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伸展台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馮瑀珊麻吉ocoh

  雨後的國道仍濕漉漉的。夜風清冽,這時早已過了行車族的通勤尖峰,道上轎車寥寥無幾,卻一輛一輛呼嘯而過。車道兩側的反光板像流星,由小而大,由遠而近,一閃而逝。上這條路的人們無不驅車趕行,時速破百是常事,可是駕駛這輛黑色轎車的他啊,卻總感覺自己彷彿伸展台上走秀的模特兒,兩側的微弱星光簇擁著他;人們看見的是他的轎車黑亮,他的車身流暢,卻無人在乎車子裡的人腦子裡存了什麼情緒,什麼心情。

  副座上的手機微微震了震,他拾起來滑開螢幕,匆匆一瞥,只見對方傳了句:「到哪裡了?菜都涼了~嗚嗚」。他一面開車,輕輕放下。

  開到交流道口時,他看了看道旁的巨大看板,忽然起了個念頭,在等待紅綠燈的空檔傳了訊息給她。

  「今天回不去了,案子趕不完。」

  他放下手機,才踩開油門,手機就忽然響了起來。他戴好無線通話耳機,道:「喂。」

  「你還沒回台中啊?」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嬌氣的聲音。

  「下高速公路了,要回公司趕一下工作。」

  「有沒有吃飯?」

  「吃了。」

  「瀚瀚等不到你,都睡著了。好啦,別太累,可以回家睡就趕快回來。」

  他應了聲,「早點休息。」

  那女聲又叮嚀幾句,隨後掛斷電話。他駕車奔馳一陣,終於駛到公司大樓前。下車時他看了看錶,十一點整。

  邁步走向大樓的自動門禁,他從上衣口袋拿出識別證來,身後忽然一個聲音說:「哈囉。」

  那人還拍了拍他的肩,他回頭,見一個濃妝女子站在他身後。女人年齡大約35、36,髮型很像一個黑澀會女明星近期出宣傳的顏色,髮根用淺粉色和淺金混染,雖有些年紀,造型卻很時尚。

  「有什麼事嗎?」

  「噢,當然有囉。」

  女人輕輕說道,用身體微微靠近他,濃濃的香水味不期然襲鼻,他反射地退了兩步。他知道這一帶的流鶯一向不少,只是他鮮少在這時間流連公司,自然遇上的機會近乎沒有。

  「妳有,我恐怕沒有。」

  他微微一笑,手裡的識別證刷過感應器,舉步要進門。女人的手卻輕輕拉住了他。

  「這可未必哦。」

  他看了她兩眼,片刻卻說:「妳怎麼知道?」

  「你過來看看不就知道了?」女人說:「我已經很久不親自服務了,但我想有個女孩子你應該有興趣。」

  他看著那女人,女人一面微笑,手輕輕放開了他,慢慢轉過身去。高跟鞋「叩,叩,叩」地在夜裡格外醒人,他漫步跟在女人後面十公尺的距離,只覺這條路又直又長,那女人的身影步伐卻那麼自信慵懶。

  五分鐘後,兩人一前一後進了一棟老大樓。旅館設在大樓的最頂三層,每層大約都有十個房間。因為沒有空間增設大廳,旅館櫃檯check in的地方連二坪都不到,也沒有一個人影。他跟著女人走過那不起眼的櫃檯,來到走廊盡頭的房間。

  女人微微一笑,「五分鐘後我會來敲你的門,如果你覺得還不錯,就把錢放在門下面。如果不喜歡,就直接出來。」

  「價錢怎麼算?」

  「這女孩子一向是這個價格,」她伸出包括大拇指在內的前三個手指,「不過你是第一次陪她,我就算這個給你吧。」這時她五根手指頭都伸了出來。

  他皺了皺眉,她卻推推他的肩,輕笑:「相信我的眼光。」隨後她敲敲門,轉開門把。

  儘管他不知為何要相信一個第一次交談的妓女的眼光,更不知自己為何跟著她走到這裡來,他還是進去了。

  燈光昏暗,他卻能清楚地看見那女子的臉。她穿著一件秋冬的長T,短褲,淡淡的妝,年齡大約30還不到。她坐在床邊,手揮了揮,像是在說「嗨」。

  他們都沒說話,但不知道為什麼,才看見這個女孩子,他竟然有立刻把她推倒床上的衝動。

  是太久沒跟老婆做愛了?自從兒子出生之後,五年了,他們的關係彷彿日日都在變,變得親密,卻也似乎愈來愈少交集。

  他定定神,拉了拉衣領說:「嗨。」

  女孩微笑,忽然拿出手機,打了一行字,把螢幕轉給他看:「要不要先聊聊天?」

  他挑眉,眼珠子上下轉了轉,「這樣聊?好啊。」

  「我只能這樣聊。懂?」女孩又輸入這串字。

  他看著螢幕又愣了愣,終於明白什麼意思,雖然是很新鮮,但這樣一來這一整晚豈不是要悶壞了?這五分鐘鑑賞期又能鑑別出什麼鬼來?他心裡忍不住暗罵那濃妝女人騙錢,卻反而立刻從皮夾裡拿了五張千元鈔放在門下。不能聊天也罷了,要是弄得他半點不舒服,他跟那女人沒完。

  回頭見那女孩正對他微笑,他忍不住道:「可以用寫的嗎?」

  「我信不過手機這種玩意。」見她面露疑惑,他又說。女孩咯咯笑了起來,用嘴型無聲說:「沒——問——題。」

  她站起來,拿了兩人的手機,分別靜音後,放到房間入口處。然後她輕輕拉了他手臂,往浴室去。

  女孩想幫他脫下襯衫,他卻輕輕揮開她的手,「我自己來。」

  那女孩微微一笑,笑容竟還頗真誠。他的腦子裡——儘管絕大部分是來自下半身——再度湧出一股想把她推倒的衝動,這感覺他雖非全然陌生,理智卻滿意外怎麼一個初次見面的女孩子能一再讓他產生性衝動。

  他並非對老婆已沒有感覺了。若說已不愛她,那是大錯特錯。但對這個女孩的感覺,卻又明顯一下子太多了些。

  片刻他問:「可以問妳為什麼不能說話?」

  女孩點點頭,這時微微抬頭,他看見她脖子上有一道大約三公分寬的傷痕,看來應該是燒傷。他知道心生同情不一定能使她好過些,當下「嗯」一聲,不再說話,轉過身去扭開水龍頭沖洗起來。

  女孩的手慢慢從背後搭上來,按了按他的肩膀。這幾下按得他渾身鬆軟,連日的案件壓力更在熱水幫助之下一掃而空,搞不好比做愛還舒服。

  他不禁失笑,「妳不是還想賺我的小費吧?」

  女孩聳聳肩,轉身要走,他卻拉住她,說:「別停。」

  這一夜他是使盡了全身力氣在動。和老婆結婚不久之後,他慢慢覺得躺在下面的感覺也不錯。但今天他什麼也不想,就只想全心地…………讓自己舒服,也讓這女人舒服。女孩雖不能說話,嬌哼的聲音卻還是能讓他興奮。

  二十分鐘後,兩人平躺床上,他點了根菸,只覺得周圍好安靜好安靜。如果此時在家裡,通常兒子已滿屋子哄鬧好一陣,而為了哄他睡覺,夫妻二人通常是精疲力盡,時常各自倒頭就睡,未必有力氣說上幾句話。

  「你怎麼開始做這一行的?」

  「誤打誤撞。」女孩想了想。

  「喜歡這行嗎?」

  「你的我喜歡。」

  女孩這麼寫道,他看了卻差點爆笑出來。啊,他知道為什麼了,這個女孩子,很令人有談戀愛的感覺。
 
  「你應該結婚了吧?」女孩忽然寫道。

  「妳怎麼知道?」

  「你的手機桌布是個小孩。」

  他點點頭,半晌不覺輕輕一嘆。

  女孩寫:「你看起來不像是常常找援交的人。」

  他輕笑,「未必哦。」說著吸了一口菸。

  「你老婆去哪裡了?」

  「在家裡。」

  「她不跟你做愛?」

  「倒也不是,」他拿起菸,呼了一團菸雲,「一個勁問我,怎麼不說說妳的事?」

  女孩寫:「要說什麼?」

  他揉揉她的長頭髮,「長得這麼可愛,怎麼不找個好男人結婚?」

  「結婚時是好男人,難道就一輩子都會是個好男人嗎?」女孩慢慢寫道:「你看起來也滿疼老婆,你覺得你算不算個好男人呢?」

  他苦笑,「說的也是。」

  女孩放下紙筆,爬起來,坐到他身上。他撫了撫她的手,她的胸,兩人汗水滴落時,他沉沉睡去,夢見自己在後台準備了許久,竟還是在台上不停亂轉,一下子找不到頭上要展示的那頂帽子,一下子又發現自己穿錯了新裝就站出來亮相。

  有這麼矬的模特兒嗎?醒來後的他不禁苦笑;高中時他因為身材修長,長相也還過得去,陸續拍了一些平面廣告,直到大學還會抽空接案。當時的他儘管青澀,可遠遠沒有夢裡那麼不靠譜。

  天亮時他回到家裡,小孩已起床了,正在餐廳吃早餐。老婆則忙進忙出,他見她手裡拎了大包小包的,手提包、公司的檔案夾、兒子的書包、便當盒、棉被袋,這才想起最近托兒所提醒過他們要換季了,兒子在學校的棉被也要換一組秋冬的才行。

  她也沒空招呼他,只說:「早餐在桌上,你如果還要洗澡就快點。」

  「啊…,不洗了吧。」他看了看錶。

  「髒死了。」

  她走過他身邊時,他忍不住接了兒子的書包棉被,「我來就可以了。」

  她抬頭狐疑地看了他幾眼,說:「好啊,不然這學期都讓你拿,你負責接送他。」

  他忍不住苦笑,早知道她等這機會等多久了,只是在等他自己開口。

  「這是答應了嗎?」她挑眉看他不發一語,忍不住問。

  「嗯。」

  雖有些狐疑,她還是把東西一股腦兒都給了他。身上堆了一大堆兒子的學校用品,他忽然稍微覺得自己強壯了起來。

  「今天學校要辦化妝舞會,他的道具、衣服都在玄關,你要記得拿啊。」她的聲音在遠處說,顯然也趕著要出門上班。

  他應了聲,回頭見兒子眨著懵懂的大眼兒,亮亮地正對他笑。一轉頭忽然對上老婆的眼,那瞬間他有一絲心虛,誰知她只是墊了腳尖親了親他的臉頰,說:「臭臭的,你還是去洗澡吧。我出門啦。」

  他微笑,忽然心像飛行了許久終於踩到平地。恍神片刻,老婆的身影已走在筆直的走廊盡頭。門敞開的瞬間,陽光灑落一地金沙,連著她的背影也閃閃發亮。

  啊,那是他曾經仰望的背影,儘管台上的那人或許不是她。

  「早點回家,」他忍不住喊,「我等你。」

  「啊?你不是還有案子要趕?專心一點啦。」

  「帶瀚瀚去你媽媽家,」他喊:「我們兩個去吃晚餐?」

  「趕快把案子趕完啦!」

如果這是一篇長篇小說的開始
已經成功攫住懸疑詭譎的氛圍
而在短篇小說的架構中
伸展台的台上台下
完美呼應起主角回家後與回家前的故事

問好
跳舞鯨魚
跳舞鯨魚 寫:如果這是一篇長篇小說的開始
已經成功攫住懸疑詭譎的氛圍
而在短篇小說的架構中
伸展台的台上台下
完美呼應起主角回家後與回家前的故事

問好
跳舞鯨魚
謝謝板主欣賞
不過這確實是短篇沒錯,板主就別再挖(長篇)坑了啦XD
該篇故事的開頭氣氛掌控得宜
期待未來文友
想動筆為長篇
可以試著讓當中的懸疑獲得發展


文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