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煙

版主: 林宇軒謝予騰跳舞鯨魚麻吉林思彤ocoh

在某個深夜,天空呈現出沉暗的混沌,就像至今人生中巨大而陰雲密佈,無法輕易向外人道的混亂,深夜睡不著的旅人獨行於無光的巷弄,與耳畔響起的竊竊私語進行爭吵般的交談。大部分的張揚句子是提問,然答案是永恆漂浮的無重力黑洞,漫長,在自我狹窄的腦殼裡毫無秩序彼此傾軋。



夢遊間,意識不清的旅人被遠處微微發光的招牌字體吸入了一間深藍色店面內長長的走廊。觸目都是黑的,每走幾步,她的目光就會被身側玻璃箱裡各種無聲展示著的舊物吸引,交互投射、靜靜的燈光流溢在彷彿毫無關連、一排一排彷彿睡著般的物體上。



她屈身看一個盛著滿滿灰燼的小玻璃瓶,鼻腔間不自覺湧入了煙霧,那是賣火柴的小女孩點燃了一支又一支,被雪霧埋進土裡的味道。未能真正燃燒的焰火輕輕撓抓她的靈魂,催生了體內的癢,她俯視自己,居然到處都爬滿了細細紅紫有如蛇紋的斑點。



「好髒啊!」旅人說。



瀰漫空中的骯髒灰塵,永遠洗不淨的腐敗,開始碎裂的牆壁溶解成一片煙霧,旅人手上的皮膚皺裂、混合異臭的血膿滲出白色的手套(無法治癒而粗糙的手),凝結在下水道深處的頭髮團塊有如新娘走過的鮮紅地毯,爬出惡臭的,女人體內壞死的惡菌,一片靜寂中爆出了嬰兒的哭聲。



旅人想擦乾淨眼前的骯髒玻璃,火光卻蔓延了整座房子,火是光亮,一切殘存的夢想,誕出生命與疼痛,一寸一寸消失的灰燼,徘徊在空氣令人憐恤地發出剝剝的聲音。灰燼是廢墟,也是下一段生命的滋養,無止無息地繁衍重生。



她的童年曾經充滿了教堂風琴的和弦韻律。那是一座天光降落,沐浴在橙黃陽光下的老舊祭壇,懺悔室窗口浮雕著聖經故事的紋絡,一生裡最好的時候,無病無痛,只有夜驚與小小的惡夢,深夜裡,停駐枝枒的貓頭鷹發出兀兀的長嚎響徹天空。直到所有小小的幸福一點一滴失去,終於把身體的資本揮霍得近乎所有。首先是無端夜行,身軀停留在陽台與屋簷之間鐵柵欄的縫隙,再來就聽見不知名的聲音,有男有女,指引自己開啟那座房間的小小暗箱。每格裡面出現一個小人,又跳又唱搶著表明才是真正的自己,而那座密室裡的浮雕十字架東倒西歪地浮出地面,仰視天際的羊群、快速流動的暗雲以及飄動的白色亞麻帳幕,排練著,用簡化的文字化塑成輕飄飄的微小塵埃。

原來只是一瓶子的灰燼,每一棱角,每一吋陰影都剔透分明。旅人吹氣,手指慢慢拂開玻璃上的渾濁,慵懶的音樂從長廊的另一端流洩過來,有如深藍海面魚群影影綽綽的身形。起初什麼都不懂,也不識得這個世界,僅僅閉著眼睛憑直覺前行。甚至倚靠嗅覺,於是她從很久很久的夢裡醒來了,而且尚未記下那慾望與知覺的餘溫(就如同她柔軟年輕,飽含笑聲的頭髮),就幾乎因時間徹底遺忘。

最後旅人終於走進深藍色咖啡館的吧台,對著撲面而來,濃郁漫騰煙霧裡的人道:「請你給我一杯咖啡吧。」
他在那永存的時間裡
夢回彼岸
緩慢的
未成廢墟地流動
與老朽此身同時存在
在倒數計時之間

無暇
真摯
凝結成透深的立柱
在時間的淘洗之後


---
夢裡我還年輕,留在尚未醒來的時候,我在夢裡跪在沙地上,傾盡全力寫一首詩,可是醒來時,那些詩句只剩一個模糊的字。
以人生描繪煙
世界在微塵中被吹起
又靜靜落下

問好
跳舞鯨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