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半掩的天空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馮瑀珊麻吉ocoh

那天,我在深層的泥土下看到了半掩的天空。
當我睜著眼看著天空時,路人的喧鬧聲把我拉進了現實,在搭上救護車送往醫院的那十分鐘,或許是我人生最漫長的十分鐘。有些回憶慢慢地浮現在腦海中,我想起了曾經有那麼一個人對我說著他在學校發生的事,白癡又笑的真誠,他拉著我的手,像個孩子一樣在公園裡放肆地奔跑著,我想起後來我看到他的最後一眼是在他的法會上,眼淚很堅強的眼眶打轉,思緒很不科學的清醒著,卻怎樣都不明白心裡巨大的空虛。
我問過很多人:「你覺得心痛跟身體上的痛,哪種比較痛?」,幾乎每個人都回答我身體上的痛,或許他們沒有經歷過那種撕心裂肺的失落,沒有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放聲崩潰,我常常思考,流淚能不能填補心裡那巨大又空虛的寂寞?當一個人心痛到無法呼吸,痛到緊抓著自己的雙肩劇烈的顫抖著,痛到淚水都無法釋放自己的悲傷,那樣的心痛或許會比身體上的痛還要痛上許多,當我回過神來,醫生正在幫我清理車禍後的傷口,我甚至沒有意識到,破了皮的膝蓋、沾滿血和藥水的紗布在我的傷口上肆意摩擦著。
我一跛一跛地走回房間,外面的天氣好的不可理喻,陽光溫暖的令我厭惡,我輕輕地躺在床上,閉上眼卻怎麼也無法忘記車禍前的幾秒鐘,忽然我想到,如果你還在你一定也在害怕那個時候的場景吧?原來要真正的痛過、笑過、失去過,才會明白什麼叫生命,原來要摔過、傷過再站起來,才會知道什麼叫成長。
那天,我在半掩的天空中,想起了最重要的你。
「半掩的天空」這個詞彙讓我想到蓋棺覆土前的景象,更準確點說,也許是直接覆土。
在這文章當中或許並非跟我的想像一致,不過倒地的、被物體遮掩的場景也有幾分類似。
我個人滿喜歡這個意象。

敬祝
文安

緞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