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馮瑀珊麻吉鄭琮墿

  我並不是特別喜歡下雨,記憶中雨總是會弄濕鞋子,腳底便有一股說不清楚的黏膩和熱意,使得我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腳掌澀起了皺褶。再淋的濕了一些,衣服和頭髮便會順著重力緊貼著皮膚,過了一會兒會發冷,冷後又起了一股燥熱,讓整個人似乎也順著這股潮意升起了倦怠。

  開始騎車通行以後,雨變得並不那麼溫柔,順著扯開的速度,即便隔著一層塑膠雨衣,還是會覺得痛,而冷成了必然,讓我好幾次誤以為濡濕了兩手和臉頰的水會成霜。但其實也只是手被蒼白,白了以後又轉成一抹淺色的紅,久久才會褪去。

  我唯一喜歡雨的時候,大概是剛睡醒時,聽著窗外滴滴答答敲響窗框的雨吧。因為我在室內,不必忍受潮溼,也不需要感受肌膚的熱度逐步冷卻,雨滴擊打肌膚的疼痛。

  記得有一陣子特別難過的時候,窗外也總是下起雨。那時,我會躺在床上,盯著昏暗的天花板,聽著窗外磅礡的雨聲發呆。有人說,如果難過的時候,躲去雨裡,就不需要在意他人的目光。可是我已經是個難過起來,哭不出來的人,所以總覺得那時下起的雨特別的溫柔,好像在替代自己沒能哭出來的部分,然後整個人好像也隨著雨聲被洗滌乾淨了。

  悲傷的時間,不過就是一場雨的時間。

  今天從床上醒來的時候,也安靜的在聽著那麼一場不知何時下落的雨,生活上確實有很多不開心的事情,有討厭的人,也有一個人不得不看見的事情,可是聽著那樣的雨聲,好像漸漸的也不是很在意那些事情。畢竟再怎麼樣的情緒,一場覺或者一場雨都會替我將沒能表現出的情緒都溶化殆盡。

  我記得以前看東邪西毒的時候,裡面曾有那麼一句台詞說道:「你知道喝水和喝酒的區別嗎?酒越喝越暖,水會越喝越寒。」我想這句話是不對的,我曾經特別難過的時候,買了一堆酒來灌,越灌越清醒,也越灌越冷,只有胃是灼熱的。除了鬆弛了眼睛旁的肌肉以外,它並沒有讓我覺得特別好過。

  後來,就覺得喝酒不如聽雨。難過的時候聽,不難過的時候也聽,因為所有的情緒和思緒最終都會溶進雨水裡,順著雨聲消失殆盡。如果神話裡的雨師是存在的話,如果雨是一個人,那想必是十分溫柔的人吧。

  (昨日拍攝於台中科博館附近的水池)
  圖檔
上班的時候我討厭下雨,休假寫文的時候我喜歡雨天,不同的情境對雨有不同的感覺,這也是我的心情。

麻吉問好子卿文友~
麻吉 寫:
週一 3月 11, 2019 11:21 am
上班的時候我討厭下雨,休假寫文的時候我喜歡雨天,不同的情境對雨有不同的感覺,這也是我的心情。

麻吉問好子卿文友~
真的,最好出門在外都不要下雨。
宅在家裡的時候隨便下。

阿墨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