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煙雨桂林》第一部《初戀》2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馮瑀珊麻吉ocoh

“若煙的輕霧,似嬌羞的面容——阿妹,你是在看《煙雨桂林》吧?”一位年輕的男子站在離我幾米遠的雨中朝我這樣問道。
他沒有帶雨具,全身都被雨淋濕了,白色襯衣緊緊地貼在身上。他的頭髮上,臉龐上正不斷地往下流淌著雨水。雨水浸得他的眼睛不斷地眨巴著,他也不去擦一下。
他站在那麼遠的地方,又加上眼睛被雨水浸擾,怎麼可能看得清我在看什麼呢?
我很有些疑惑,不由問道:“你怎麼就肯定我是在看《煙雨桂林》呢?”
“因為你現在正在看《桂林日報》的副刊版,而《煙雨桂林》就刊登在副刊上。”
“就算我現在看的是《桂林日報》的副刊,也不一定就是在看《煙雨桂林》啊!你知道我看的是哪天的報紙呢?”我禁不住笑著這樣打趣他。
“我剛才看見你跟報販買報紙。報販總不會賣隔天的報紙吧?”
我不由笑了——為他這種有趣的推斷和有趣的情態和舉動。而因為這一笑,使我對他不由有了些親切感。於是我又問道:“你也看過這首詩?”
“不僅看過,我還能從頭到尾背出來呢。”隨即他便朗朗地背誦了起來:

若煙的輕霧 ,
似嬌羞的面容。
飄揚的絲線,
似柔軟的秀髮。
細細的淅瀝喲,
似纏綿的軟語。
啊——桂林的雨!
我夢中的情人!

幾曾沉醉他鄉的明媚,
幾曾留戀別處的甜美,
然而怎如你——
如惆似悵的溫柔
讓我著迷!

最是那不勝嬌羞的朦朧,
洇綠著我乾枯的詩行。
最是那多情纏綿的溫擁,
勾留了我無數遺失的夢痕。
更有那濕潤的輕吻啊,
熨平了我多皺的靈魂。

高飛的風箏,
總連著長長的絲線。
再廣闊的天空,
也留不住我對你的思念。
桂林的雨啊——
我夢中的情人!

若煙的輕霧,
是你嬌羞的面容。
飄揚的絲線,
是你柔軟的秀髮。
細細的淅瀝喲,
是你纏綿的絮語。
我夢中的情人啊——
今生非你不娶!


他背誦完畢,然後抹了一把滿臉的雨水,望著我,說:“看得出,你也很喜歡這首詩,是吧?”
“是的,我真的很喜歡這首詩。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的描寫桂林雨的詩,而且寫得這樣的好,這樣的富有感情。”我禁不住由衷地說。
“真的嗎?你真的覺得這首詩寫得好嗎?”他滿是雨水的臉上頓時現出喜悅的神色,“真想不到!你也這麼喜歡這首詩,真是太讓人高興了!謝謝!謝謝!太謝謝了!” 他連聲說著謝謝後,便轉身朝雨中跑去了。
我不禁啞然失笑,這真是個怪人啊!我喜歡這首詩關他什麼事呢?又不是他寫的,用得著這麼高興,這麼感謝嗎?
但沒等我的笑容消失,他又轉過身來,一邊向後倒退,一邊朝我大聲說道:“這首詩是我寫的。”然後他迅速轉身,很快就消失在雨霧中了。
我臉上的表情頓時被固定住了,他那濕漉漉的背影也頓時凝固在我的眼睛裡了!
什麼?他就是曉峰?曉峰就是他?
這麼一首優美的富有感情的詩竟然會是這樣一個人寫的?這可是一個舉止怪誕,甚至有點神經質的人啊!
真的,不管怎麼說,《煙雨桂林》——曉峰——一個怪誕而有點神經質的人,這三樣東西會有著內在的關聯,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這怎麼可能啊!
可是,如果這首詩不是他寫的,他又怎能夠完全背誦出來呢?又怎會在聽到我對詩的評價後如此的高興和感動呢?換句話說,如果不是自己寫的東西,誰又會隨隨便便自認呢?
難道真的是他寫的嗎?這樣一個奇怪的人?
我禁不住把目光朝他消失的方向凝望。我希望他還會回轉來。因為我剛才並沒有認真打量他的長相,他映入我眼中的只是一付濕漉漉的,滿臉雨水,眼睛不斷眨巴著的模糊的影像。
他到底是個什麼模樣啊?我不由得竭力地在腦海中搜索,拼合,可是無論我怎樣地搜索,拼合,出現在我眼前的仍然只是一付濕漉漉的,滿臉雨水,眼睛不斷眨巴著的影像。
為什麼當時我不把他仔細地打量一下呢?為什麼我總是這樣,明明很在意那樣東西,卻又毫不經意地把他忽視,讓他錯過?我這算什麼呢?真是莫名其妙啊!
我禁不住深深地責備和埋怨自己,並對自己產生極端的不滿來了!
我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雨霧和人群中搜索,如果他再次回轉來的話,我一定要把他看個透徹,看看他到底是不是真如他詩中那樣的充滿著感情!
但我的希望落空了。他沒有再回轉來,他只留給我一個濕漉漉的,滿臉雨水,眼睛不斷眨巴著的影像。
我不得不把疲憊的眼光收回來,帶著深深的失落感回家了。
但我的心裡從這時候起,便多了一首《煙雨桂林》,多了一個濕漉漉的,滿臉雨水,眼睛不斷眨巴著的影像和一份如煙雨般飄渺的情思了……
曉峰的反應很有意思,雖然故事充滿了戲劇性的夢幻顯得誇張,卻不得不承認女孩的身心都被男孩口中的話給掠奪,想要深刻地記住他容顏並了解他的一切。
謝謝版主欣賞點評!!圖檔
小時候
讀過一些少女愛情小說
感覺是很戲劇性、很夢幻、主觀性強、情感豐富
《煙雨桂林》暫時給我相似的觀感
這是眾多小說作品的其中一種類型
也可以發揮得很精彩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