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復齋軼聞-獸行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馮瑀珊麻吉ocoh

  我曾經在一些故事裡,聽過那些關於他們的描述,但最具體的名字或許要來自一篇批踢踢的文章──《美國軼聞-奧克拉荷馬州-黑山》,文章裡頭描述他們這種能披上獸皮就可以幻化成動物的人叫Skin walker,有人將它翻譯成獸行者或者皮行者,但大抵都是相同的東西。

  我不太清楚這是不是只屬於美洲原住民的傳說,但我知道很多民族或者信仰中,都有對動物或者自然的崇拜,甚至在祭祀時會模仿動物的模樣、動作進行儀式。德魯伊也是個很常在故事中被提及的元素,據說他們也可以將人變成動物或者鳥飛行。

  某次我和K聊到類似的話題時,他跟我講了一個他做過的夢。夢裡他曾和一個美洲原住民的老人在說話,具體說了什麼他已經不太記得,只記得當老人叨唸了自己的名字的時候,是一長串不太好記的發音,他在夢裡跟著唸了幾次,也沒能將那些音節記住。

  「後來,我夢到自己和同學坐在一台遊覽車上,似乎正要去某個地方校外教學。車開過的地方有點像是太魯閣那樣的感覺,乾涸的河道、巨大的石塊什麼的──假設你有去過的話。」他伸手拿吸管攪拌了自己眼前的杯子,已經融化了差不多的冰塊在杯子裡發出輕微的撞擊聲,鏗啷、鏗啷的。「後來,我們下車以後,走了一段路,因為快下雨,加上前面不遠就有一棟建築物,所以我們一群人就優先去那裡避雨。」

  等到所有人陸續到了那棟建築物以後,他問了同行的人有沒有多餘的雨具。彼時才有人指著某個方向問他:「其他人都去買了,你不去嗎?」他這時才注意到裡面有一間沒有電動門,只有推拉式玻璃門的便利商店。

  「有點像是全家,但櫃檯什麼的都是很簡陋、老式的那種。」他吸了一口奶茶看向窗外,光照在他的眼睛上映出了一層很淺的褐色。「其他人都穿雨衣,而且是黃色的。我進去後看了架上只有透明、黃色和黑色這三種,原本打算買黃色的,但是看了價格以後,最後還是買的是黑色的。」

  「為什麼啊?」

  「因為最便宜嘛。」他轉過頭來笑了一笑,又低下頭,整個人像是去到了某個只有他才知道的地方似的沉默了很久,久到我以為聽不完這次的故事的時候,他才聲音輕飄飄的說道:「買完以後出去,我遇到了一個有點奇怪的人──」

  但在此之前,他優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我以前也跟你說過,夢裡的東西都有多麼不可理喻……不知怎地,那次在夢中的時候,我忽然想到現在是狩獵祭,不適合進去參觀,」他小聲的嘟嚷幾聲,此時杯中的冰塊已經都融化的差不多了,他忽然抬頭看向我說道:「因為人也有可能會被當成獵物,你知道的,我們不是也聽過有人被當做動物誤傷嗎?大概就是那個樣子。」

  話題一轉,K又回到他買雨衣後的事情。他說他走出商店門口和同學聊天的時候,突地注意到同學身後略高的地方蹲踞著一個年輕的原住民,眼神不善,拿著獵槍對準他和同學。他看著他,小心的退回便利商店內,對方的目光也隨著他而移動,正當他以為對方會開槍的時候,沒想到對方卻跳了下來走進來跟他說話。

  「那時,他還說了自己的名字,一長串的,像五六個詞拼湊起來一樣,讓我跟著他唸,但就跟之前一樣,我常常唸錯前面忘了後面,」他笑了一下,吸了一口,杯子一下子減少了三分之一,「他聽到我唸錯、發音不標準,還笑了一下,又重複唸了自己的名字讓我模仿複述,但我醒來以後沒馬上記下,所以現在只記得一個大概的發音。」

  Kalous。他沾了積在杯底下的水,在桌子空白處寫下了這麼一詞。

  和Kalous談論了一陣子以後,K轉頭發現同學已經走的差不多了,說要去較遠的一個地方集合。他也跟隨著他們越過建築物,建築物外已經沒有雨了,他從那裡看到的是一片茂密的林地。不知怎地,他彎下身,維持著人的身體,開始像動物一樣走路,接著是跑起來。

  「那種感覺很怪,」他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握、放,最後握起來貼在桌子上,「雖然一開始是人沒有錯,可是跑著跑著,我竟然看到自己的腳已經變成像犬科動物一樣的腳掌在地上奔跑,而且越跑越快。然後,我跑過森林,在草地上打滾,嗅覺像是靈敏了起來,風掠過的感覺很舒服,關於人的思緒在漸遠,我漸漸的好像真的變成了一頭野獸一樣,從思考著各式各樣的事情,變成思考著要去哪裡,什麼時候要去捕捉動物,好像除了在森林間遊盪、捕食、睡眠以外,沒辦法思考任何太過複雜的東西。然後我就……漸漸的覺得當一支狼好像也不錯,腦海裡所有的東西都像被稀釋一樣……」他忽然看向我問道:「你知道變成狼在森林裡奔跑有多開心嗎?……所有的感覺都那麼真實。」

  從人變成狼的過程,他沒有任何的排斥,好像這麼理所當然的就變成了某種東西,好像他本來就應該是狼而不是人之類的,他講了許多關於這樣的話。可是等到他真的像一隻「狼」的時候,有一個聲音又像是從他腦海深處響起一樣,清晰的說道:「不要忘記人性,否則你就會真的變成狼了。」

  關於人的記憶又重新在他的腦海裡變得清晰,他不曉得是誰跟他說這樣的話,不過他覺得在那個瞬間他像是從一個綿長的夢裡醒來,雖然還是狼的姿態,但他記起來他要去找誰,要做什麼。他記得那個森林的深處有一個巨大的岩壁,岩壁上有個隱密的洞穴,洞穴中有一隻神狼,他要去找他。

  「不過我到夢醒之前也沒有真正見到那隻神狼,只是有個不太明晰的印象烙印在腦海當中。」杯子這次是真的空了,「後來我醒來後去查了Kalous,還真的被我查出了某種東西。」

  「你查到了什麼?」我問。

  「捷克文的長耳鴞的意思,你不覺得很有趣嗎?」他插起盤子上最後一塊蛋糕殘餘塞進嘴裡,「看到長耳鴞這種動物的時候,就覺得對方好像還真的有那麼一點像長耳鴞……你好像還想問什麼,不如直接說?」
  
  「如果你當時完全變成狼會怎麼樣呢?」

  他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誰知道呢?我覺得這個夢或許只是一個隱喻,狼代表的是直覺的、獸性的東西,和人相比,人會經過各種思考做出決定,但狼並無不會,狼充其量的只會思考如何生存,隨心所欲的活著而已……說起來,跟你談話的時候,我忽然想到,你還記得我前面提過狩獵祭這件事嗎?」

  「當然,」我看著他看向窗外的側臉,有些困惑的問道:「有什麼不對嗎?」

  「不,」他輕輕的挑起眉,過了一會兒才接著說道:「沒什麼不對,只是我忽然想到在夢的最後,關於那個狩獵祭的事情。」他轉過頭來看向我,「那個狩獵祭似乎並不完全只是狩獵動物而已,似乎最主要的還是狩獵那些失去人性的,由人變成的動物吧。」
透過對話呈現傳說
類散文般描述著故事
讓小說還原到最初說書人的形式
增添軼聞的寓意

問好
跳舞鯨魚
跳舞鯨魚 寫:
週四 7月 25, 2019 4:00 pm
透過對話呈現傳說
類散文般描述著故事
讓小說還原到最初說書人的形式
增添軼聞的寓意

問好
跳舞鯨魚
謝謝鯨魚版主點評

阿墨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