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耳語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馮瑀珊麻吉ocoh

   突然我的身體竄過一陣顫動。


   我再度隱約感到,在我教室座位斜後方的那群人,似乎正在竊竊私語著什麼。對於這些碎語,我雖然敏銳,但那些內容我永遠只能好奇而無法知曉,無論他們所談的是關於他人或是...關於我的。


   像我這種因為父親工作關係而時常轉學的學生,有時候,在完全不熟悉的班級裡,我反而覺得自在,可以遇見新的人,新的事物,關係亦可自行決定深淺,毫無壓力。


   偏偏,今年父親宣布為了能讓我的學校生活更穩定,他將回歸內勤工作,不再調動。於是,當我在這已經度過蜜月期,不像一開始大家都維持友善笑臉的班級裡,我和同學們之間的關係,早已連互看一眼,都顯得多餘。


   在我心中,是有自知之明的,若不想談論是非,卻想在班上小團體裏佔有一席之地,根本免談。


   但在團體生活中,若不想淌渾水,幾乎是不可能。耳語如同有刺的花,被刺傷是必然,中毒更是在所難免。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靜靜在座位上看書。


   只是這世界的道理並不是我不犯人,人便不會來犯我。人們的優越感時常是來自於自己的無知,人多勢眾時說話也就更大聲,更理直氣壯了。


   所以這天下課後,那群人看似鼓起勇氣的包圍住我時,我還真是一點都不意外。


   我甚至有點開心,覺得我終於可以知道他們平常耳語的內容究竟是什麼?本來嘛,惹到人被打也要知道原因。


   一個看起來像這小團體帶頭的女生說:「你每天臉那麼臭是怎麼回事?」


   「 哦?我的表情想擺成怎樣也礙到別人了?」我心裡暗諷的想著。頭卻還是低低的沒說話。


   「幹嘛不說話阿?」那個女生又說。


   是的,我就是不願意開口。懶得搭理這些下課還不讓我回去把我包圍在這裡的無聊人等。我厭惡的想。


   另一個女生這時有些小聲的開口:「你還好嗎?」


   聽到這句話,我倒是有些不解地抬起頭。


   見我抬起頭,那位女生又小聲的說:「你沒事吧?其實,我們都知道最近你的母親過世了...」


   「…..」


   看我沒說話,她接著說:「我們都在討論要怎麼幫助你和安慰你,但又不知道怎麼做。正巧今天是你的生日...」


   這時,後頭走出來一個人,是老師,她的手中拿著一個蛋糕。


   她看著早已經愣住的我溫柔的說:「生日快樂。」並把蛋糕放到我手上。


   其他人此時唱起了生日快樂歌。


   是的,在終於意識到誰才真正無知的同時,我拿著蛋糕,站在原地無法控制地啜泣…



精簡而感傷的故事短文,主角的感動幾乎是感同身受,相當喜歡。
人生觀往往受到安全感所影響
「他們所談的是關於他人或是...關於我的」
我也有過疑神疑鬼的階段
壓力把我重新塑造
讀著這故事,讀到最後
倒是有點羨慕主角

ocoh說
多謝兩位版主的評語
其實我也有些羨慕主角~
畢竟
在真實世界裡
大多數人是靠自己走過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