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武道人生-5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馮瑀珊麻吉ocoh

  不久後,政晴回到了客廳,聖平和婦人紛紛上前詢問。

  「怎麼樣了,是不是走了?」婦人問。

  「應該沒什麼事…吧?」聖平接著問。

  政晴看著眼前緊張的兩個人,突然笑了出來。「哈哈~~你們兩個有必要這麼擔心嗎?」

  「你在說廢話嗎?當然擔心啊!」聖平扳著臉說著。

  「放心放心,沒事。」接著政晴坐回原來的位子。「嬸嬸,妳應該知道小孩有守護神吧!」

  「嗯…我知道,但是沒遇過這樣子的呀!」婦人也接著坐了下來。

  「放心吧!是守護神在跟他玩,將小孩一點一點移開也是在跟他玩。」政晴說。

  「可是…」

  「沒事,我有請她不要在製造不必要的聲音了。」

  「嗄?你怎麼知道…」

  「什麼不必要的聲音?」聖平問。

  「就是有時候睡覺時,感覺有人在旁邊走動,腳步聲時大時小…」婦人有些害怕的說著。

  「那是她調皮在鬧你,沒壞意的。」政晴笑著說。

  「是唷…」

  「當然啦!也有請她不要隨便亂開門了。」

  「連這個你都知道…」婦人很驚訝的說著。

  「開門…」聖平聽到這話後想了想,剛剛的門好像也是自己開的,他激動的想問政晴,但話還沒說完,就被政晴打斷了。「所以剛才的門是…」

  「嗯,她也說了,最近他都踢被子,別讓他著涼了,還有,抱他的時候注意一下衣物,妳看,他的小肚肚露出來了。」

  「啊…不好意思。」婦人趕緊將懷中的小孩整理衣服,將小孩包的跟什麼似的。

  「好了,沒事的,放心吧!順其自然就好。」

  「也是,知道是小孩的守護神後,我也放心多了。」

  「嗯,那我們先走囉!」政晴說著說著就起身了,準備回家。

  「這麼快?」聖平還在狀況外,因為他什麼都還搞不清楚。

  「不然呢?你還想住上一晚啊!我們還要回去整理行李呢~」

  「是沒錯啦…」

  「你們要去玩嗎?」婦人問。

  「嗯,要出國。」聖平回答著。

  「這樣啊…年輕真好,要玩的開心點哦!」

  「會的。」政晴笑著後,拍了下聖平後,兩人轉身走人。

  婦人跟著到玄關,因為知道是守護神,所以鬆了口氣,那臉上的憂愁都不見了,心情大開的笑著說:「路上小心哦!」

  「好~~嬸嬸再見。」政晴跟聖平向著婦人揮了揮手。

  只是政晴的視線突然從婦人的身上,移至婦人身後,他瞪大了雙眼,但儘是一秒之間,因為他不想看其他人發現他的異狀。

  他居然看見了,在很久之後的今天,他居然看見了那個讓他小時候充滿恐懼的伯伯,那時得知伯伯的死訊後,他有來過,想看看能不能看得見己經離世的伯伯,但怎麼都見不著,之後在來數次也不曾見到過,如今這樣的不期而遇,兩人再見一面,政晴內心己無當時對伯伯產生的恐懼,而是滿滿的感恩,他感恩他還能再一次遇見伯伯,而伯伯則是和謁可親的對他笑著說:「你真的看得見我呢!」

  政晴一聽,眼淚差點奪眶而出,一聽這句話他就知道,伯伯當時其實比他更恐懼、更害怕那世界的事物,所以才會對他發脾氣,甚至口出惡言,但往事己成雲煙,他深深的吸了口氣,止住內心的快要衝出口的吶喊,在心裡說了句:「好久不見,伯伯,您過的好嗎?」

  只見伯伯笑而不語,但臉上的笑容己經反應一切,政晴也沒在多問,他知道,伯伯現在過的好就好。

  兩個人逐漸的遠離婦人家後,聖平才開口問:「政晴,你剛剛在搞什麼,怎麼一個人在外頭說話,有說有笑就算了還皺眉,真的有妖怪嗎?」

  「嘖!我看你倒是滿好奇的。」政晴不以為意的冷笑一聲。

  「呿。」聖平呿了一聲後本來不想搭理,但還是很好奇的問:「不然是什麼?」

  政晴有時對聖平的直接還真的沒辦法,只得無奈的說:「座敷童子。」

  「嗄?真的是妖怪啊!」聖平大聲的喊著。

  政晴連忙將食指覆在嘴唇上。「噓…小聲點,講好聽一點行嗎?小孩的守護神,OK?」

  講完後,政晴還往後看了一下,聖平看政晴的舉動,當然知道他是在看什麼,反正不會是人,於是盡快且自然的轉移話題。「所以是他在跟小孩玩就是了。」

  「不然呢?」政晴翻了個白眼。「不過小孩嘛!就是調皮了點。」

  「那你嬸嬸不就還要一直被騷擾?」聖平疑惑的問著。

  「不會啦!我有跟她說了,要她低調點,反正等小孩長大一些,或者看不見她後,她就會離開了。」

  「那你剛剛怎麼沒跟你嬸嬸說是座敷童子?」

  「你是要讓我嬸嬸多操心的嗎?講守護神比較好啦!」

  「這樣啊…不過我聽說家裡有座敷童子會很興望,但要是座敷童子走後就會開始衰敗的說法。」

  「哪有這種道理,小孩子難免愛玩,除非對方找了什麼兩光的收妖師欺負他們,不然時間一到,他們就會自然的去找看得見他們的小孩玩了,哪會一直待在同一個地方。」

  「也對,小孩是會長大的,慢慢的,也就不會看見那種東西了是吧!」

  「嗯,沒錯。」政晴點了點頭,隨後問:「不過你對座敷童子很了解吼!你遇過?」

  「嗯,應該吧!我印象中小時候有個小男生會跟我玩…」聖平仰起頭,回想著。「不過有時也被整的很慘啦!」

  「哦?」

  「像是某次在公園玩沙,結果他指著某一處的沙堆,我就伸手去挖,結果挖到狗大便。」聖平有點咬牙切齒的說著。

  政晴倒是很捧場的大聲笑了出來。「哈哈…」

  「還有在下雨天的時候,會故意躲起來嚇我,結果有一次我被他嚇到跌倒,全身濕透不說,衣服還弄很髒,重點是跌倒時還受傷了。」聖平很是平淡的說著。

  「還滿好笑的。」政晴臉上的笑意一點也沒有消失過。

  「那次我就真的翻臉生氣了,之後就沒在看到他了。」聖平雖然講的是過往被整的事,但語氣中仍有一點不捨。

  「這樣啊…」政晴的腦中好像在思考些什麼。

  「過了幾年後,在我小學五年級時又看到他了,那一次我差點被車撞,是他推開了我,而且開車的人很沒品,也沒有停下車來看看我有沒有受傷。」聖平說著說著,不知道為什麼內心的感動都快藉由淚水渲洩出來一樣,不過他忍住了。

  「……」政晴沒有開口,靜靜的聽著。

  聽著聖平講著那些過往的事語氣輕挑愉悅,看著聖平回想過去時那臉上好笑的神情,突然有一種:是啊…我們己經長大了,面對以前討厭的事也好,可怕的事也好,難過、傷心的事都好,現在都能夠一笑置之,拿來當閒話聊天打發時間的回憶了。

  「然後我跟他互看一眼,我們兩個都笑了,之後他就走了,再來就真的沒看過他了。」聖平說完後,內心還是不捨,因為他一直很想在見他一面,一直很想當面跟他說聲謝謝,還有他想跟他道歉,想跟他說那一天他不是真心兇他的。

  「是說你怎麼沒有告訴我?」政晴疑惑的問著。

  「嗯?為什麼要告訴你?」聖平問。
此篇中不乏使人動容的內容
文筆平實
但主角內心的描寫卻很準確
期待此作日後的發展
或有更多驚喜的地方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