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生活思想起54-吃在當下的哲學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麻吉馮瑀珊

        『退休生活思想起54-吃在當下的哲學』

  世界各地之人皆認為中國人「善吃」,其實未必。而真正懂得吃的人,並非餐餐一定要有山珍海味不可。鮑魚、海參、魚翅、腩肚、各有佳味各有千秋。有人認為坐上滿漢全席,便是享受吃的人生。但在個人眼裏,這些只不過是口舌上表面的享受罷了。駝峰如何?象鼻又如何?它們又怎能比之於我家的豬皮或雜燴呢。因是之故,饕家才不會在乎珍饈美食,他們在意的是當令之食,樸素燴治,還有講究的是原汁原味。適時適節原味不變,這便是饕家夢寐以求之美食也。

  當我看到電視上的飲食節目,邀約一些所謂的美食專家上節目。每當她們挾食入口之後,最先吐出的第一句話,總是說啥麼「入口即化」,「味道變化多端」。說啥麼「食物滋味有著豐富的層次感」,「前、中、後之咀嚼皆能忠於原味」等等違心之言。拜託!滿口這種硬梆梆,且又莫名其妙的評語,試問諸位是否懂得他們在說些甚麼?而這些評註,簡直就要將一品好好美味,打下了十八層地獄嘛!

  吾師易青山非名人,因為戰爭關係,少小離鄉背井走遍大江南北。行萬里路讀萬卷書,同樣他老人家也嚐遍神州各地的料理。他從大都會吃到小鄉下,自山頂吃到水涯。山珍海味無所不嚐,大宴小烹他也吃過不少。因此,他的嘴角敏感度奇高,味蕾也好得出人意料之外。某日,他帶領我們十數個同學北遊南勢溪。當天雖然只是小遊,卻讓我真正領教過他的烹飪真功夫。

  是日風和日麗神清氣爽,溪水淙淙潺潺幽流順暢。整個大自然似乎歡迎著我們的到來,因而顯得特別的翠綠醒眼,讓我們不由自主的,將匆匆散漫的腳步緩了下來。我們一行十二人,聲勢浩蕩直奔南勢溪而去。走到溪畔自由活動,男生個個脫下衣褲下水玩樂,女生則找塊平台之地點,分坐其上靜靜欣賞風景,聊聊一些班上的是是非非。這時大夥齊聚討論,如何分配與打發接下來的時間?

  易老師提議我們大夥,不妨來次大自然的野炊如何?此項建議一說出來,立刻獲得大多數的贊成通過。接下來分組進行工作,有人到附近農家借炊具,有人負責採摘野菜。我與古意被派到抓魚小組,還有同學則被派去架設地爐或撿拾柴火。分工合作,各司其職,原地解散之後,大夥兒各忙自己的任務去了。十點鐘不到,我與古意已經抓有將近一斤半的溪魚。傳言南勢溪的魚產豐饒,經過這次的夤緣際會,我親自體會出傳說所言一點也不假。

  摘野菜的小組因為兩人都不懂野菜,所以,我就自動趕過去幫她們的忙。她們採回一些水蕨和芋梗,看看收穫數量太少,於是老師叫兩位同學到附近的賣場,買些馬鈴薯紅蘿蔔或生薑蒜頭等調味料。炊煮開始大鍋上灶,半鍋水加些鹽巴煮沸,聽說這樣具有消毒作用。鍋水沸滾之後,倒掉再裝入新水,沸滾接著先將蕨芽與芋梗入鍋汆燙。六、七分熟撈起浸入冷水中,使其組織强縮以增口感。另一空鍋放入鹽蒜,將冷水鎮過之蕨芽與芋梗,撈起瀝乾水分放入一起拋拌冷炒。

  整理過的魚蝦和螃蟹,有些水煮有些紅燒,蝦蟹則水煮之後,再以鹽酒蒜頭涼拌。剩下所有的小魚,則與九層塔煮成魚湯。全部煮好裝入兩大盤,無匙無筷只用五爪功進食。野趣十足,大夥吃得津津有味。魚湯清爽口味,使人喝過還想再喝。紅燒苦花、石鳊、加入些許清醋上煮,起鍋之後骨酥肉嫩入口即化,端的天下美味,令人垂涎不已。

  我們有著意外的吃福,附近農舍的歐吉桑送來一堆草仔粿。草仔粿份量不少,正好足夠填滿大夥肚子之空缺。吃完食物就近溪水中洗滌,涼風徐徐掠耳而過,清涼之意沁透心底。有人問老師:「為何今天的食物這麼好吃?」老師說:「這個道理很簡單,因為大家吃得對時對季,原汁原味,恰到好吃的時機是也。」哦!這不就是我們常說的「吃在當下」之哲學真諦嗎? 【完】
對於吃的哲學,慕松大哥的見解實在有理,其中「為何今天的食物這麼好吃?」老師說:「這個道理很簡單,因為大家吃得對時對季,原汁原味,恰到好吃的時機是也。」這一番話相當中肯也很有道理!

問好 慕松文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