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屎藤的故事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馮瑀珊麻吉

          『雞屎藤的故事』

  在大自然中,因為生長環境不錯,許多植物生存妃常容易。不知打從哪天開始?我家屋後的竹籬笆下突然冒出一棵新芽。離開大自然許久,一時之間竟然罔記它的身份是啥麼?一週過去之後,它的新芽已生長尺許,並自莖上冒出小凸點,還生出數片嫩葉再微風中招搖。它的葉片有點眼熟,但還是無法確切的說出它的名堂。這時候我用慣常的辨識方法,摘下它的葉片揉碎聞其味道。

  一陣刺鼻之腥臭味,終於讓我知道,它就是令人一聞難忘的雞屎藤了。由於它的腥臭刺鼻,所以,我趕緊丟棄手中之餘葉殘渣,並走到水龍頭處開水洗手。鷄屎藤就是這般令人討厭,一旦讓它的汁液沾著,要洗去他的腥臭很不容易咧。這株鷄屎藤生長得很個性,它的主根深入籬笆底,穿透一只塑膠袋,然後再擠過一組,緊併一起的竹竿縫隙。昂然探出它的嫩莖,繼續不斷的沿著竹籬往上爬。

  爬呀爬的,不久它的身子已纏繞竹籬厚厚一片啦。僅只欣賞它這份堅強的生命力,足夠讓您心甘情願的爲它拍手喝采。在記憶裏,剛開始它的成長速度並不快。然而兩三週過去,遇上一陣雨水之滋後,它立刻飆芽拔莖展葉延伸,迅速的攀沿竹籬笆而上,不消幾天它的捲莖已經佈滿籬笆,綠綠衝眼觀之心境清爽矣。村人都很討厭雞屎藤,人人路經它身旁必然掩鼻而過。

  唯獨我家的老祖母,竟然將鷄屎藤視為寶貝。它的藥效十分神奇,有人頭上長瘡紅腫肉痛,只需摘幾片葉子,將之搗碎後敷於患處。晚上敷用,翌日起床患處收水,輕輕揭去葉渣,再頑劣之腫痛便消失無蹤了。那年頭台灣剛光復不久,遍地小孩營養不良面黃肌瘦。個個幾乎不是頭生膿瘡,就是手臂腿肚生長爛疤。老祖母勸大家採鷄屎藤治患,許多孩子因它而脫離苦海。

  因是之故,個個家長對老祖母莫不心懷感激尊敬有加。么叔在海南島當軍伕,戰爭結束之後,跟著運兵船從海南島經香港返回台灣。么叔在行伍中感染到香港腳,每天喜歡用手指在腳趾縫內搓揉,然後拿到鼻子前嗅聞噁心極了。儘管祖母常罵他髒鬼,但他一點也不在乎,一有空閒他就樂此不疲。這天上屋的文秀伯來家裏串門子,么叔又在長板凳上搓聞他的香港腳。

  香港腳特有之臭味,隨風飄揚於堂屋裡面。文秀伯聞到之後,皺起眉頭問誰在搓香港腳?么叔自房內走出高喊是他。文秀伯搖搖頭坐在太師椅上,慢條斯理的點燃自己的旱煙斗。然後他告訴么叔說,用鷄屎藤搗碎取汁塗於患處,很快的就可見到效果。么叔半信半疑的叫我去崩崖旁割些鷄屎藤回來,放入小石臼內搗碎取渣給他敷患處。我心不甘情不願的前去摘,以便早點交差好去找朋友玩耍。

  走到崖邊看到一大片鷄屎藤,我立即蹲身拉長手臂去摘。越摘臭味越濃,於是不管三七廿一,抓幾根粗藤回身就跑回家覆命。么叔按照文秀伯所教方法,將藤葉連莖放入小石臼內搗爛。每天三回汁乾即換新藥,三四天左右奇蹟出現,他的香港腳豁然而癒從此不再復發。藥到病除多麼快樂,可是么叔却埋怨嘆氣說,他少了一個娛樂項目很不習慣。

  鷄屎騰除了上述的效用之外,北部許多家庭主婦摘其葉子,浸泡水中讓其葉肉腐爛,刷掉葉肉留下綠色柔軟的纖維,再摻入粿糰內揉製成草仔粿。草仔粿味道清馨可口,它是民俗三日節祭神最好的供品。我家屋後那片鷄屎藤春天開花,它的花朵紫心白瓣,因為釋放出一種腥味,所以引來封峰蝶知穿梭。它的葉托之萼硬,長相很像半面之算盤子,因此許多村童稱呼它叫算盤子花。

  孩提時代我們常玩家家酒遊戲,經常會摘許多雞屎藤花,用針線貫穿成長串,用來編項鍊或王冠當童玩。它的花朵顏色很像牽牛花色,清新悅目百看不厭。今日故鄉已經過度開發,水泥叢林入侵殘害許多原生植物之成長。眼下回去故鄉逗留,想要找棵鷄屎藤讓孫兒認識頗不容易,所以,籬笆下的那棵鷄屎藤被我當成寶貝,我在心中暗自起誓:「一定要好好保護它!」 【完】
小時候,長輩們都會帶著我們至田埂間或者到山林間尋找許多多的青草,雞屎藤也是常去摘取的難得好物,它的功能不少,只是現在要找尋這些青草,似乎越來越少。

祝福慕松好友新春愉快。
[quote="麻吉"]小時候,長輩們都會帶著我們至田埂間或者到山林間尋找許多多的青草,雞屎藤也是常去摘取的難得好物,它的功能不少,只是現在要找尋這些青草,似乎越來越少。

祝福慕松好友新春愉快。[/quote]



RE:麻吉好友早安吉祥!~
謝謝閱覽文章~
現在一些藥草園裡或更深之郊野還可見到它~
春節愉快~
閡家平安順心!~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