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壇觀論[COLOR=#000066]:《談寫作觀念建立與全民化網路寫作運動的首重提倡》[/COLOR]


                                                 
                                                
 生活在這種具有知識領域多樣豐富的科技時代裡頭,人們開始找到了知識飽和之後的抒發出口,這期間經由長年潤養的知識領域,亦開始有著這一種承上啟下的學識素養,亦然逐步深化著這一股知識力量的泛晾支撐。
                                                                            
 長期以來,有許多知識份子對「寫作家」這個名詞,乃多半則是抱著一種所謂「猶可攀而不可觸及」的夢想實現?而這個寫作夢想,往往也造就了那些原有多數半名半譽的寫作生活,一度呈現於這種所謂捉襟見肘的現實無奈,因而迫使得夢想與現實之間的抉擇之下,只能屈就於生活現實這一面來從長計謀。
                                                                         
 反觀,隨著多元化知識力量的大幅展開之後,的確也實現多數人的寫作夢想。而這種所謂的寫作夢想,亦逐步形成於另一種知識域與新文化的主流驅使。
                                                                      
 但誰都無法去想像,當年對寫作領域的深然看法,乃只是一種單純性的遙想?如今卻又能夠對這種早年具有「猶可攀而不可觸及」的寫作侷域裡面,亦能夠讓當前屬於這種網路文學的主流發展,重新找回這一個多年的寫作願望。
                                                                        
 目前似乎有大多數網路寫作人,並沒有真正建立起一種具有深學素養的寫作觀念?

 但我們更不能去否認的是:有太多的新生代文學人都想藉著個人的文字表現能夠一夕成名,甚至於也為各單位所舉辦的文學獎項活動而在積極努力,然又在這期間並沒有落實於一位新世代寫作人的深具觀念建立,再加上其有著長期性寫作素質良莠不齊的效應之下,因而也很容易導致這一股新知識力量的寫作文化,無形中形成於一種新文化廢墟的危機性存在?
                                                                           
 因此,我們看事情的思考層面與角度,則是要觀察它的整體現象產生,並不是從某種小我思考上面,而去取得它的整體性認同或與否定?
                                                                       
 舉凡在當前網路文學寫作廣泛的知識領域裡面,我們可以看到有多數優秀的新世代寫作人,並沒有真正充分發揮自己的寫作題材,因而也造成多數題材內容的文字表現上面,有著言之無物、寫作思想深陷桎梏,甚至於有時候會讓人感到乏味得出奇似的平凡庸思。這在在乃顯示著新世代的寫作人只懂得用文字表現,而幾乎都沒有真正去深入培養個人的寫作思想以及閱讀蘊釀的及早準備。
                                                                       
 相形之下,有大多數新世代寫作人只懂得一味地「寫」,因而也過於缺乏在這個「讀」字上面來下功夫?
                                                                        
 一開頭撰寫內容素質,似乎表現得還不錯,然又一味拼命在這種所謂的文字表現的需求之下,而竟忘了自己的寫作內涵是否該要繼續提昇?經過短暫幾年的文字表現之後,事後才驚然發現連自己之前所撰寫的文章內容,也幾乎讓自己都看不太下去了;而這種沒有思想提昇的文字表現,請問日後還能夠有幾人會前來背書認同?
                                                                        
 但對一位新文學寫作人的思考角度(在這裡並不指一般性讀者),一定要懂得如何選擇主要閱讀取向來逐步進行,藉以來提供自己文創進展的寫作參考?
                                                                       
 或者在平日空暇的閱讀過程裡面,若能取得不同書籍的撰寫風格以及特色之外,然又懂得從哲學中去取得它的哲理思辨;從佛學中去取得它的真理悟性;從文學中去取得它的實義價值;從政、經學中去取得它的商機與時機;從歷史學中去取得它的淵源觀照;並且能夠從多數不同的藝術學識當中去取得它們的美學表現等等,然在這種讀後獲益良多的情況之下,也就便不愁達不到一種傳遞文字訴求的織錦效果了。
                                                                       
 其次,身為一位文創作家,一定要多培養屬於自己多元化豐富思考。所謂書籍閱讀方式,並沒有絕對性的吸納範圍,則有很多深詣性的書籍知識,皆可做為一種多元化應用的寫作取向。
                                                                       
 譬如說:筆者偶爾也會時常接觸醫學常識或是一些理工類理論,但並不一定全是應用在本科上面,而是藉著這種閱讀活學方式,使其應用在文學創作的需求上面。
                                                                        
 反觀之,對一般性的讀者而言:他(她)們的閱讀範圍可不必受到這一類的方式來特別侷限,乃多半是依照自己的閱讀嗜好而有所特定選擇。 
                                                                       
 問題是:我們是一位文學創作者,而他們是讀者群體;或者是說:我們是知識領域的發明者,他(她)們是知識領域的接受者。
 
 因此,文學創作並不是一種死學的東西;文學的本質乃是吸納各項學識系統的精髓總體。其包括他類學系發展,亦是如此。而在些過程當中,也都無法擺脫文學領域裡面的需求架構與條件所在。
                                                                       
 實則上,有大多的學習者以及作家們幾乎都掉入了文學領域的侷限範圍裡面,只知道發表屬於個人的文字作品,並沒有真正提高個人所表現的知識領域與文字作品當中,是否具有文學性或與在當前網路文學發展期間所訴求於這一種具有學術性的實義價值存在。

 但是,有許多寫作人都不太懂得當前網路文學所發展的主流座標,應該要訴求在哪裡?
                                                                        
 當然,目前在台灣本土發展上面,仍在處於一種政治、經濟以及社會共體效應的發展狀態,這時候新世代的知識力量,卻成了這一種共體狀態之下的召喚主軸。也因此縱使一個人沒有任何多餘發展的知識力量,只要肯打拼、肯配合市場的需求性,一樣也可以在這種主軸召喚力量的介引之下,安然生存。
                                                                       
 而這種現象,也造成於人與人之間的相互需求之下,其生活面與生存面的衝擊性並不大,但在利益上面所產生的相互來往之間,卻又會造成另一種不同層面的利弊效應呈現。
                                                                        
 反觀,一個民族性所形成的文學脈絡力量,其必然會有著固有文化傳統思想的灌注與傳遞。
                                                                      
 但我們不可否認的是:一個新世代文學力量的背景發展,其乃有著一種新文化訴求力量與新世代文藝發展的共體效應產生。而這時候亦可顯然出我們這個新世代的寫作文化,正開始走向於一種具有大我共體的實義價值呈現。
                                                                     
 因此,我們都不希望看到有誰的寫作能力,一直處在這種所謂知識力量的落後狀態?而我們也只能積極採取多方思考的網路寫作教育方式,藉以來努力培植這一種具有共體性新文學知識領域的力量產生。
                                                                      
 然在這種情況之下,大家不分年齡老少或與是學識程度如何,並且藉由全力促使各個社會層面對閱讀與寫作的知識融貫,也才能夠真正提昇生活文化與民族群體的素養深化。而在網路文學新世代思潮發展的引領之下,這種所謂具有「全民化網路寫作運動」的首重提倡,乃是今日網路文學發展期間主流座標力量的最大宗旨與長遠目標。
                                                                       
 我們要知道:文學與教育乃是國之大綱、社稷根本。除了教育之外,寫作與閱讀的廣面提倡,乃是一種個人修身養性的基本之義。這些道理,我們身為每一位新世代寫作人,也都必須要去深明認知的事。                             
 那麼,這時候筆者要請教的是;有誰天生一出娘胎,便是一位「知名作家」的,還不都是建立在這文學基礎的識學上面。
                                                                       
 當然,今日若好不容易成名一位「網路作家」之後,除了要做好文學宏觀的示表典範之外,還得必須要背負著一份社會觀瞻的道義責任。
                                                                        
 這期間,每個新世代文學人的寫作素養,也都必須要接受這種深明具義的再教育提昇;其也包括應該要常用文字表現來共體倡導這一份新世代文學人的文學責任與教育擔當。
                                                                       
 相形之下,這時候我們必須要重新建立起一個明確性的寫作秩序,而且是屬於一種具有正當性與正面性的「新文學秩序」。我們沒有太多的寫作本事,還能夠繼續耗費在以往多年投入的寫作精力上面,而陸續面臨消長散去,並且還得要去接受下一次文學泡沫的新危機開始?
                                                                       
 然,在任何一個網站或是部落格上面,我們也不能夠容許去鄙視任何一位積極投入寫作行列的文學愛好者。文章寫得不太好沒有關係,我們則要發揮這種相扶相持的寫作精神,除了必須要給予一種適切性的寫作鼓勵以及寫作教育輔導上面的全力支持之外,同時還要極力推動新文學禮貌運動。
                                                                       
 長期以來,據我個人多年觀察:在台灣本土的文學禮貌行為,遠不及那些海外華人地區的文人素養表現,這則是身為一位文學作家的基本態度;也是一位文人識度的素養提昇。
                                                                          
 那麼請問各位:如果連一個最基本文學禮貌的交流稱呼都不懂,日後還要當什麼文學作家;或者是說:該要如何做為後學者的楷模榜樣?而那些以往原有不好的寫作風氣,後學者們皆會有樣學樣,今日我們若不做好一位為人師表與後人典範,日後的網路文學發展,則要如何去奠定基礎?
                                                                      
 這正是屬於新文學世代的「新文學秩序」;也是一位文人素養的文化提昇。
                                                                         
 因此,有許多不同歷史層面的深義經驗正告訴我們:我們今日必須要如此做,而且還要抱以一種非常嚴謹的文學態度,來極力推動這項計劃措施;而走在這個新世代的網路文學發展當中,也才能夠真正讓我們看到它的未來發展與長遠希望。
[COLOR=#000000]                                                                        [/COLOR]
[COLOR=#000000] 這也正符合著所謂:「具有一個優越民族性的文化薈萃與知識層面統合力量的精神傳承」,並且傳承給下一世代的後學者群體,有著這一種大文學宏觀智慧的拓視發展。[/COLOR]

                                              
                                              
                                                                             
                                  [FONT=標楷體]-沙丘-[/FONT]                                                

[SIZE=100][SIZE=120]本文附記說明:                                          [/SIZE]
[/SIZE]

[COLOR=#000000][COLOR=#000000]a.本文用途,乃是配合
方法論談:《台灣本土網路文學暨新文學主義時代走向與方法論計劃案由說明分析》第六大項以及二十三、二十六、二十七大項追加部份網路文學體制發展建立完成。
[/COLOR][COLOR=#000000]

附列網址點閱參考:http://blog.udn.com/shachfou6666/4474671
[/COLOR]
[COLOR=#000000]
b.台灣本土網路文學高層為了落實2011年度台灣本土網路文學改革計劃所發展實施「全民化寫作運動以及重新建立起新文學秩序」來做為我們的推行目標。並且於2012度開始,則會開始安排相關性推動題材,來做為一種正面性推動方向之策應實施。謹此特別說明。
[/COLOR]                                                     

------------------------------

[COLOR=#006633]沙丘.純文學藝術創作天地╱最新文章發表公告說明:
[/COLOR]
[COLOR=#009933][COLOR=#009933][COLOR=#000000] [/COLOR][/COLOR][/COLOR]
 *[COLOR=#660099]本文已列入在[COLOR=#0000cc]Blogger沙丘文學.學術研究中心永久紀錄存檔;並列入為台灣本土網路文學新歷史紀錄。[/COLOR][/COLOR][/COLOR][LEFT]   
 *本篇文章乃屬[COLOR=#990000]常態性方式安排發表。[/COLOR]

 台灣、香港以及北美等地,乃繼續維持繁體文字形式發表;;大陸內地全面更改簡體字方式發表。


 *本文將會安排其他[COLOR=#990000][COLOR=#000000]文壇台灣詩學.吹鼓吹詩論壇[/COLOR]以及喜菡文學網等地駐外同步發表。[/COLOR] [/LEFT][LEFT]
 *以上說明告知。                                  

[SIZE=120]
[COLOR=#000000]
[LEFT]

                                                     [/LEFT][/SIZE][/COLOR][/LE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