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那片黑 第三部【第八章:菜單後頁的故事】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馮瑀珊麻吉ocoh

圖檔

《那片黑》第三部
第八章:菜單後頁的故事
ocoh說:「把各樣記憶拼湊起來,創造出此篇裡的特別場景,相關的餐廳是真實的,小故事也絕非無中生有。然而,有關的一切已一一被封印於回不去的過去裡。」

  經過公車站,往前走,道路有點狹窄,我們一前一後的走,帶頭的人自然是張凝,皆因她才懂得通往餐廳的路。大概走了五分鐘,由於有車輛經過,我們必須在路口停步,左方的車路通往山坡,那裡建有另一所中學,擁有一個累贅難記的名字,一般被稱作「莫壽曾中學」,有些小學同學被分派到那裡就讀,是一所聲譽良好的學校,在區內堪稱數一數二。
  「快到了!」張凝興奮說道。
  我愕視她說:「會嗎?我們才走了五分鐘。」這路程比我所預期的短太多。
  張凝一臉認真的說:「命運是由一連串意料之外的事情串聯起來的。」
  「這是引用自那一部小說的句子?」我的推測符合常理。
  「你誤會了,這是我突然想到的,跟任何小說無關。」說罷,張凝竟然向我比了一個勝利手勢,這根本是她的無聊,沒有意義可言,我也懶得理會。
  待幾輛汽車駛過,張凝了解狀況,突然加快腳步,拔腿就跑。我的身體未及反應,只好出於本能的大喊一聲「喂」,意圖把她喊停,卻未有收到任何效果,她稍稍回望一下,並作了一個吐舌頭的鬼臉。
  圈套……
  眼前就是一個迫使我跑步的圈套,我需要在一瞬間作出決定,是跑抑或不跑?
  我絕不可能讓她溜掉!
  這裡根本不存在任何選擇,事情依循張凝的想法進行。分秒之間出現的變化可以是非常巨大,兩秒鐘後,我不再遲疑,決定追逐已經跑到行人道中段的她。張凝聽到背後的腳步聲,知道我亦步亦趨,她發出陣陣誇張的笑聲,這人興奮得失控似的。
  幸而,這一次比的是跑步,不是打羽毛球,在這個項目上,我是不可能輸給她的。沒多久,沒多遠,經過一些已經關門休息的店舖,再跑過一個路口,我到達她的背後,在短短一瞬間,我伸手抓住她的手臂,用力的、急切的,爽快的了結胡鬧。
  經過激烈的跑動後,我面不改容地說:「嘿,是你輸了。」一聲冷笑包含著一絲勝利的喜悅,好勝不就是人類的本性,誰的個性也擁有這一面。
  張凝不服氣:「這又不是跑步比賽,我可沒有答應過什麼呢。」
  我不禁皺眉:「那麼……我們幹嗎跑步?」
  張凝說得理直氣壯:「跑便是跑,高興的時候想跑,快樂的時候想笑,天真的孩子不就是這樣的嗎?」
  「沒錯。」我口是心非,先作忍讓,同時在心裡咒罵她不可理喻。
  「不過,好久沒有這樣跑過了。」張凝黯然神傷。
  我低聲安慰:「這表示真正的快樂根本沒有離你而去。」
  「這表示我們已經到達目的地,你看……」張凝迴避了話題,突然轉身背向我。
  我朝張凝面向的地方一看,發現一座兩層高的灰色房子,上層的外牆掛有一個十分顯眼的招牌,寫著「翠玉家居廣場」。窗戶統統被關上,而且故意蓋上黑布作遮蔽,這當然是賣家居用品的地方,不會是張凝口中的目的地。
  往下一看,我終於尋獲答案。只要走過眼前的空地,便會來到一家餐廳,大門上有一個小招牌,面積不大,名字是「猶豫1965」,下方有英文小字「shilly-shally」,餐廳設有露天茶座,有著一些方形木桌和藤木座椅,周圍種植的樹木把餐廳和行人道分隔開來。
  驟然間,我憶起過去。我記得這家餐廳,有著一個含蓄的名字,勾起了一絲聯想,營造出一種矛盾。前來與否是一種猶豫,選擇菜餚是一種猶豫,結伴前來的對象也正好是個猶豫。在升讀中學後,曾經有過一段日子,我跟幾個男生常常到這裡吃午餐,套餐的價格本來就很便宜,並提供了學生優惠,而食物水準竟然是出乎意料的好。
  原來這片空地也留有我的足跡。
  「原來是這裡,真是一家難得的好餐廳。」腦海裡閃現出一絲激動。
  「進去吧。」張凝的動作比嘴巴還要快,她已經踏前走了好幾步。
  玻璃大門是敞開的,我們徑自步入餐廳,這同樣是張凝的主意,她不喜歡露天茶座,討厭一邊進食一邊流汗,會產生一種渾身不自在的感覺。這些都屬於個人選擇,我倒是沒所謂。
  店內裝潢樸素,舒服乾淨,設計以家居感覺為主,有著大片的落地窗,充滿透明感;用上昏黃的燈光,使人融入環境,神經鬆弛下來,再加上各種精緻擺設,構成了一幅美麗的立體圖畫。
  值得一提的正是那些擺設,木櫃裡擺放著圖案千奇百怪、色彩繽紛的咖啡杯,牆角放上不少造型趣怪的人偶,還有一些日本漫畫,各處牆壁都掛有一些經典電影海報,種類繁多,似乎都是老闆的收藏品,那人大概會是一個甚懂享受的有趣人物。我們選擇了落地窗旁的一個小角落,一張矮圓桌,兩張沙發椅,配上輕鬆卻奇怪的音樂,享受有別於外面世界的自在感。
  音樂有多奇怪?都是一些日本和外國的動畫配樂,有胡鬧的歌曲,也有緊張的節奏,一時製造純真的童趣,一時製造戰爭的殘酷,的確營造出不一樣的氣氛。
  猶豫1965,結合了西餐廳和咖啡室的元素,縱使是個老掉牙的組合,這裡卻別具一格,使人印象深刻。
  姿勢懶洋洋、幾乎陶醉得合上眼睛的張凝猜說:「我猜你曾經在這裡吃過午餐,至於晚餐,應該沒有,對吧?」我不期然在腦海裡塑造著一個酒醉的她,在迷幻氣氛的包圍下,說著具有特色的傻話兒。
  「當然啦,這裡距離學校不遠,午餐又便宜又美味,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好地方。不過,我的確沒有在裡面吃過晚餐,這是第一趟。」我的回答非常坦率,彷彿回到了中學時代,當回年少的自己,既不懂說謊,也懶得說謊。
  習慣地看一下時間,來到晚上九點四十五分,除了我們,餐廳內客人不多,僅剩下一對老年男女。老年人的側臉使我看得入神,竟然跟我的父母有幾分相似,看得我傻眼了,不爭氣的思念自然被牽動起來。我們在大門的左方,他們在走廊通道附近,餐廳面積不大,但毫無局促感,使人不捨得離開,想多留一會。由於時候不早,我們先向侍應生查詢了餐廳的營業時間,知道最後的點菜時間為十點鐘,到了十點半便會關門休息,也是相當合理的。
  貌似勤快的侍應生帶來了兩杯溫開水、兩本黑白配色的菜單,他暫時離開,給我們一點時間和空間作出選擇。由於距離餐廳休息的時間不多,我們也很爽快,看了看便拿定主意,我點了熱狗和熱檸檬茶,張凝點了煎蛋火腿三明治,沒有點飲品,她覺得喝水已經足夠。這頓晚餐的分量看似有些不足,但在飽餐後,卻有一種剛好足夠的感覺,我喜歡適量進食,討厭近似瘋狂的暴飲暴食,從張凝臉上掛著的滿意笑容,我大概知道她的想法。
  張凝指向餐廳中央的木櫃說:「倪季賢,你看,那些咖啡杯好美,顏色和圖案很豐富,我真的很喜歡呢。」
  我淡淡的回應:「相信是老闆的收藏品,很吸引眼睛。其實,你也可以從今天開始收集一些咖啡杯,累積到某一天,嘗試經營一家屬於你的餐廳。」
  「哈哈,你可知道這家餐廳背後的小故事?」張凝煞有介事的問道。
  我搖搖頭:「不曉得,是怎樣的?」再次被她挑起可惡的好奇心。
  張凝淺笑一下,舉手把侍應生召來,並要求一本菜單。她把菜單放到我的杯子旁,示意我翻看一遍。我簡略的看每一頁,沒什麼大不了,都是菜餚、飲品、甜品之類的關於,用不著認真和專注的看。我偷偷瞄了她一眼,她保持微笑,卻多了一絲狡猾的味道,這笑容使我感到尷尬,直至看到毫不起眼的底頁,我始明白這本菜單、那個故事是什麼一回事。整頁都印滿了密密麻麻的小字,有些文字和段落已然褪色,變得模糊不清,我嘗試閱讀故事,卻有一種斷斷續續、零零碎碎的感覺。
  「假如老闆聰明一點,應該把故事放在菜單的第一頁,相信可以吸引更多的客人。」張凝道。
  「我猜他是故意的,將父母的故事記錄下來,努力地經營餐廳,讓那些往事悄悄的流傳開去,不必讓每個客人都知道,有緣的人自然懂得翻到最後一頁,讀到只屬於這裡的故事。」我把事情想得複雜,卻為它灌注了感情和深度。
  猶豫1965,背後藏著一個動人故事,包含一個可能達成的夢想,一切並不遙遠。
  很久以前,一對年輕男女擁有一個夢想,希望結成夫婦,無時無刻相伴,合力經營一家風格簡樸的餐廳,製作精緻可口的菜餚、三明治、咖啡、奶茶。不過,現實和理想往往是存在差距,他們成婚後,先後誕下三名兒女,由於經濟狀況不理想,為了養育下一代,他們唯有放棄經營餐廳的夢想,男的當司機,女的當文員,下班後,一起回家照顧兒女。
  轉過眼,二十多年過去,年紀最小的兒子從父親口中獲知那個平凡小故事。為了一圓那個看似遙不可及的夢想,他拿出所有積蓄,開設了一家餐廳,讓父母在生活和工作方面都可以互相照料,相伴終老。小兒子更以雙親婚後誕下大兒子的年份作為店名,因為在那一年,在猶豫過後,他們為了家庭,放棄了兩個人的夢想。
  我嘗試理解菜單故事裡的每一隻字,歲月沖淡了印刷品的色彩,讀起來顯得支離破碎,卻隱隱感受到一股屬於小家庭的暖意。此刻,我想起我們兩個人,我的父母移居外地,幾乎不打算回來生活;張凝的父母關係惡劣,離婚的可能性一直存在。這兩個缺乏家庭溫暖的人卻前來別人的家尋找慰藉,真是一種活生生的諷刺。
  一時感觸使我有了離開的意欲,一直以手托腮的我說:「時候不早了,這裡也沒有其他客人,我們離開吧。」
  「好,就由你來請客。」張凝一點也不客氣,我立即丟出一個懷疑的眼神,不予理會。
  張凝不放棄的續道:「千萬不要忘記我們的賭局。」
  我搖頭嘆息,沒神沒氣地說:「唉,我明白了,這就是坎坷不平的命運。」
  然後,我瞇瞇眼,作了一個無奈的表情,離開沙發椅,自動自覺地步往櫃檯結帳。為了這頓晚餐,我付上八十塊錢,覺得十分划算。猶豫1965對我來說,從來都不是一個老地方,有著僅限於表面的認識,以人為喻的話,我們之間是點頭之交,感情不深不淺,卻在這個晚上無意中讀到她的平凡小故事,不曲折離奇,不驚心動魄,屬於一個我們不認識的家庭,我想象得到那個家的輪廓,會是幸福的,會是溫暖的,會是我們渴望停留的。
  下一站,會是那個地方?
  張凝語氣堅決地說:「我只想到兩個地方,一是酒吧,二是你家。」
回憶
帶來「家」的感覺
一種注定會回到某處的伏筆

問好
跳舞鯨魚
家庭的力量往往牽動子女的私家情懷,滿美的家庭曾幾何時又是我們心中最企盼的奇蹟。
菜單上的故事深深的觸動了我,故事裡頭透露出來的「愛」,是我們對抗真實世界險惡最有效的利器。


理筌
理筌 寫:菜單上的故事深深的觸動了我,故事裡頭透露出來的「愛」,是我們對抗真實世界險惡最有效的利器。


理筌
發現菜單記載的小故事
是幾年前親身的經歷
然而,那已是曾經
餐廳給商家收購、易名、結業
一一成為曾經
奇妙的是,那段經歷成為了故事的一部分
「愛」漂洋過海,化成文字記錄
這樣的話,便是永遠

oco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