叫你別煩我!你沒聽懂啊?」

「你……是誰?」咕咕小公雞含著滿嘴的泥土說。

「你管我是誰?先告訴我,你是誰?」

「我是咕咕……咕咕小公雞。」咕咕小公雞張大眼睛,想要看清楚是誰在說話。

「別找了,我就在你面前!」

「你……會說話的草?」咕咕小公雞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珠子好像要從眼眶裡掉出來。

「錯!錯錯錯錯……錯!我是花!不是草!又是一個有眼無珠的傢伙!上回來了一隻癩皮狗,狗腿一抬,淋了我一身狗尿,差一點淹死我,竟然告訴我,牠是在給我施肥,真是不懂禮貌!」小花邊說邊扭腰,頭上的幾根毛芒呼拉呼拉的甩,好像上回罵癩皮狗沒罵夠,連著咕咕小公雞也一併罵下去了。

「可是……你的花……長在哪裡呀?」咕咕小公雞如果不是被罵傻了,就是被罵笨了,竟然又開口問了第二個問題。

「睜大你的眼睛,請你看清楚一點!」小花頭上的幾根毛芒搖晃的像波浪舞。

「這、是、你、的、花?」咕咕小公雞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花,既沒有鮮麗美艷的花瓣,也沒有芬芳迷人的香氣,只有幾根光禿禿的毛芒,這也叫花?

小花看咕咕小公雞一臉懷疑的模樣,不服氣的說:「奇怪咧!你頭上那一丁點的雞冠小到要用放大鏡才看得見,我也沒說你不是一隻公雞啊!憑我頭上這幾根毛芒,爲什麼我不能是一朵花?」

咕咕小公雞被小花的幾句話堵得像啞巴一樣,咿咿呀呀說不出話來,只好勉強應上一句:「那你是什麼花?」

「無名花!」

「無名花?爲什麼叫做無名花?」

「你為什麼叫做咕咕小公雞?」無名花沒好氣的說。

「因為……因為……。」咕咕小公雞的舌頭捲得像麻花一樣,捲不出一個字來。

無名花驕傲的挺直腰,頭上的幾根毛芒晃得更神氣了。

「誰規定非得五顏六色塗個大花臉才叫花?只不過多招惹一些蜜蜂蝴蝶罷了!看看我!端莊秀麗,清新脫俗,才不會用香氣薰死人!」

「你的意思是說:雖然你長得不太像花,你還是一朵花;雖然我的雞冠很小,我還是一隻小公雞。對不對?」

「廢話,那還用說!」無名花斜斜的瞪了咕咕小公雞一眼,懶得理牠,又隨風搖頭晃腦的跳起舞來。

三 狐狸小媚

咕咕小公雞一面走,一面在花草石縫間找食物。也許是肚子太餓了,咕咕小公雞竟然對著一團毛茸茸的東西一口咬下,那一團毛整個騰空跳開來,咕咕小公雞也嚇得大揮翅膀,噗噗的退了好幾步……。

「啊……」那一團毛會說話。

「咕……」咕咕小公雞嚇得說不出話來。

那一團毛是有眼睛的,眼皮一開一合的。

「你是……」

「我是狐狸小媚。」

「喔!狐狸……。」咕咕小公雞邊說邊往後退。聽人家說,狐狸會吃雞,咕咕小公雞看著眼前這一團毛茸茸的東西可能會把牠當成手扒雞,不知不覺的又倒退了好幾步。

狐狸小媚看見咕咕小公雞一直往後退,竟然兩肩一抽一抽的嗚啦嗚啦大哭起來。

「我就知道,我早就知道,這個世界上根本不會有人喜歡我,嗚……連你看了我都想跑,嗚……我真的這麼惹人討厭嗎?嗚……」

「別……別這樣!我只是沒看過狐狸,有點害怕,我……真的沒有別的意思!」咕咕小公雞實在太緊張了,口水混著舌頭,差點把舌頭吞下去。

「是嗎?你不討厭我?」眼淚還沒擦乾的狐狸小媚,突然一把長尾巴蓋過了頭,四肢抱住身體,全身蜷成一顆球,一顆毛茸茸的球,在草地上滾來滾去。

咕咕小公雞看著狐狸小媚手腳俐落的在草地上翻滾,忍不住好奇的問:「你們狐狸都會在地上打滾嗎?」

「沒有,狐狸通常是不打滾的。」狐狸小媚手腳頭尾一放,又成了一隻狐狸。

「可是,你滾得很好耶!」

「所以,一身毛皮都滾壞了,他們都說我壞了狐狸的名聲,沒有美麗的毛皮,連一條狐皮圍巾都做不成,長大能有什麼出息?」

「既然長大以後沒有什麼出息,也做不了美麗的狐皮圍巾,你不是正好可以快樂的繼續打滾?」

「真的?我怎麼沒想到這一點呢?噢!真是太美妙了,哈哈,謝謝,真是太謝謝你了!」狐狸小媚又蜷成一顆球,快樂的在草地上打起滾來,一下子就滾得不見蹤影了。

四 魔怪樹

夏天的太陽像忘了關電源的烤箱,咕咕小公雞覺得自己快要變成一隻烤雞了。還好前面有一棵樹,咕咕小公雞踩著一雙短腿跑到樹下。濃濃的樹蔭遮住火熱的太陽,這裡真是休息的好地方。咕咕小公雞爬進樹幹上的窟窿裡,找了一個最舒服的姿勢趴下來。

個頭小就是有這個好處,哪裡有縫哪裡鑽。還記得小時候,不知道是誰在外頭撿了一個球回來,球面上的線都被啄破了,露出裡面的棉花,哥哥姐姐們還是玩得好高興喔!你一口,我一口,啄得破球裡的棉花滿天飛,一不小心,破球掉進地洞裡,地洞的開口很小,誰也進不了。最後還是咕咕小公雞鑽進地洞,拉出破球的。那個時候,哥哥姐姐們咕咕呱呱的讚美,讓咕咕小公雞覺得個頭小也不錯啊!

想到這裡,咕咕小公雞就覺得很想笑,但是,還沒笑出來,鼻子就癢了起來,還打了一個大噴嚏。咕咕小公雞這個時候才發現:從高高的樹枝上垂下一大把的氣根,有幾根落在窟窿的前面,風吹的時候,氣根就飄到牠的臉上,惹得牠打了一個大噴嚏。順著氣根往上看,樹幹好像繩頭打結,歪歪扭扭的;順著氣根往下看,樹根長在地面上,像一條條長板凳;它的樹葉大得離奇,隨手摘下一葉,都可以當成扇子搧風。

躺在樹幹上的窟窿裡,咕咕小公雞聽著風吹樹葉的沙沙聲,不知怎麼的,竟然就呼嚕呼嚕的睡著了。睡夢中,傳來悉悉索索的腳步聲,地上乾枯的樹葉被踩得批哩啪啦響。

「呵呵,幸好這棵樹還在,不然,我們一定會曬壞的!」

「樹下好涼喔!爺爺,這就是你說的『魔怪樹』嗎?」

「對呀!小時候,我們都叫它『魔怪樹』,你看!它怪不怪?晚上風大的時候,看它的影子呼啦呼啦搖來搖去,就更像個大魔怪了!」

「是真的很怪耶!你看,樹幹歪七扭八的,樹根也沒有乖乖的長在土裡,還有這個像樹葉嗎?我看哪,都可以拿來打蒼蠅了!」

「以前,小的時候,我最喜歡在這裡爬樹。你看看,額頭上的疤就是從樹上掉下來的時候撞傷的。」

「真的嗎?爺爺!你小時候也這麼皮喲?」

「皮喲!皮得像隻猴子,整天在樹上盪來盪去,大概只有吃飯的時候才下來。有一回,在樹上睡著了,一翻身就摔下來,這個疤就這麼來的。」

「咦?爺爺,你看,這是什麼?一隻雞耶?」

「好小的雞,八成也是來躲太陽的,躲到睡著了!」

「可是,這種地方怎麼會有雞呢?」

「也許是貪玩走丟了,也說不定!」

「那……我可以帶他回家嗎?」

「帶回家?你要養在哪裡?拿什麼給牠吃啊?」

「牠那麼小,佔不了多大的地方,也吃不了多少東西,拜託你啦!爺爺!」

「噓!小聲一點,你會吵醒牠的!」

「真的!爺爺!謝謝你!我會每天幫你搥背!」

呵呵!

一雙溫暖的小手將咕咕小公雞捧了起來,睡夢中,咕咕小公雞睡得更香甜了。
置頂囉

1/7~2/7

繼續寫喔^^/
到目前為止小公雞都很順利
狐狸那邊我捏了一把冷汗~
嘿嘿~

這是剛開始寫童話的習作
現在看來有些單薄和生澀
但是 我想
寫作的人都知道
每一道刻劃下都有成長的痕跡
謝謝版主們賞光
薇妮很珍惜

薇妮
我服你了 :wink:

我好愛看童話
閒時到圖書館也坐到兒童部去翻
看著心舒服和暖,就有冷涼也是另一種。
單純、不花巧的文字
而且發覺當中實有很多人生大道理
記得讀過一本兒童文學[草房子]
真的寫得好呢

可惜
我自己是偏寫不出半句童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