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蘅槊賦詩】端午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林思彤麻吉胡也

陳育虹〈端午〉

有雨
他彷彿踱步屋外
腳下的磚塊苔痕斑斑
紅瓦,葛藤,芭蕉,絳紫玫瑰
整片竹林綠著端午的綠
屋簷下風鈴晃動,沒有聲音
衣服在竿上飄,雨在衣服上飄
沒有人收衣服
一道光穿過垂懸的窗帘,是幾點呢
鐘,沒有鐘,沒有聲音
半透明的茶壺,觀音在壺裡呼吸
那對青花捻文杯,杯呢?
宣紙,硯,松香墨,乾了
收音機開著,沒有聲音
右牆一幀四君子浮在氾黃的水印裡
一把摺扇,傾放著
衣服在竿上飄
爐上煨著一盅什麼,餘火漸弱
要續炭嗎
貓,凝眼前望,雕塑一般
深陷的躺椅,椅面草蓆薄而光滑
一列黑蟻行進其上,沒有聲音
雨在衣服上飄
水罈幾片荷葉綠著端午的綠
有風
門輕微晃動,有誰剛經過嗎?
沒有聲音
沒有人收衣服
他彷彿在屋外,他的衣服沒有濕意
或許他在屋裡
雨繼續雨著
綠繼續綠著

--給父親。​

​※本詩看似寫一個尋常的下午,卻隨著詩人徐緩綿長的氣息,走進一個凝結的時空。從屋裡/屋外,靜態/動態的描寫,營造出一種時間自顧自流逝,但「他」與空間卻凝結的對比。這個端午是綠的,是生意盎然的,但屋內卻恆常靜默。詩中反覆出現「沒有聲音」以及「沒有人」,對照詩題,應是熱鬧的佳節,卻突顯獨自一人的寂寞,屋裡/屋外彷彿兩個世界,暗喻留下/離開。詩中的顏色,亦是對比。屋外的綠竹和植物,顏色鮮活明亮,但屋內右牆的梅蘭竹菊掛畫,卻是氾黃而無生氣的靜物。而自「他」離開後,時間彷彿沒有意義,有沒有時鐘不再重要;活著的一切,定格如一枚時光的切片。「沒有人」,但細微的聲音和晃動,卻又令讀者隨之期待「有人」。靜物依舊,不曾挪動,期待「他」回來,重啟凝結的時空, 期待「他」從屋外,緩緩踱進屋內。不言明寂寞與想念,卻在字裡行間,充滿了寂寞與想念。
與其說這一篇文章是篇小品或散文,不如說更像是一篇短短的詩評。

作者對於此詩的剖析是精闢的,很到位的,如 : 「詩中反覆出現「沒有聲音」以及「沒有人」,對照詩題,應是熱鬧的佳節,卻突顯獨自一人的寂寞,屋裡/屋外彷彿兩個世界,暗喻留下/離開。......」等等的敘述我也是相當認同。

問好 林蘅 文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