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樓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馮瑀珊麻吉ocoh

金光,白刀。
第一章 絳唇
明月,閣樓,燭火。
天空太黑,黑的看不見四周,卻有一輪鵝毛黃的圓月高掛空中,月夜,蕭索。黑暗的城市之間獨有一處亮著燈光,是一扇窗戶,燭光把影子打在窗戶之上,一個女人的身影,曼妙而多姿,那女人所在的地方,人們稱它為繡春閣。
我曾經聽過一個傳說,內容講述著一個女人,望著月上的兔子,突然之間飛到月亮之中,也許是生活太過孤單,所以跳上了月,希望得到兔子的陪伴,然而,獨只有動物相伴,豈不是更加淒涼?
碧海
青天
夜夜心
月兒太美,我卻深深的討厭著月。
過了三十歲之後,我開始忘記許多事情,我甚至已經記不得是什麼時候開始這樣的症狀、昨天遇見了什麼了、今天的早餐吃了些什麼。
我曾經有一個朋友,許是在我們15歲那年相遇的吧?相遇的地點、情形都已經被我所遺忘,唯一記得的便是他曾是我最好的朋友,卻也是在這樣的月夜中,我一劍刺穿了他的心。那年我三十歲吧?自那之後,我便忘了許多事情,我已經忘記為何與他爭鬥,只記得那是一個月夜,在一片竹林之中,在我殺了他之後,江湖上流傳了一個傳聞,有個人,複姓獨孤,因為殺死了當今最厲害的高手,行為又如同入了魔的瘋人似的,而被稱為劍魔。
人們稱他為求敗,我不斷的尋找著這個人,挫敗了當今無數高手,卻從未找到過他,也因為如此,我的朋友越來越少。我總覺得和那天的月夜有關,所以我深深的討厭著月。月亮太圓,看著月的人卻是殘缺,然後,繡春閣的她似乎深深的愛著月。我靜靜地坐著,她望著月,我請她舞了一曲,看她緩慢地轉了過來,多麼美的女孩,多麼柔的聲音,秀髮、朱唇,紅顏。看著她一舉一動、她的牙齒…唇,少女的唇;齒,少女的齒、纖手、玉臀、髮香。世間再也不會有比這更溫柔的事物了吧?
我卻連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今晚,我們將比誰都更加熟識彼此,卻也更加陌生。
月光映著我和她的身影,我看著她的臉,絳唇,紅的如同鮮血,我看了看窗,窗外有月,碧海、青天,明月是心。
我又回憶起了那個傳說。
第二章 珠袖
我見識過不少男人,見識過拋家棄子的男人,見識過風流多情的男人,也見識過社會上最有地位的男人、地位最卑賤的男人,見識過長得好看的男人也見識過相貌醜陋的男人,見識過溫柔的男人,也見識過凶狠的男人。這些男人在他們身上都有三個共通點,其中一個便是我從來不知道他們的名子。
今天,來了個男人,他與過去我所見的男人並沒有太大的分別,穿著朱袖長袍的他,來到這裡的目的也是一樣的,無非是尋求生命中最溫暖的慰藉。他和過去所遇見的男人一樣都有三個共通點。而第二個共通點,便是我在他們的眼珠子中,總是能夠看見明月。
在我們繡春閣中有一個傳聞,曾經,有一個女人,她的丈夫經商在外,而她身居閨中從未接到過她丈夫的信,她每日每夜替她的丈夫繡著一件紅袍,在快要完工之際又將那件紅袍拆掉。有人說,她繡著她的青春,拆的也是她的青春,所以稱之為繡春,這便是繡春閣的由來,她後來做了妓女,而在一個月夜中,望著月亮的她奔向了明月,沒入名月之中,自此便再也沒了她的傳聞。
繡春閣有三十六個房間,這三十六個房間都繡著每個女子的青春年華,虛度了的光陰飛到了明月,所以明月化成了圓。
我喜歡明月,因為明月的圓象徵的團圓,而百里之外,也總有人看著明月,如此一來,即便相聚千百里之遠,是不是也能和同樣看著這月的人有著靈魂的交集呢?也許靈魂的殘缺只在這一刻成了完美。
所以我喜歡注視著客人的眼睛,因為只在這一刻,似乎與客人有著交集。我卻討厭著觸摸客人的肉體,因為肉體太冰、太冷。
這個男人也是。
他的身體太冰、太冷,冰的宛如他交給我的那把刀,他乞求我用那把刀給他的脖子輕輕的一個吻。
第三章 寂寞
我曾經聽說,一個人在死前,當視覺漸漸的步入虛無的那一瞬間,眼前模糊的景象是最美的,那個女人用她的刀子給了我輕輕的吻,溫柔的如同她的朱唇,血濺上了月,鵝毛黃的月被血染紅了,我卻深深的討厭著這景象,因為今晚是月圓之時。
圓月豈不諷刺?天空之中,只有她一人,嫦娥,形單影隻,嫦娥卻是受盡了深閨的孤獨才奔上了明月,所以我討厭月。我經常望著我討厭的明月,因為我總覺得嫦娥會伴著我,我卻從未看見過她。我曾經以為世上最厲害的人便能得到嫦娥的青睞,所以我不斷的尋找著獨孤求敗,我卻從未見到過,所以我討厭明月、討厭嫦娥。然而,嫦娥卻在今晚,用刀子給了我輕輕的吻。我看著嫦娥的眼睛,我無法描述那眼神的意思,然而,在那一瞬間,我卻明白了為何當初要殺死我那最好的朋友。
第四章 絳唇珠袖兩寂寞
相傳,在一個叫江湖的地方,有個名為劍魔的怪客。
因為劍魔總是孤身一人,又未曾敗過,沒有人知道他挑戰各大高手的理由為何,因此,人們稱他為獨孤求敗。
其實,紅塵之中,又有什麼人和劍魔不同呢?
求敗,因為未曾嘗過失敗的滋味,所以只求一敗,那是人們給他安上的名號,因為沒有人明白他所想要的是什麼,而每個步入江湖的人,所求的又何嘗不是聲名顯赫?然而,為什麼會希望聲名顯赫呢?也許是因為生命的本質太寂寞,因此希望聲名顯赫。
也許正如同愛情的本質,為何一個人於那紅塵滾滾之中,偏偏要愛上另一個人?也許只是因為不甘寂寞,正如同嫦娥,也如同繡春閣的每個女人。
所以,這便是每個來到這裡的男人的第三個共通點-求死。
正如我眼前這個男人。
金光,紅刀
今晚,我殺了人。
今晚,我殺了一個人。
今晚,我殺了一個我不相識的人。
今晚,我殺了一個我不相識,卻也是最熟悉的人。
甚具想象空間的短篇
尋求/追求成為故事裡一個突出的元素
「沒有人明白他所想要的是什麼」
「也許只是因為不甘寂寞」
上述兩句也訴說出生命裡面無可避免的寂寞
容易使讀者聯想到故事與自身的關連

結構方面
前兩章分別交代得更仔細
內容也顯得更豐富
後兩章的節奏略急了一點
使整體的閱讀性打了折扣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