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紀念日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麻吉馮瑀珊ocoh

  星塵緩慢地飄落在瓊斯太太的星球上,那些都是隕石或其他金屬碎片在宇宙中經過漫長時間擦撞消磨成的塵埃,它們會再次的聚集,成為植物或星球的養分,也可能再經過更長的時間匯聚而形成一個星球的雛形。

  誰知道呢?

  至少瓊斯才不關心這些,以往心情好些的時候,她會將星球上的星塵給清理乾淨,免得自己連門都無法出去。別小看這些摸起來立刻就變得粉碎的星塵,若是放置著不管,會變成什麼都不奇怪。

  瓊斯緩慢的喝下剛泡好的熱茶,她緊盯著牆上的時鐘與窗外,按時間推算再過一分鐘,探望獨居老人的薩傑爾就會出現,這對瓊斯而言是相當重要的事情,因為她不想要讓這個計畫被任何人知道。

  她深呼吸著,位於肺部的風扇嘎嘎作響,腦中的訊號也不停亂串,這片刻顯得相當難熬,她甚至連握著茶的杯子都顫抖起來。

  滋!強烈的電磁波傳近她的腦海,是電鈴的聲音。

  為了不讓自己的緊張被薩傑爾識破,她發出巨大的走路聲響,把房子搞得像被隕石砸到一樣發出蹦蹦蹦的聲響。

  「你晚了一分鐘。」瓊斯一邊把門甩開,一邊朝著薩傑爾怒吼道。  
「妳還是一如往常的健康呢。」

  薩傑爾露出靦腆的笑容,他是個才25歲的青年,雖然瓊斯不知道為什麼像他這麼年輕的人要選擇這個行業,但她明白他才不像外表看起來的那麼簡單,他總是在觀察著這裡的一舉移動,他會將那些已經無法照顧自己的人通通送到安養院去。

──鬼才要去那種地方!
瓊斯一點都不想要被別人照顧,更不用說給不熟悉的人觸摸自己的身體,想到就覺得噁心。

  「請離開我的星球。」瓊斯警告著。

  「我會的,不過在那之前,我似乎沒有看到湯姆先生呢。」

  「他不就正坐在那裡看電視嗎?」瓊斯太太指著身後沙發上的那一個人影說道。

  「早安,湯姆先生。」薩傑爾一邊高呼一邊想踏進屋子內,但並沒有成功。

  「你休想踏進這屋子裡一步。」

  「是是,我知道了。」薩傑爾在小本子上標著記號,邊又接著說道:「那麼明天我還會來的,同樣的時間。」

  「這裡並不歡迎你!」
  瓊斯用力的把門關上,她鬆了一口氣,這種事情果然對於老人家還是太過吃力,雖然她一點都不想要承認這點。

  她再次抬頭確認時間,並且從一旁的落地窗查看班傑爾有沒有躲在附近的花叢或到處查看。果然那傢伙還在,他正悠閒地跟後院的植物自言自語,通常都要在等上一些時間才會離開。

  瓊斯將目光拉回屋內:「好了,潘恩,一切都照我說的去做。」她叫喚著那位正坐在沙發上假扮著自己丈夫的男子說道。潘恩是名五十多歲的牧師,除了那稀疏的毛髮與乾瘦的身材外,難以說出有什麼特點。

  而瓊斯真正的丈夫早就已經死了,在一個禮拜前,為偷偷掩埋自己丈夫的屍體,並且在不被人查覺的情況下離開這個星系,便是瓊斯太太的計畫。

  「這並不會是一個很好的主意,我是說萬一有人去驗屍那該怎麼辦,要是在這一連串的過程中我逃跑了該怎麼辦,我實在是……」潘恩一邊說一邊懺悔著。

  「到那時我也不在這個星系裡了,你也是,誰會費苦心的去找兩個在宇宙裡失蹤的老人呢。」

  「說不定薩傑爾會揭穿這一切。」

  「或許吧。」瓊斯聳肩,「中午會有送貨的人到來,他會與你一同發現我與我丈夫的屍體,你要請他幫忙,並且在被查覺之前火葬完畢,當然過程中我就會離開,我死去的貓會代替我完成接下來的任務……」

  瓊斯眨了眨眼,假扮死人,用貓代替自己的屍體,這麼瘋狂的想法到底是怎麼在她腦中產生出來的呢。

  「那麼如果這一切都順利的話,妳打算去哪裡呢?」
  「這我就不知道了,就算我知道,我也無法告訴你,當然運氣好,或許我們總有天還會再見面的。」瓊斯再次的環顧屋子內,已經沒有什麼好帶走,也沒有什麼值得懷念的事物。

  一切從湯姆逝去那天都結束了,但結束本身並不代表什麼,那或許只是單純的將瓊斯做為湯姆妻子的這點,以及從她大腦的記憶體中除去不少身為妻子的部分,不用特別替他準備早餐,不用替他操心會忘記的東西,不用再去整理或是清掃多餘的垃圾……

  當然,也不是說對此並不傷感,只是更多的,更加難以形容的,既無法將透過程式轉化成語言,也難以從更加深層的程式代碼中找出能表現的情感。

  不過,就算不用去找到答案,或強勢的定義什麼,瓊斯都明白這天遲早會到來,那麼過了這天後呢?

  能回到結婚前的那一個自己嗎?就算不用特別回到過去,又有什麼想要去達成的呢?
  可就算不知道答案的本身,光靠大腦運算出來的可能性與情況就隨意放棄,那才是她最不想要面對的。肯定會比自己的丈夫逝去還要來的糟糕,那種每天望著星空,只靠幻想度日的日子裡,或許她會連自己是誰都忘記。

  散亂的思緒在腦海中形成雜訊,隨著電流傳達到全身,最終又回歸平靜,她覺得自己一點都不像已滿六十歲的老人,而是急著做壞事的孩子。

  瓊斯露出淺淺的笑容,她拍了拍潘恩的肩膀:「該行動了。」
身份是怎樣一回事
存在是怎樣一回事
放下過去 開展未來
縱然前路茫茫
主角仍為此而充滿期待
若然她已經是個老人
那麼這顆嚮往冒險、仍在躍動的心
也真個教人羨慕

ocoh 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