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台北不太冷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麻吉馮瑀珊ocoh

  「陳芳瑜小姐,這邊請。」人資的艾琳親切地叫喚著她的名子,她仰起頭來眨了眨眼睛,發覺來面試的人都已經離去。她是最後一個,比起緊張,煩惱如何讓已經面試過這麼多人的主管感興趣,才是更加困難的問題。
  「你們最近都有這麼多人來面試嗎?」陳芳瑜向艾琳問道。
  「因為公司業務增加,所以一直都有再招募人才。」艾琳熟練地說道,她看起來很年輕,可能與她相近,但相比之下陳芳瑜就顯得青澀很多。那對陳芳瑜而言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就像是他人經常所說,有出過社會與沒出過社會是不相同的。
緩步到會議室前可以看到旁邊數百人的辦公室,夜已深比起剛近來時人數約少了一半,走動的人變少了,彼此溝通的聲音似乎變大了些。再往更遠處看,可以從辦公室的落地窗眺望台北101以及起伏的山巒,可是辦公室內很少有很會看向窗外,他們看著的是另一扇窗,擺在他們桌子上發亮的螢幕。
  在信義區的商辦大樓看到這樣的場景,彷彿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對於陳芳瑜來說還是有一點小小的不同。可能是因為高度的差異,又或是辦公室內擺設布置的緣故,她也曾去過一些昏暗的小公司,或是連窗戶都幾乎沒有的工作室。與其相比這裡的員工就像是可以照射到溫暖陽光的植物般,被公司給予成長的期望。
  若要從中找到自己的定位可能很難,不論是從這數百人之中,或是不同類型的公司裡。至少包含陳芳瑜自己在內的朋友,對公司的期望多半都是,更多的薪資、固定的上班時間、不需要被公司約束、能夠擁有多一點自己的空間。這就好像是一種夢幻的遐想,就好比與一個男生交往後,希望對方給予的更多,但又不要多過於自己理想的狀態,有時候就算不用很常見面也沒關係,只要保持著聯繫,在想見到對方的時候能見到就好。
  但很多時候都是因為這樣天真的想法,才更容易導致問題的發生,又或是想要維持著現狀,讓自己保持安靜無聲,就可以漠視掉一切呢?
  陳芳瑜轉動著雙眼,她的視線回到自己腳尖前的位置,她發現艾琳已經停下來了。她們注視著彼此,艾琳對她露出微笑,她的手已經放在會議室的門把手上。
  「加油。」她輕聲說道。
  陳芳瑜深吸了一口氣,她的腦子裡亂糟糟的,本以為不去想之後面是要講的內容就會輕鬆些,但這反而使得她一下子抓不著頭緒。她向她點了點頭,像是吃力與無助的,不論經過幾次的面試,在踏進會議室的瞬間,都沉重的讓人想要轉身就跑。
為什麼必須要去面對呢?
  在陳芳瑜的心裡冒出了這樣的疑問,就像過去無數次這個問題都會出現,又彷彿這問題最原始的樣子。
我是為了什麼而活著的呢?
帶著這樣的疑問,她緩步的走進會議室內。

  「您好,陳小姐嗎?請坐。」先說話的是在會議室中間的男子,他看上去有點像是她的父親,外型微胖戴著厚重的眼鏡,那不是一種親近的感覺,而像是一種陌生的疏離感。由其是近幾年這種感覺越加的明顯,有很多次在陳芳瑜必須要做出選擇,讓家人得到認同時,她都會這樣與父親隔著一張桌子而坐。吃力而笨拙的表現出自己的想法,雖然父親最後都會認同她,但他很少透露出內心真實的意見。有時候他會無奈的嘆氣,從母親的意見上轉移自己的想法,注視著桌面以及陳芳瑜自身難以理解與達到的地方。用一句話來表現,那就像是投射出一種女兒已經不是我能控制,她終會離我遠去的警訊,以及一種難以言語的惆悵。
  坐在男子右邊的女性露著微笑,她有著一種不凡的氣質,就像遇到什麼問題都能迎刃而解般。她讓陳芳瑜想起她大學的其中一位老師,她到現在還是有點害怕,因為那個老師總會拋出許多關於人生的問題,讓你想辦法的從中去思考出一個答案。所以很少會有學生喜歡上她的課,要思考未來是容易的,可是當問題出現在你眼前,強迫著你要去解決,那又是一回事了。雖然陳芳瑜與其他學生到現在都還會與這個老師聯繫,但比起尋求一個方向,不如說是得到一種慰藉。
  而坐在男子左邊的女性就不是那麼好形容,她從一開始就低著頭處理手邊的資料,翻閱紙張的聲音迴盪在狹窄的空間裡,變得刺耳與尖銳。她讓陳芳瑜想起的是有一些帶著負面想法的人,他們是一種很特別的存在,他們多數希望得到別人的關心與注意,有時也會假裝自己是一個病人一樣,具體而言就像是一個黑洞,不論你給他們什麼建議或幫助,最後都會被吞噬的無痕。更別說是一不小心連自己都會被吸入其中,所以當這些人多起來的時候,那就像是一場巨大的災難。
  「你們好,我是陳芳瑜,你們也可以稱我為愛麗絲。」陳芳瑜對三人露出微笑,她想要藉此展現出一點自信,又或是從這場無聲的辯論中,得到一個比較好的開始。但這並沒有奏效,男子點了點頭,他平穩的說道:「妳好,我是大衛,妳的資料我們已經先看過了,我會先從幾個簡單的問題發問。可以請妳先介紹一下妳之前在飯店廚房的工作嗎?」
  「好的,關於這份工作我主要是負責協助廚房內實習生的管理、基本食材的前置作業、以及處理各種臨時突發的狀況。」陳芳瑜熟練地說著她早已經熟記的內容,其實這份工作對她而言並非特別的愉快,當中有許多的挫折。如果不是因為跟前男友的分手,跟家人的賭氣,在學校裡被人看不起等原因,她也不會想要透過這份工作來證明自己,並沒有他人眼中看起來的那樣弱小。
  「妳好,我也正好叫愛麗絲,妳覺得在這份工作中最困難的地方在哪裡,妳又是如何解決的,以及妳為何會想選擇這樣的工作。」愛麗絲笑著說道,陳芳瑜自己也對這個問題相當熟悉,每次只要討論到這份工作時,都不免要去解決一些他人的刻板印象。
  「我覺得溝通上是比較困難的,我通常會趁著有空的時間或下班去請教師傅怎麼做,或是有機會就觀察其他人的做法以及跟我身邊的同事討論。我只是想要做一些嘗試與挑戰,以及了解廚房內部實際的工作內容。」
或許實際上來說,對陳芳瑜而言找到共通的語言及話題是比較困難的,在廚房中她就只是一個瘦小、沒有社會經驗、也無法抽菸或私底下一起喝酒的女性,如果她沒有什麼實際行動,大部份的工作都會被其他的同事給吸收掉,她可以享有一些比較輕鬆的工作。
  更不用說如果帶著自己的想法,去看待師傅經常會聊起的關於賭博、嫖妓、玩樂等話題,那麼也就很難去理解他們自身的辛苦與付出。不過就算要陳芳瑜自己去想,也很難思考一個每天從早到晚工作,沒有什麼實質的放假,在這樣長時間之後會剩下什麼。
  至少她覺得自己肯定無法像師傅們一樣,每天從容的面對。她只覺得每一天光躺在床上能睡著就是件相當奢侈的事情,更不用說全身的肌肉痠痛,以及廚房內的高溫吵雜。如果只是從一個旁觀者的角度,要去做任何的評論或是提出自己的看法,恐怕是很難實際明白及體會。就像反過來從師傅的角度來看,他們也不會覺得陳家瑜,或其他與她同年的實習生有什麼了不起的地方,且要與過去相比,他們不但吃不了苦,也很難讓他們去做些什麼。
  在這樣的環境下,適者生存彷彿變成一種很基本的事情,在陳芳瑜工作的那段時間裡,也看過不少工作不到幾天,看似沒什麼狀況,卻沒有再來的人。也有得她覺得很有潛力、做事也很受到師傅的肯定,但私底下也經常會找她抱怨,不論勸說多久,都未能使他留下。
  在這樣的環境中久了,也會自然的產生一些默契,與得到他人在工作上對自己的認同。除了師傅比較願意傳授一些技巧外,工作上也會輕鬆許多,有時候也會聽他們半開玩笑的說起自己的事情,從而去窺視到背負在他們身上無形的壓力。
  「妳覺得在工作上妳是個強勢的人嗎?」話語打破會議室內寧靜,她只是冰冷的說道,保持著從開始就低著頭的身姿,筆尖再紙上飛快的挪動,就像在整個房間裡唯一自由且不受控制的角色。
  「不,我不覺得自己是一個強勢的人。」陳芳瑜說道,她想試著從視線能觸及到的地方捕捉她的名子,但相比其餘兩位主管,她就像是刻意隱藏自己的身分,又或是他們早就溝通好一樣。
  「我知道了。」大衛平穩的說道,「那麼講一下妳之後去日本的工作吧。」
  陳芳瑜想起這份工作要去日本時,父親並沒有多問,好像早已經習以為常,毫不意外般。反到是母親與他兩人經常會在她熟睡或不在時爭執,從某一方面來說,比起女兒的離開,受夠當母親的發言人,過著時不時就會被指手畫腳的父親,那一陣子顯得格外得安靜。就連最後到機場送行的時候,他也沒有多說或多問些什麼,那是她第一次深刻的感受到父親老了,以及廚房裡那些師傅偶而談起自己兒女時,臉上複雜表情所代表的涵意。
  「我是在日本北海道一家溫泉旅館工作,主要負責客人用餐時的接待,以及幫忙外國旅客的翻譯,與其相關的。」陳芳瑜緩慢的說道。那是在北海道的洞爺湖,天氣好時可以遠眺遠處的羊蹄山,看上去很像日本的富士山。那間有點歷史又充滿著修補痕跡的老舊溫泉旅館,與其他高級的飯店不同,它就想要做些抵抗似的,在時代與人們需求的轉變下,還有著日本人特有個性之中,那頑強的特質。
  「妳為什麼選擇去日本工作,妳覺得這份工作跟在台灣工作有什麼不同,在這份工作中妳是怎麼跟日本人溝通與工作的。」愛麗絲飛快地拋出問題。
  嚴格來說在這件事情上,陳芳瑜自己沒有太多的計畫,那時正好是要畢業,許多人都已經決定好方向,而她並沒有做好相關的準備,不論是升學還是就業。去外地工作只是延長面對問題的時間,且勉強合理地可以讓自己出國。不選澳洲因為已經有一些同學選過,會有一種盲目的感覺,也不選擇歐洲,因為經濟與消費的關係,最後就選擇了日本。
  「我想要做一些不同的嘗試。日本工作會很要求細節,以及個人對工作的態度與管裡,在許多方面也跟台灣不太相同。我覺得觀察跟理解對方的需求,是比較優先的考量,了解問題後才能夠有效的處理。」
  對於已經習慣廚房高壓環境,本身也有不少打工經驗的陳芳瑜來說,在日本的工作實質上差異並不會太大,但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就讓她覺得彷彿缺少些什麼。有時她踏入白雪所覆蓋的街道,傾聽著踩踏雪時發出的細微聲響,她知道自己並不屬於那裡,在那裡她幾乎一無所有,她深切的想要回去,可卻又不想要面對現實與未來的重量。
  「妳覺得這些工作經驗在未來,妳有機會進到我們公司,妳覺得可以帶來什麼幫助呢?」愛麗絲問道。
  「我可以帶領團隊達成公司的期望,也不怕面對困難與挑戰。」陳芳瑜說道,這些回答就如同她在其他面試中一樣,並沒有太大的不同。當然實際上來說他一點都不覺得自己真的有能力做到,要是遇到過大的壓力,她可能也會選擇逃避。
  「妳覺得怎麼樣的個性與特質可以讓妳擔任這份工作呢?」她問道,此時她已經將手邊的資料都整理好,並分成數捆在依序地做上記號。
  「我想耐心是我可以擔任這份工作的特質。」陳芳瑜覺得自己回答的有些吃力。
  「好的。」大衛點了點頭,他說這句話的同時也停頓數秒,就像是想確認其他兩個人還有沒有想問的問題,「關於工作的部分就討論到這邊,接著我們想要討論的是關於你興趣的部分。」當大衛說完的時候,陳芳瑜似乎感覺到會議室內的氣氛有了些改變,在這壓抑與沉悶的空間裡,就像是有什麼要冒出來似的。

  放在會議桌上的是一本深藍色的作品集,但其實只是陳芳瑜自己沒事拍照所累積下來的,所以本身並沒有一個方向與主題,她也不知道該給這本作品集取什麼名子才好。在裡面的每張照片都會有一些編寫出來的故事,有的過於夢幻與超越現實。在陳芳瑜過去經歷的面試中,會實際投遞這份作品集的機會並不多,就算投了會拿出來討論,或對此感興趣的,通常也只是草草帶過。
  四人都看著那本作品,彷彿在思考著什麼,期間除了陳芳瑜外,三人都有拿起來再次翻閱,他們好像想從中找出一個具體的話題,卻又像是面對著一本未知,常人所難以理解的事物。那遠比剛才面試的過程還要困難,陳芳瑜自己也開始想著如果就這樣停止,一切就這樣結束,那或許也是不錯的。
  「你喜歡攝影嗎?」大衛指著那本作品集問道。
  「嗯,嗯。」陳芳瑜點了點頭,她顯得有些心虛,甚至有些缺氧般的暈眩。
  其實會讓她累積這樣拍照興趣的主角也在這個作品集裡,他是有些奇怪的男孩,至少在班上這個群體裡,他表現的並不正常。當別人都在玩樂的時候,他總是在做著自己的事情,當同學們都處在一種積極逃避現實時,他好像有著一個穩定而可以到達的地方。所以他成為了同學宣洩的一種出口,又或是抵抗現實的一種容易的手段,彷彿在每一個欺負他的人心裡,都有著相同的疑問。
  他是否真的有那麼堅強?他為什麼總是不願意還手?為什麼他能忍受著強加在他身上的疼痛與苦難?
  在作品集的照片中是他紅得發紫的臉,陳芳瑜自己還給其命名為「抵抗命運的人」,感覺就像是某一種嘲諷似的。但其實不光只有學校的同學會欺負他,他的父母也會認為他在學校的表現,是他所造成的而責罰他。儘管那段時間他一直受到欺負,但他仍然沒有轉學直到畢業,就算到現在還有聯繫的同學中,有很多都還記得那個始終坐在班上角落,不管老師提出什麼問題都會樂意去幫忙的他。或許是從這張照片開始的,陳芳瑜覺得透過手機鏡頭的拍攝,就能夠更了解這個人,或她所不知道的世界,以及那一個看似有著方向,能前往的地方。
  「我個人滿好奇這張拍的是什麼。」愛麗絲翻開那本作品集,翻閱過陳芳瑜從日本回來時拍攝下的夜空,翻閱過被深埋在白雪之中的雕像,橫跨了數頁停止在標題寫著「起始」的那一頁。
  「這是繩子的切面,因為沾了一些顏料的關係,看起來才會有照片上的樣子。」陳芳瑜說道,但這條繩子說是起始,不如說是終點,象徵死亡的。陳芳瑜跟她不是特別的熟,那是在一間塞滿考生的補習班內,她有的時候會來,有的時候不會。她的成績向來都不錯,但她總會有一個把繩子纏繞在手指的習慣,好像不透過這樣的刺激,就沒辦法保持正常。
  陳芳瑜總是從她身後虧視著,尤其是她趁其他人不注意時,從自己攜帶的鉛筆盒中,拿出繩子緩慢地纏繞,用力將繩子綑綁在手指上。在照片上的繩子,是有一次老師注意到這個舉動,不顧她反對將繩子解下後掉在地上,後來被陳芳瑜撿走。但在陳芳瑜的印象裡,從那次之後就再也沒有看到那個同學出現在補習班的教室裡了。
  接著大衛與愛麗絲陸續問了幾個關於作品集的問題,許多回憶出現在陳芳瑜的腦海中,又飛快消逝。她不太記得自己到底回答些什麼,有些時候她覺得自己就像是在深海,水壓擠壓著她的身體,推擠著她想保留在肺部的最後一些氧氣。她無意識的望向會議室裡的燈光,有那麼幾個瞬間,她很希望回到童年,那些不需要煩惱的生活,與還稱得上是自由的日子。
  「其實我也喜歡隨性的拍一些照片。」聲音模糊的傳進陳芳瑜的腦中,她的視線轉移到那個一直低著頭的女性身上,她拿出了自己的手機,用指尖滑開表面,一張以貓屁股拍攝的桌布,出現在四個人的眼前。從那短暫的一瞬間開始,本來淹滿會議室的海水急速的退去,四人都露出了微笑。
  「好了,現在可還在面試呢。」愛麗絲說道。
  「有什麼關係,人總是會有一兩個不想被別人發現的興趣。」她笑著,邊滑動自己手機內的相片,裡面有不少都是關於她拍攝下寵物屁股的記錄,「當然啦,如果妳有機會進來我們公司,可就要想好自己未來想要的作品集是怎麼樣的。」
大衛在這之後又讓愛麗絲介紹了一些關於公司的福利,與這個職位相關的內容,一方面也讓陳芳瑜自己提出一些她想問的問題。
  「那麼最後妳覺得在這份工作中,妳想要多少的薪資呢?」大衛向她問道。
  「我希望是三萬。」陳芳瑜說道,這個薪資來講其實算高,因為她自己沒有相關的工作經驗,了不起拿到兩萬七千或許就該偷笑。但她希望自己的表現有達到這個標準,並期望自己未來能往上增加。
  「妳覺得公司為什麼可以給妳這份薪水呢?」愛麗絲問道。
  「我可以達到公司的目標,也比其他人更希望得到這份工作。」陳芳瑜回答道。
  「那如果薪資方面目前沒有達到妳的預期呢。」愛麗絲接著問道。
  「我會讓自己在短時間內證明自己,來增加自己達到這份薪資的標準。」
  「OK,我知道了,關於這方面等後續有通過後人資會再跟妳做相關的聯繫,薪資上應該會比妳預期的還要高一些,福利方面就如剛才愛麗絲所介紹的。」大衛說完後停頓了一會,好像在等有沒有人要再提問,「那麼面試就到這裡結束。」當大衛說完的時候,陳芳瑜注意到他們似乎放鬆下來,變得沒有一開始的那般嚴肅。
  整場面試其實沒有超過三十分鐘,感覺卻像當的漫長,這雖然不是陳芳瑜面對過最糟的一場面試,但她很少會覺得面試是如此的壓抑與緊繃,彷彿整個會議室都在逐漸縮小般。
  「謝謝三位主管花時間與我面試。」陳芳瑜向三人致意,隨即人資的艾琳便從外面走進,將她引導出去。在辦公室內仍然能聽到鍵盤敲擊的聲響,與偶爾來回走動的員工,從遠處的窗外望去街道的燈光閃爍著光芒。
  「這次的面試還好吧?」艾琳問道。
  「我想我需要氧氣瓶,感覺在裡面都快要窒息了。」陳芳瑜吐出了一口氣,僵硬的臉上露出微笑,「我覺得我搞砸了,自己的表現並不是特別的好。」她覺得自己並沒有試著改變面試中的氛圍,也沒有從提問中創造什麼吸引主管注意力的內容。
  「別這麼快放棄,都還沒收到通知呢。」艾琳親切的說道。
  「謝謝,妳已經很習慣這裡的工作吧?感覺妳已經相當熟練。」
  「才沒有,要是妳一天要忙著接待這麼多面試者,想不進步都難。」艾琳搖了搖頭,露出尷尬的笑容,「妳等一下是要騎車回去嗎?」
  「不,我還要轉車回桃園呢。」陳芳瑜說道。
  「妳沒有在台北租房子嗎?這樣應該很不方便吧。」
  「可能等之後工作穩定了再說,雖然通車時間算起來也差不多,但台北的房租實在是一個問題。而且感覺只要搬到台北,假日都會忍不住的想要出去逛街。」
  「這是真的,每天看到那些促銷廣告都會讓人想衝動消費。」艾琳輕鬆地笑著。
  「啊,我差點就忘了,雖然有點不好意思,妳知道大衛左邊的女生叫什麼名子嗎?」
  「妳說我們主管嗎?我們都稱她安娜,她是不是有給妳看她養的貓,她總是有辦法讓人露出笑容,雖然有時候也相當嚴格。」艾琳邊說還邊打了個冷顫。
  「不過一開始的時候我對她的印象不是很好。」陳芳瑜顯得有些心虛。
  「正常拉,她要是認真起來,就算跟老闆開會,有時候也會太過專注在自己的事情上,而被老闆指責。但她真的是一個不錯的主管,我一開始的時候也是覺得她不太好相處,熟了之後才發覺那只是我的刻版印象所導致的。」艾琳將陳芳瑜送到辦公室的門口,「路上小心,祝妳可以通過面試。」
  「謝謝。」陳芳瑜向艾琳說道。

  離開公司在通往台北車站的捷運裡,陳芳瑜滑動著自己的手機,她想從中找到一個人聯繫。在這場面試結束後,在她心裡迫切地很想要找一個人談談,關於自己深藏多年的私事,但似乎沒有一個適合的對象。有些名子已經陌生好久沒有聯繫,有得經常在聯絡卻日漸疏離,還有那已經想不起來名子的主人,以為早已刪除了,卻仍寂靜地深藏在手機裡。
  如果是過去這個時間,父親肯定早就傳來很多封消息詢問自己在哪裡,什麼時候回家。可如今只有那過期很久,已讀沒回的:「妳過的還好嗎?」
  陳芳瑜一點都不喜歡這樣的問候方式,好像對方從來就沒有站在自己的立場想一樣,只是很輕易隨意的丟出一句話。每當看到這樣的訊息,在她內心裡就會充滿憤怒與怨言。
  我當然過的不好!
  那麼你又過得好嗎?
  你現在是想怎樣?
  ……
  陳芳瑜嘆了一口氣,她現在想要談的不是這個東西,她希望那是可以帶來快樂的,更多是關於自己的。
陳芳瑜的指尖停止在她大學老師的電話號碼上,這雖然不是一個好選擇,卻是現在唯一的選擇。她緩慢地挪動自己的指尖,輕觸那綠色的撥號鍵,那就像石子投入水池般,掀起了些波紋,然後逐漸消退。第一通電話沒有通,她又隨手多打了幾通,最後才放棄。
  陳芳瑜轉而看著自己的雙手到自己的腳尖,有時候她會懷疑其他人是怎麼面對這樣的生活的,每個人好像都順利從學校畢業,在職場上逐漸有自己的人生目標。可學校老師一點也沒教過,要怎麼面對未來的勇氣,要怎麼從挫折中爬起,要如何去尋找自己在生活中的價值。又或許沒有什麼人會去煩惱這樣的問題,畢竟工作的時間都塞滿了,其餘的時間只要睡覺,偶爾跟三五好友出去玩,扯著一些抱怨與胡思亂想。會去煩惱這些,可能本身就是不合理的,因為也沒有人會提到這些。
  陳芳瑜將自己的視線離開腳尖,她環視著捷運內的空間,並往更遠處其它車廂望去。只有在人少的時候,才可以看到列車後幾節的樣子,包含列車轉彎時每一節的變化。她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想要從中拍取一張,在調整畫面大小時,她注意到坐在遠處,用顫抖雙手緊握著包包的女子,她想起自己似乎也有經歷過這麼恐慌的一段日子。
  在班上、職場、路上、甚至是國外,都會有試著想觸碰她的人,不論對方是有意無意的,她都對此感到很厭惡。那種感覺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會消退,嚴重的時候,全身發抖、胃會開始絞痛,控制不住自己。當有這樣的警訊後,彷彿風吹過,人從她的身邊經過,她都覺得自己被人侵犯了一樣。
陳芳瑜沒有按下拍照鍵,她把手機收進自己的包包裡,她想要安靜一陣子。
列車駛過軌道的聲音、到站的警示音、輕踩在車廂裡的腳步聲,與細碎的交談聲,像有節奏的旋律般,彼此交織。

  最後陳芳瑜還是拍了一張相片,從台北車站外拍向深藍色的天空,拍得並不是特別清楚,沒有一個主題,模糊地像是被暈染開來的墨一樣。
  等待往桃園的那班巴士來之前,她從遠處窺視著那些捲縮在長椅,或車站旁紙箱內的遊民們。她在想或許有一天也會變得跟他們一樣吧,夜晚在這裡睡去,白天時被迫離開。看似屬於這個城市裡的一部分,卻又不是人們所樂見的那一部分。
她又再次拍了一張,還是那樣的天空,模糊,沒有星星的夜空。
  她想起那個被欺負的男孩,她凝視著手機螢幕裡的世界,從那之中觀察城市的樣貌,與男孩所望向的遠方。直到巴士駛進車站,她將自己擠身在坐位上,到站之前她可以睡得很安穩,或許明天的自己就更堅強了一些。

  當巴士駛離,也將她緩慢地抽離這個現實。
台北不太冷
故事中的溫度卻是相對的冷
主角的面試一開始就教人替她緊張
而她的過去經歷也被慢慢的提起來
讀者就像在她身旁一起面對著未知的未來
整篇作品的文句通順
讀起來四平八穩
故事發展沒有曲折突發的部分
是篇值得慢慢細味的啟發性文章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