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一個屋簷下的誰的家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馮瑀珊麻吉ocoh

  奶奶和爺爺坐在床沿啜泣著,爺爺手裡拿著泛黃的紙張,回想過去在這個家裡打拼的時候,雖然相當艱辛,但是多麼地快樂。女兒穿牆而過的怒吼聲,打破了過去美好的回憶。奶奶和爺爺躲在門後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為什麼你跟黃家的人求助不經過全家同意?我有同意嗎?」女兒青筋幾乎都跳到地面上了。

  「什麼黃家的人?每次都為了反對而反對,我不求助,這家短時間內要怎麼走?」女婿試圖用更大的聲音來代表自己是正確的一方。

  「走,有千萬種方法,你偏要向黃家低頭!當初你被趕出家門,逃來我家我們接受你了,你現在向他們低頭?虧你還自稱一家之主,你怎麼面對你的兒子女兒?」女兒手筆直地指著沙發上的兩個小孩,女婿回頭看了一眼。

  「媽妳不用跟爸說那麼多啦,擅自作主,沙文主義,霸權,自私!」孫子雙手插在胸前忿忿地看著女婿。

  「欸你會不會太過分呀?爸我支持你,什麼千萬種方法,在提出來實際方法之前都是屁而已!」孫女站起來本來要走到女婿身邊,卻被孫子用力推了一下,孫女跟孫子就這樣幼稚地在沙發互相推弄起來。不過女兒跟女婿沒有要阻止的意思,女兒甚至斥責孫女一聲,但隨即又將戰火放回女婿身上。

  「想當初要不是你把我前男友趕走,害我無依無靠,後來又擅自住進我家說要娶我,現在會導致這種局面嗎?」女兒語帶恨意地說。
  
  「你叫那種男人『前男友』?我不把她趕走,現在的你還會活著嗎?」

  「我現在難道就叫活著嗎?結了婚到處壓榨我,每天就給那麼一點菜錢,還不准我外出工作,自己在外面風流揮霍,要不是我自己偷偷接一些手工,那時候我就死了!」女兒不禁流下眼淚,手扶著牆壁似乎有點站不穩了。爺爺原本想出去扶自己女兒,但奶奶跟他搖搖頭阻止了。

  「媽妳怎麼了?」孫子看狀況不對,立即衝上前。「你!我完全不想叫你爸爸!」孫子對著女婿大吼,用力翻倒了一旁的櫃子。這一翻就不得了了,孫子似乎情緒失控似地東砸西丟。女婿趕緊衝上前拽住孫子的手,打了他一巴掌。這房子終於獲得了短暫的安靜。

  「你幹嘛?!」女兒大聲怒吼。孫女也緊張地站了起來,搶先指責孫子。「是他先亂丟東西的!」孫子被打了一巴掌後摸著臉龐,一副還沒理解發生什麼事情的樣子,女兒將孫子拉到自己身後。「你在幹嘛?!別忘了你以前打過我,現在還要打你自己的兒子?」

  「滾回你的黃家啦!你跟她都是!」孫子撫著自己的臉頰,聲音感覺悶悶的。

  「這裡就是我的家!一直都是!你們一個個都胳臂向外彎!」女婿的怒意似乎到了極點,字字都是狂暴的噴射出來。

  「你才胳臂向外彎!你向黃家的人投好,就是不對!」女兒將孫子挽入自己懷裡。

  「我不懂你們欸,就算以前你們怎麼樣了,又怎樣?那邊一個家,這邊也是一個家,大家不是相好無事嗎?媽你們幹嘛一定要搞的那麼對立?」孫女走到女婿身邊,好像女婿給她什麼膽量似地,音量漸漸地提高了。

  「誰在跟你一個家!黃家是黃家,你們是你們,我們是我們!啊!」孫子往前一步,卻踩到自己剛剛打破的玻璃。

  「你根本不懂我的意思,你有沒有好好在聽呀?那邊一個家,這邊也是一個家...麻煩你等等自己打掃,我可不想為你的破壞而出力。」孫女把腳邊的面具擺飾梯到牆角。

  「我負責!他沒事!要怪就要怪你爸,跟你講,你早就沒有家了呀,早在你爸被趕出黃家那天,他就什麼也不是了!什麼也不是!」女兒對著孫女低聲地說,但簡直就是濃縮進了全世界的酸意。

  爺爺不知道這屋簷下的爭吵什麼時候會結束,他拉著奶奶回到床沿邊坐下,拿起剛剛那張泛黃的紙張,那是一張證明,一直以來都擺在奶奶的梳妝台抽屜裡沒有上鎖過,女兒的出生證明。父親母親的名字都寫得好好的了,女兒也姓黃,跟女婿一樣,來自同一個家庭。爺爺抬頭盯著天花板,想當初還是木頭屋的時候,這裡還會漏水呢。偶爾看見星光閃爍,那些鳥啼、蟲鳴,都隨著女兒被黃家強迫式地送來,這個家的改建、水泥的灌入、過多的裝潢擺設後而漸漸消失了。爺爺懷想起過去那段,這水泥磚牆蓋起的屋瓦多麼冷酷呀!爺爺和奶奶在這個家裡已經失去了說話的權力了,他們只能看著別人的女兒和女婿,為了這個家每天爭吵,都不知道在吵些什麼。

  女兒女婿還在吵,孫子孫女在旁邊搧風點火。但沒有人注意到,一旁嬰兒床裡的小孫子正放聲哭鬧著。爺爺和奶奶走出房門,走向嬰兒床。沒有人注意到他們。奶奶抱起哭鬧的小孫子,想要安撫爭吵聲造成的驚嚇。「這樣小孩要怎麼長大呀?」奶奶對著爺爺說。爺爺搖搖頭,「至少把他當作是這個家的一個希望吧!」。
每當遇到類似家庭戰爭的狀況都會覺得有些可怕,畢竟爭吵真的會撕裂家庭和諧。
家庭的完整和和諧絕非必然
甚至是由於某個個體的犧牲
才能維持著一段日子
故事彷彿有著深一層的喻意
反映出社會上某個狀況
或者,是我想得複雜了

ocoh說
ocoh 寫:家庭的完整和和諧絕非必然
甚至是由於某個個體的犧牲
才能維持著一段日子
故事彷彿有著深一層的喻意
反映出社會上某個狀況
或者,是我想得複雜了

ocoh說
恩,大概就是那個狀況,但我好像寫的偏頗了一點

應該要在中立一點地陳述才是
文字裡有一種真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