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活在地下室的甲壳虫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馮瑀珊麻吉ocoh

活在地下室的甲壳虫



草们整齐地生长
如同修剪过一样
但是它们从未见过剪刀
这是它们压抑了内心的愿望
保持同样的生长节奏
而我体内的密码
与我身旁的楼房
也以同一步伐变化
这让我感觉岁月难熬
而和我约好的那只鸟
已不耐烦地来回飞了无数次
作为一只很少走出地下室的甲壳虫
我回忆着高山之顶
山顶的每一棵树都代表着未知之事
而我长成楼房的任务
比山更重
我因此而神经衰弱
我体内刚刚萌芽的楼房
出现了许多破窗
張雪昆 寫: 而和我约好的那只鸟
已不耐烦地来回飞了无数次
非常喜歡這一部分!
谢版主评论!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