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尋神記:編織者

版主: 林宇軒謝予騰跳舞鯨魚麻吉林思彤ocoh

  比起內容,他記得施行魔法之前,得先將發音弄清楚,然後是咬字、停頓,還有每個語音的揚起和低落。

  「在此之前,你必需要先認清楚你想施行的儀式的本質。」塔揚站在玻璃窗前,半張臉都陷落在陰影裡,「你必需用你的眼睛看清楚。」

  每個步驟都是有前提的,前提之前還有更多的前提。好在將這些都搞明白以後,就沒有太多迂迴或者複雜的東西。

  塔揚稱他是天生的巫師,可是塔揚同樣也並不曉得穆圖的天賦是一種詛咒。如果這些後天成為巫師的人見到的是一朵嬌豔的玫瑰,那麼在他眼裡必然成為別的東西──譬如腐朽而散發惡臭的泥濘。所以他從穆塔那裡訂製了一副無度數的眼鏡,好讓眼睛看的「不那麼清楚」。諷刺的是,他在如此厭惡這些從科學衍生出來的偽物時,卻不得不承認自己也受益於它們,就像他對魔法豐沛卻又貧乏的愛,結果總是獲得多於失去。

  他於是像個孩子一樣操弄慾望,操弄一切他想操弄的東西,把原本就混濁的水攪的更濁。無論是搬弄、重組那些如同兒戲般充滿漏洞的語言也好,還是將那可笑、多餘的儀式撕成碎片,對他而言都像是呼吸一樣容易。看著那些自視甚高的巫師氣急敗壞的樣子,是他為數不多的樂趣。

  塔揚對此是縱容的,因為從某部分來說,他確實在破解了儀軌的同時,又將其修正的無比完美。這對熱衷魔法的人而言,並不是件壞事,畢竟那些為了隱去秘密的先哲並不會善待無知者──而總有些人自以為可以駕馭這些古老的知識,既愚蠢又不自知的在徹底瞭解之前,先讓自己成為了塔邊堆積的灰燼。

  魔法是什麼樣的,如果穆圖說自己不懂,那肯定是騙人的。畢竟沒有誰能比他更清楚的看見魔法本身。塔揚曾經問他,他看見的世界是什麼樣的。穆圖的回答是──網,而他稱自己為編織者及黑暗的使徒。

  他將自己劃分進黑暗的舉動,曾經引起塔揚的不滿,他說:「你為什麼不肯承認自己站在光裡?」

  穆圖看向他的目光有一瞬間無法對焦,塔揚不知道他看見的是什麼,可他的眼睛很快的就在鏡片後面明晰,「因為我只是個編織者,塔揚。而我寧願親吻它的腳趾,勝過在光裡腐敗。」

  這是一句奇怪的話,卻在一瞬間讓塔揚覺得穆圖才是那個活的比他久的人。幾百年後,當塔揚再次想起這段對話時,才明白穆圖所謂的「在光裡腐敗」是怎麼一回事,黑暗又是怎麼一回事。

  魔法早已是隨著時間衰敗之物,追其根本並不是科技這般偽物使它衰亡,而是與它歷史同長的人心在腐朽這樣精巧、繁複的技藝。偉大的預言者渡鴉在離去前做的最後一次唱頌裡,有那麼一句詞是這樣唱的:它將在火裡泯滅,銜著死亡而來。

  所有塔裡的巫師都在議論紛紛,畢竟渡鴉的預言從來沒有失準。在那次冬天的廢塔會議當中,穆圖是唯一一個沒有參與的人。於是有越來越多的聲音指稱他就是渡鴉詩歌裡的「死亡」,將讓古老的魔法之塔頹圮,使萬物湮滅再無生機。

  縱使塔揚已經是整個魔法裡最靠近核心的人物之一,也無法阻止河水暴漲衝毀堤岸的態勢,彼時他才像是個旁觀者般,見證到人生裡唯一的惡是如何滋養成形的。

  計畫殺死穆圖的那天,天空正飄著雪,而土地尚未被銀白覆蓋。眾人到達東塔最頂層的房間時,太陽才剛要升起,而月亮尚未落下。塔揚作為穆圖的導師和養育者,被允許旁觀穆圖的審判,可作為伊始和終結,他必須要親自打開穆圖所在的房門,以便完成所有儀式。

  門很輕鬆的被打開,甚至沒有上鎖。穆圖就站在門的底端,眼鏡被擱在窗邊,塔揚看著他,在背光的陰影裡,他甚至都還不能確定穆圖是不是看見了自己,就看到穆圖抬頭,在一瞬間被某物吞嚥、肢解──這對在場的人,尤其是塔揚而言並不陌生,因為這意味著與精靈交涉失敗的結果。

  他們沒有任何一個人看到那個將穆圖撕碎的東西是什麼,卻不妨礙他們在此稍作停留,觀看房間裡盛開的無比艷麗的血花,因為在場的眾人都深諳與精靈交涉的法則。一場審判就這樣無疾而終,塔揚站在中心,聽到有人嘆息、有人哂笑,卻沒有一個人為穆圖的死感到悲傷。

  眾人離開時,戈查是最後一個離開的。離開前他回頭看了一眼塔揚,忍不住嘆了口氣,將房門帶上。彼時,塔揚仍站在那朵血花旁出神,像不明白穆圖這樣精通魔法、交涉的人,怎麼會在一瞬間連點渣漬都沒留下。

  正當他沉浸在思緒當中時,空氣中忽然飄起了微光,撕碎的肉塊重新出現在空氣當中聚集、重組,連同噴濺出的血液一併回溯,彷如時光倒流。穆圖仍舊維持著相同的姿勢站在窗前,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塔揚,」穆圖抬頭便看到了塔揚。伸手摸了擱在窗邊的眼鏡戴上,撢去額前碎髮上的血珠,他沒有跟塔揚解釋自己為什麼會回來,只是忽地哼起了渡鴉歌頌中,誰都不記得的那段詞,「他編起網,修復隕落的夢。他親吻的它的足,使技藝自古老復生。它是黑暗,自血華歸來。它將被吞噬,成為無名,使阿伊德的星火不朽。」

  太陽已經高掛天頂,光從塔的窗戶透進,照亮了穆圖的臉,有那麼一瞬間塔揚好像起了什麼,但很快的那個碎片就隨著穆圖的一聲叫喚消失在他的腦海裡。他看著穆圖的臉出神,過了半刻才走上前去摸了摸他的臉,從手底傳來的溫熱觸感就和平時沒什麼不同。

  「你又在和它交涉嗎?」

  「『又』?」穆圖看著他眨了眨眼,彼時塔揚才注意到自己說話的口吻像是早就知道穆圖在做什麼似的,可他自己卻沒有半點印象。

  實際上,塔揚確實親眼見證了很多次穆圖被某物吞嚥、撕碎、復生的畫面,為了避免塔揚從根本崩壞,他數次修改了他的記憶。畢竟穆圖早已經經歷過數萬,或者數億次,遠比天地生成又崩毀的次數和年歲加起來還要多的「死亡」。但對普通的巫師──如塔揚而言,這種見證只會從根本毀壞巫師本身。

  他曾經讓一個見過這個秘密的巫師留存著當時的記憶,然而那個巫師過沒多久就瘋了,並在後來與精靈的一次交涉中失敗後被吞食。從此只要他被「食盡」,就必然將所有人的記憶進行重置。

  「『塔揚』,」他看著他的眼睛,哼起渡鴉最被熟知的那段頌詞,「它將在火裡泯滅,銜著死亡而來。」

  塔揚的眼神有一瞬間變得迷茫,跟著重複了他唱的那段頌詞:「它將在火裡泯滅,銜著死亡而來。」

  穆圖於是對他說,回去吧。塔揚旋即轉身走出房門,循著樓梯向下,並將這段歌一路哼唱,直到所有人都聽到了這段遺忘之詞,方才休止,像往常一樣走進研究室裡繼續昨天沒做完的研究。

  「後悔嗎?」渡鴉「劈啪」的從火中出現,拍了幾下翅膀便飛到他的肩膀上停棲。穆圖看了牠一眼,隨手替他撢去尾巴上殘餘的星火,轉身便在窗台上坐下,看著下方雲霧繚繞的無盡之森。

  他編起網,修復隕落的夢。
  他親吻的它的足,使技藝自古老復生。
  它是黑暗,自血華歸來。
  它將被吞噬,成為無名,使阿伊德的星火不朽。

  無端的又哼了這幾段頌詞,穆圖不知怎地就想到戈查和塔揚說過的幾句話。戈查說,每個巫師的誕生,祝福與詛咒是並存的。可顯然在他身上,詛咒的成份比祝福多一些,自從阿伊德因為一個無聊的打賭親吻他的額頭伊始,他就必須以燃燒自身來為他添柴生火。

  可阿伊德也給了他另外一條路,他說:「如果有一天你厭倦了這點星火,那麼就讓它回歸自身的命運吧。」

  火總有一天會熄滅的,只是穆圖現在仍舊在無盡中編織著那些繁複卻又單純的言語文字,像他數次不厭其煩的親吻阿伊德的足,使愛與恨像詛咒與祝福。
寓言著生命的魔法
譬喻著人世間的矛盾
表達故事完整
對話凸顯文章其文學性

問好
跳舞鯨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