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冬天】〈閱讀筆記〉黑暗勢力其實無法隱藏任何東西;且你只能墮落你自己,而不是那些「性器官」之話兒與畫兒在墮落你。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麻吉馮瑀珊胡也






【永遠的冬天】〈閱讀筆記〉黑暗勢力其實無法隱藏任何東西;且你只能墮落你自己,而不是那些「性器官」之話兒與畫兒在墮落你。




1~23,這份「閱讀筆記」的篇章,比較合適相信「黑暗勢力」並不存在的人,
以及你只能墮落你自己,而不是那些「性器官」之話兒與畫兒在墮落你。
................................................................................

@1.


「隨著戰後,各國被一片百廢待舉的經濟,
與撐不住國際銀行家逼著催的國債現實所迫,
唯一的法則,已然不是老實的自行研發,
而是想辦法強取豪奪最先進的資源——偷取別國的秘密計畫。
第三帝國垮台之後,納粹的軍事計畫變成人人想搶的大餅即是一例;
偷技術,以及分析別人偷了什麼技術,成為情報單位求生的法則。」
  




1.《風雲海的回應》:不相信自己內在的靈動之力,不相信自己是能成就偉大具體,不相信

自己就是自己的權威,不相信豐盛富裕就在自己之內;於是,你必須去「偷取別國的秘密計

畫」?是這樣嗎?你必須去「偷技術」,你還必須去「分析別人偷了什麼技術」?是這樣嗎

?有問題的是:你認為別人沒有問題,而你自己倒是問題重重;沒有問題的是:即便你如此

行出不義,也無法抹去你自己對自己所製造的無數問題。





2.一天到晚,都在相信某一個國家的秘密計畫,肯定比你還要高深莫測之棒透了;這表示,

你硬要把你自己軟弱卑微了,但即便如此你也不會罷休的!一天到晚,都在相信某一個人的

啥秘密計畫,啥秘密技術,肯定比你還要玄之又玄的棒透了;這表示,你硬要把你自己卑微

渺小了,但即便是這樣的偽裝你自己,你也不會就此罷休的!





3.任何的遊戲規則之你的生存,絕對是被保證的。不管那是什麼遊戲,就是如此。只不過目

前的你,並不相信「人生如夢」或「人生如戲」而已。而當你總是,把「人生如夢」、「人

生如戲」當真了,你就得為你的生存好似不得不奮鬥了。很多故事戲劇,就是這樣開始展開

的;當然那也包括有關各個國家的情報單位之內幕。當你愈是把它當真,你就愈得為你的生

存戰鬥、奮鬥不已。





4.凡是真實不虛的,就已在你之內;凡是虛幻不實的,你才會想要往外去「偷取」、「奪取

」。然而,你的笨拙思維永遠不會相信,真實不虛的只可能在你之內。你的笨拙思維永遠只

相信,真實不虛的只可能在你之外,且還要你不遺餘力的「去偷取、去竊取、去奪取、去強

取、去爭競」;結果,所得著的當然就只是虛妄的知見之一場又一場的騙局。首當其衝的痛

苦,當然就是你自己,至於外面也只是你的詮釋。





5.請問,有哪一個人去奪取某個人的啥東西之後,而還能繼續過得幸福喜悅、豐盛富裕的好

日子呢?別傻了!「黑暗小我」之虛幻不實,是不可能讓你好過的!以罪咎懼黑暗之思維所

發起的任何事件,你是逃不過自己對待你自己這一關的。你只不過會,更加吸引一大堆可惡

的鳥事件來到你自己身上,來詛咒與懲罰你自己的所作所為罷了。「給出什麼,就回收什麼

」,其實對於這樣的字句,你並不陌生。而所謂的報應,卻是你自己認同的定罪之懲罰,也

是你自己為自己所設計的牢籠,與上天之道無關。





................................................................................

@2.


「〈克里莫夫〉的體內,有一種男性求愛屢屢遭拒,類似野生動物的不平與憤怒,
促使他飢渴交迫的愛慾一時之間說服他強暴這個美艷的男子是個好主意。
無力抵抗的〈瓦洛加〉,一雙長腿,私處金色捲曲的毛髮和脹熱著的性器,
無助地展現在戀人面前。〈克里莫夫〉立刻伸出舌頭舔吻愛人的器官,
用牙齒輕輕咬嚙他股間細緻的肌膚,在最敏感的地方留下呈淡紅色的淺淺齒痕。」
  
「掠食者狼突然之間發現自己變成同伴的獵物,發出近似撒嬌的嗚咽抗議。
隨著慾望更加的激越與不安份,〈瓦洛加〉渾身試圖掙扎的力量與腦中早已缺氧的理性,
從體內無情地流失。他扭動著腰,發出夾雜著哀告與渴求的呻吟;
在男人舌尖挑逗下,性器頂端微微張開的小洞,滲出幾滴透明的愛液。」





6.《風雲海的回應》:對於這一小段,要寫下「閱讀筆記」,確實是一大挑戰!不過,風雲

海還是會過關的。一具身體與一具身體的碰撞,當然無法結合彼此。不論,你們怎麼碰撞得

死去又活過來,你們怎麼把你們那一具身體「扭轉、扭曲、搖動、轉動、爽乎、賤乎、踏乎

」;也無法填得滿你們內在那深而又深的匱乏,以及定罪的自己之污穢骯髒的那部分,的黑

暗之念。





7.但是,卻是能透過一具身體的工具,去表達「全然愛與真實喜悅」的這個部分。大多數的

人,都認為一具身體的飢渴肉慾,不是邪慾、惡慾,就是肉體很純粹的飯慾;然而,其實只

有兩種詮釋:第一、以身體層次之念,一具身體與一具身體的碰撞之肉慾,只是為了飯慾之

外,就是在表達所謂「分裂之愛」的信念之行動力與肯定或懷疑的這個部分。第二、以一體

心靈之念,不管一具身體是否碰撞一起,都非常肯定「全然愛與真實喜悅」永遠都臨在彼此

之內,且「分裂、分離、不愛」是不可能的事。於是,要讓你那一具身體之被你們彼此碰撞

得,真實的爽爽之乎,乃是以第二點為最上上乎也。





................................................................................

@3.


「【儀式的重要性/對人體本身能量奧秘的理解,是聖殿騎士團神秘學力量的來源/
如果讓別人瘋狂地愛上你的身體,就可以很輕易地吃掉對方的靈魂】」

「親愛的瓦洛加,交到我手中最漂亮的愛麗絲,我是你的白兔子史考列特。
睡得好嗎?跟羅斯柴爾德家族的長老們還玩得開心嗎?
噢,你不記得了。很遺憾,你目前還太嫩,我得用電擊的方式洗掉你愉快的記憶。
如果你想起發生什麼事情,精神崩潰跑去自殺,我就麻煩大了;女王會砍了我的頭。」





8.《風雲海的回應》:不,讓對方去愛上你那「一具身體」,絕對不是你能吃掉對方的靈魂

;而是你會失落了你自己的靈魂,你會迷失了你自己,你會忘記了「你是誰」。而你那痛苦

的悲哀之源,就是以這樣其中之一而來的。





9.一具身體,就只是心靈的教學工具,它根本毫無神秘可言。是你執意相信,你那「一具身

體」隱藏著啥神秘的秘密;然而,事實上,只不過是一些分裂信念的黑暗投射而已。





10.你的真實指引者,絕對是你內在的聖靈,或真實抉擇者的這個部分。必須明白,你的黑

暗投射,根本無法給你真實的指引,讓你是能處在被全然愛裡面,以及處在喜悅平安之中。

它的變態與病態的手段,只會讓你繼續處在、環繞在「不被愛、不被肯定、不被支持、沒有

喜悅、沒有平安」之中。而你只是再次看見你自己,所選擇的到底是啥怪物。





11.你那神智瘋狂的黑暗投射之物,竟然還想以電擊的方式,洗去你「愉快的記憶」,或說

根本是「被變態所攻擊的那些記憶」。你只是看見,對於那些恐怖的夢魘記憶,對你沒啥益

處;因為那根本不是你真實的你,一切都只是分裂的虛你,在投射黑暗與編造故事。而當你

憶起了那些虛幻不實的病態故事,若你因著精神崩潰而跑去自殺的話;這表示,是你自己以

某些信念在為自己定罪之罪孽深重的污穢不堪而已。然而,若捨棄那些黑暗之虛幻不實的信

念,「罪孽深重的你自己」並不存在。





12.切記,你的魔法,就是你的信念之選擇;而不是你的黑暗投射之物,來教導你去選擇黑

暗之念來效忠「你的黑暗投射之物」。信念分為兩種:不是虛幻不實的分裂之念,就是真實

不虛的一體心靈之念。必須明白,是「愛麗絲」她在夢遊仙境,而在夢遊仙境裡面的「愛麗

絲」,只是一個夢之虛你。於是,當你選擇「虛幻不實的分裂之念」,你就是在夢遊惡境而

不是仙境;而當你選擇「真實不虛的一體心靈之念」,你就是那個「真實的愛麗絲」。





................................................................................

@4.


「但,好景不常。遭遇財政困難,
覬覦騎士團教產的法王〈飛利浦〉與教宗勾結。
那位陰險的教會頭子〈克萊蒙五世〉,忌妒騎士團的秘密同性之愛儀式。
那無視兩性肉體吸引繁殖之愛的,某種遺世獨立、高尚、純粹的東西。
難道基督宣揚的不就是愛嗎?這偽善宗教的核心,
難道不是教導男女之間的結合乃墮落嗎?」





13.《風雲海的回應》:啥,「忌妒騎士團的秘密同性之愛儀式」這也能讓某些人嫉妒呢!

而你最好,重新看見「全然愛」是不可能有高低貴賤之分的。而當然,會去分裂、分析、分

別「愛」確實有高低貴賤之分的,那肯定是經由黑暗投射之念而出;那完全與「全然愛之當

下的純潔無罪」扯不上任何關係。





14.會去定罪「兩性肉體吸引繁殖之愛」,以及或是去定罪「同性肉體之愛」,根本就是來

自同一個黑暗之念的源頭。只是,讓你看起來好像變成,其中一個比較是「乾淨」的;而每

個人,當然會認為且相信自己所相信的信仰,是最好的、最棒的、最美的、最高尚的那一個







15.於是,你的墮落,就是以定罪的黑暗之念的投射;而不是以一具身體之男的話話兒與一

具身體之女的畫畫兒的碰撞,也不是同性的一具身體之話話兒與畫畫兒的碰撞。是你的黑暗

之念,在宣告、直指、定罪那一具身體的異性與同性之畫兒與話兒的碰撞,是多麼地醜陋不

堪與罪惡不堪。一具身體既然是工具,那麼,顯然地,一具身體的性器之話兒與畫兒,也只

是個工具;請問,那性器官到底何罪之有!?那麼,是你自己的黑暗之念正在墮落你自己;

而不是一具身體的性器官正在墮落你,也不是許多人的性器官正在墮落你,不論那是同性還

是異性。





................................................................................

@5.


「騎士們打從靈魂深處,只需要看著彼此就能獲得滿足,
而不需要愚民宗教繁文縟節的桎梏,自然也不需要傳統的家庭結構與倫常概念。
這讓貪婪的〈克萊蒙〉與他觀念中狹隘的耶和華神,憤怒不已。」





16.《風雲海的回應》:從你那分裂的靈魂之處,你是不可能只看著你們彼此,而你們就會

感到滿足的。「黑暗小我」若能易地放過你們,你們也就不用把自己的生活過得如此痛苦的

悲哀;且也不會一天到晚,不是在定自己的罪,就是在定他人的罪了。





17.沒錯,那些「愚民宗教繁文縟節」是一種桎梏,那些「傳統的家庭結構與倫常概念」是

一種桎梏。但是,是因著你內在仍然選擇被那些信念所操控,是因著你內在仍然選擇持續、

關注、在意那些特定信念;而不是那些「多種桎梏的信念」來逼迫你就範,是你自己逼迫著

你自己去就範的。於是,在這兒,你只是看見你自己,若你執意抗拒與厭惡,如此就與那些

「多種桎梏的信念」並沒有不同。





18.或說,若你執意定它們那些「多種桎梏的信念」是一種罪的話,那麼其實,你們就是一

夥的,但你會強辯說,不,你與它們是不一樣的。請問,你的「抗拒、抵抗、憤怒、不恥」

有讓你比那些「多種桎梏的信念」還要神聖性嗎?顯然地,肯定沒有。若你覺得它們簡直糟

透了,那麼,你也是一樣糟透了。就是如此。





................................................................................

@6.


「〈克萊蒙〉指控騎士們執行魔鬼儀式,必須以火刑柱懲治之。
罪名成立後,這名教宗把騎士們的財產所得拱手讓給法王〈飛利浦〉。
騎士團的殘羽只得自歐陸過海,逃往不理會教宗諭令的英王領土內藏匿,
並把所有儀式用秘密結社的形式保留下來。今日英國共濟會,
才幸運地仍然保有這麼豐富的神祕學財產。」





19.《風雲海的回應》:上主不可能創造一個與祂對立的魔鬼,來找自己的碴。是你那分裂

心靈執意要把上主想成一個變態狂與病態狂而已。你只是看見,是你自己想讓你自己的肉眼

爽爽刺激之乎,於是你非得去搞啥魔鬼儀式,去搞啥黑暗儀式,以為如此行的話,以為只要

把它人釘上十字架,以為只要把它人以「火刑柱懲治」它人,然後你內在的黑暗之念就能銷

聲匿跡,從此以後你就能幸福喜悅、豐盛富裕有加,而你這是在作你的大頭夢。





20.必須明白,你學習了如此之多的啥神祕學之財產,啥神祕學之儀式、黑暗,那些根本無

法展現「你是誰」的光輝榮耀之燦爛;而這才是根源所在。我知道,我知道,你一直一直想

要證明「你是誰」,沒有問題的是:你根本無需證明「你是誰」,因為「你是誰」絕對不是

你自己說得算,而是創造你的上主說得算。有問題的是:你一直以為只要擁有某個啥神秘學

說,或者是依附在某個黑暗神祕集團裡面,就能彰顯且證明你自己的價值;然而,那些虛妄

知見只是一場騙局罷了。若你無意看清真實真相之因,它們與你就會繼續搞出更多的騙局。





................................................................................

@7.


「在教導你聖殿騎士團的秘密之前,我得知道你的身體素質在哪裡。
我向門格勒租借了十位年輕的菁英納粹徒子徒孫。他們不便宜呢,你好好感謝我吧!
他們接下來將使用你的身體,直到精盡人亡彈盡援絕為止,嘻嘻。
如果你的資質優秀,讓男人插進去立刻就腿軟的那種,應該五、六個小時就可以結束,
如果資質平庸,那你可能麻煩大了。」
  
「在那張檢查椅上使出你的渾身解數吧!
我不敢保證你會發生什麼事,我只能保證你能活著出去。」





21.《風雲海的回應》:在幻境的遊戲裡面,肯定就會幻化為「資質優秀」與「資質平庸」

兩種人,這在任何領域裡面都會以這樣來分化與對立的。所以,若你無法分辨得出啥是真相

與幻相之差異,你就得在幻境裡面深受其苦。只要稍有個風吹草動,就能把你搖晃得厲害。





22.你只是再次看見,那些軟弱無能者,那些卑微渺小者,它們只能運用一具身體的疼痛,

或恐懼,或匱乏,來恐嚇你。然而,你覺得它們的日子,過得一定比你更加舒心舒活嗎?那

你就想錯了!那些以黑暗之念來「欺負人、侮辱人、恐嚇人、攻擊人、傷害人、玩耍人、作

賤人」它們沒有一個人,或沒有一個心靈是能過得心安理得的。它們其實過得比你還要痛苦

,這是你必須去看見的;否則你就無法讓自己從中解綁出來。





23.你只是看見,它並不可怕,那些搞神祕的黑暗集團也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你自己無法

看清那是你自己的黑暗投射,因為你一直相信黑暗勢力的存在,能把你高舉起來。可怕的是

,你自己無法肯定「你是誰」絕對不是你自己說得算,也絕對不是它們說得算。以及,上主

可從來不搞神祕的,上主除了會對你給出祂自己之外,祂無法給出黑暗。





................................................................................





PS.2017.9.9,這是關注喜菡第469天。
以上文字是回應,在喜菡小說版區,原文小說的閱讀筆記:
【永遠的冬天】《第3章‧納粹餘孽》
viewtopic.php?f=2&t=77586


《喜菡文學網》→《散文版區》:viewforum.php?f=3

#永遠的冬天閱讀筆記
http://smart88798879.blogspot.tw/search ... 6%E8%A8%98


#永遠的冬天閱讀筆記,小說:#永遠的冬天

#陰謀論,#含BL性描寫,#BL,#耽美,#18禁,作者:#墟女

#風雲海的文字表演,#喜菡文學網





喜菡文學網:http://forum.pon99.net

FB/+喜菡文學網:https://www.facebook.com/pon99

喜菡文學網,電子書城:http://www.pubu.com.tw/store/xihan





  首先,謝謝風雲海大給出這麼豐富的筆記,很值得一讀。我真是想都想不到上來貼文能得到這麼大的收穫>v<。為了不讓原作者從草叢中跳出來解釋一堆意思,反而干擾大家各自的體會,只能先表示感謝並簡單地作一些回應。

  在二戰之後,熱戰雖結束了,但是各國的角力仍繼續著,這部份的歷史詮釋略過不表。第三章最末尾由隱藏轉為獻出真身的聲音,是史考列特。這個傢伙在角色塑造上,並不是個好傢伙,所以他是不可被信任的說話者;他會給出表面上大致事實為真,但是細思起來充滿了他個人惡質趣味,因此也一定程度扭曲了真實的話。

  這份微妙的「扭曲」蔓延到下至看萬物上至看神的眼光,然而這是不會在小說中講明的。講明了我這作者就太霸道,無法引發讀者的體悟了。

  第三章的此處還在故事前期,我們已大略地知道瓦洛加的設定,知道他自認為身上有汙穢的枷鎖,然而他的想法仍有諸多不自然之處,甚至可悲之處,一部份是因為觀眾此時還不太理解那種枷鎖的性質。在接下來的章節中會一步步闡述關於心智控制,並試著借題發揮關於人性的議題。在此時感覺他的心態異樣,是很正常的。但是風雲海大能夠抓住其間的縫隙並且讀出一番對心靈的觀點,實屬不易。

  然而對於正邪、心靈甚至宗教觀,既然史考列特與破碎的主角都是不可信任的,沾染個人執念的說話者--畢竟角色就像活人,但凡說話,都會試圖染色聽話的人,另一個角色也好,讀者也好,他們會試圖說服你,壞一點的歹人還會想洗腦你;好角色就不會如此傲慢我執重,但是也有他們各自的魔障,曲曲折折地透漏出來--是否有其他的觀點、與風雲海大類似的觀點,或者其他染色,在小說未來中出現呢?會有的,但是怕劇透,小的先告退啦。

  我非常歡迎並且喜歡這樣的交流,我也承認我在變相安利後面的章節(笑

  對了,永遠的冬天這個坑我有做一個官方網站,請大家閒時上來玩玩^^

  The Winter Hymn
  圖檔





。。。。。。。。。。。。。。。。。。。。。。。。。。。。。。。。。。。。。。。。
。。。。。。。。。。。。。。。。。。。。。。。。。。。。。。。。。。。。。。。。
。。。。。。。。。。。。。。。。。。。。。。。。。。。。。。。。。。。。。。。。
。。。。。。。。。。。。。。。。。。。。。。。。。。。。。。。。。。。。。。。。
。。。。。。。。。。。。。。。。。。。。。。。。。。。。。。。。。。。。。。。。





天啊!墟女,喜悅平安喔!

自己也從來沒想過,墟女會在我的閱讀筆記來回應些隻字片語。

哈................,真的很喜悅!

非常感謝你回應了如此多的文字,風雲海很喜悅!

對於,你的作品,我一眼就喜愛上了,還不是進入閱讀之後,

而是瞧見那「第22篇章」那整體的氛圍,以及「第一篇章」對於你的簡介。

是的,就是這樣,且很肯定地相信,〈嗯,風雲海的直覺有時候真的超厲害的!〉

我能藉由「你的作品」來表達我想論述的奇蹟思維的那個部分。

尤其是黑暗陰謀的面向,之有關國家機密與神秘特務,以及描寫BL的那個部分。





所以,墟女,你還是以你自己的理念架構,

去寫出〈瓦若加〉與〈刻里莫夫〉的角色,以及整體的路線走向的鋪成。

切記,你千萬別受我的「閱讀筆記」所影響,因為,我只是以自己所選擇的視角。

而每個人,當然都是以自己的視角來閱讀的,且也只能是如此才能閱讀啊!

最重要的是,在寫下閱讀筆記時,自己真的寫得很樂很享受。

於是,是「你的作品」幫助了我,且其實我一點兒也不覺得那些黑暗的面向之小說故事,

是能黑暗得了風雲海的閱讀筆記。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