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生活思想起57-水族箱的命運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馮瑀珊麻吉

      『退休生活思想起57-水族箱的命運』

  2006年9月30日,我從工作崗位退休下來。翌日,我與早覺會朋友阿霖一起去運動。中場休息時間他對我說,他家的水族相要送人,問我要不要?我以無處可安置為理由,婉拒了牠的好意。此時不免讓我想起,在那經濟起飛的年代裏,台灣社會到處非常流行在居家內,或辦公室裡擺設一座水族箱,養些五彩艷麗之魚兒,或一些新奇的水生物,企想用以調和室內之風水招徠財運。

  不過說實在的,那些飼主們的格調不高,他們只是相信水帶財來之迷信罷了。這干人等,他們迷信著風生水起之理論,以為水能為他帶來財運。然而是否真的有效,那就只有他自己和老天曉得了。當時年輕的阿霖自軍中退伍之後,幸運的考入一家日本公司當業務助理。他的主管平岡先生,在台灣定居已有十餘年之久。這個阿本仔娶台灣女為妻,生活習慣完全台灣化,尤其對居加水之說深信不疑。

  「水能帶財」之說,他篤信且身體力行之。是年水族箱大流行時期,他也有樣學樣的跟著流行。在他家裏的客廳前方,設置一座尺寸2x5尺大之水族箱。這座長方形水族箱,擺放在一座新買的電視長桌上很壯觀。水族箱內裝著七分滿的淨水,裡面佈置有海藻水草和水液循環幫浦。三條半大不小的紅龍與多條銀帶,悠游水中十分醒目。紅龍主發財銀帶主升官,更能為主帶來財源滾滾之鴻運。

  阿霖在公司已位置極致,竟還夢想升官發財之夢,人類之貪心自此可見一斑。阿霖討好老闆,每隔兩天就得去主管家,幫主管夫人清洗水族箱,這份額外工作心裏雖然不爽,但為了飯碗他不得不忍氣吞聲下來。所謂「近朱則赤,近墨則黑。」阿霖也被污染啦,他東施效顰學著人家,在家中設置一座更大的水族箱。從它製作開始加上零配件之購買,洋洋灑灑,夯不郎當花費他一大筆的現洋。

  阿霖家的水族箱內,飼養著一條巨大無比的紅龍。當初以五萬元買入,半年後有人出價數十萬元想買牠,可是他惜售不願意脫手。接下來價格如水銀柱往上飆升,他更是不願意轉賣出去。然而好景不常在,如此又過了半年,龍價狂瀉如似溜滑梯,價錢每况逾下,乃至無人問津。退休前我去阿霖家串門子,那條大紅龍,依舊在水族箱內悠游自在。阿霖還口沫橫飛的述說牠的身價。

  據說龍魚的故鄉在印尼的加里曼丹,牠的地域觀念極強。其體型和顏色隨著環境變化,想要將牠養好必須非常注意牠的飼養環境。除了飼養環境之外,水質管理與光線之調配,飼料管理,在在都讓飼養人費盡心機。儘管如此的麻煩,飼養人無不戰戰兢兢的伺候牠。阿霖家的那條大紅龍食量驚人,一日所吃之小魚或海蟲相當多,慢慢的牠造成了阿霖家裡的沉重負擔。

  他老婆埋怨丈夫當初的貪心,以致無法賣出還要負擔牠的伙食。由於紅龍的捕食動作狂暴,牠的頭部因撞水族箱而傷痕累累。如此一來,牠的品相瑕疵更是值不了銭。某日一陣強烈地震,牠被震出水族箱外。等到被人發現,牠已魂歸離恨天矣。自從那條大紅龍死亡之後,阿霖夫婦關係降至冰點。為不讓自己觸景傷情,他將水族箱內積水排盡,空箱擺在客廳十分礙眼,於是他設法想將它送人。

  他像許多朋友推銷,急著想將它清空解決問題。然而因為它的體積過於龐大,一般家庭根本沒有空間可以擺放它,因此,經過了一段很長時間,它依然紋風不動送不出去。由於空水族箱放在客廳十分礙眼,這天夫人非常火大,她厲聲質問阿霖如何處裏這座空箱?阿霖答應太太三天之內會處裏乾淨,然後四處拜託請人收容它,他問我是否願意接手?我也予以婉拒,至此阿清心急如焚滿臉憂愁。

  說來還真是事有湊巧,這些天來他家的孩子們迷上了手球。兄弟倆在客廳玩起傳球遊戲。但見那颗球拋過來丟過去,兩兄弟玩得十分入迷。所謂「樂極生悲」,兩人玩得正瘋之際,小弟一個快傳將球傳給老大,事出突然老大無防備而失手没接著。「匡啷!」一聲巨響過處,那座水族箱被球撞得四分五裂,魚箱之玻璃碎滿一地。此時,正好是阿霖答應處理期限的最後一天。機會來得恰巧,他家的水族箱就這樣的壽終正寢啦。 【完】
標題下錯重改為(水族箱之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