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門窗要關上 (上)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

(一)楔子
陰風怒號.鬼來了.快快回家關上門窗...
夜裡,艾莉莎在一片搖晃厲害的芒草路上低頭努力的跑著,因為她聽到鬼來了的聲音...
躲進家裏,就不用怕了,只要記得- 把門窗關上!心裡的聲音這樣告訴她。
每次在關窗門時總是會出現一群小女孩的聲音,小聲的在她耳邊倒數著:「10、9、8、7、6、5、4...」
只是有一個夜裡,她來不及...,「...5、4、3、2、1。」在倒數結束時,窗門關到只剩她一個拳頭大的距離,就再怎用力都關不上了,鬼來了!艾莉莎害怕得躲進床上的棉被裡激烈地發抖,強烈的感受到岌岌可危,她抓棉被的手顫抖地,頭蓋被的露出小臉來盯著窗戶看。
才幾秒鐘,窗門外便出現一隻枯瘦如樹枝的大手,細長的指甲在玻璃窗上搔刮出尖銳恐怖的怪聲音「嘎~~~,」接著「咯咯咯咯~」的像鬼婆婆的笑聲笑著,窗門「咻」一聲被打開,隨即那彷彿是從地獄爬出的駭人可怕的滿是皺紋乾癟的面容,陰鶩的雙眼透著冷冽的寒光直視著,清楚的映在艾莉莎驚恐的眼瞳裡。
艾莉莎感覺全身僵硬如石頭,血液凝結心臟快停止了,時間也像是靜止般的。那陰森恐怖的鬼婆婆面容突然消失,下一秒房門被開啟露出了那雙枯瘦如樹枝的大手,命在旦夕,慘白無血色小臉的艾莉莎像是待宰的羔羊,一動也不動地。
不知是否靈魂被嚇出了竅,模糊的似乎發生了什麼事又好像沒發生似的,後來的記憶喪失了,醒過來已是天大亮,艾莉莎努力回想也想不起來,只有前一晚的恐怖經歷和那可怕的鬼婆婆面容還深刻的烙印在腦海裡,餘悸猶存。
常常做這樣緊張的噩夢,夢到鬼婆婆的面容還是第一次,感覺超真實,不像只是個夢。
不得父母緣,艾莉莎從小就跟喪偶的奶奶睡,奶奶還沒來,一個人就被關在房間裡怕得哭到睡著。半夜醒了,總是會看到房間裡有很多詭異的色彩,甚至有次還看到色彩裡有個小小的穿古裝的女人,那女人發現被看到,還兇狠的瞪著她,艾莉莎嚇得縮在熟睡的奶奶身旁緊閉著眼。
在9歲那年父母離異,艾莉莎被交給了表姑媽領養。
有一晚,睡在同一房間讀初中的表哥被叫去在父母面前演奏小提琴。那晚大約9點多,房間裡只亮著靠窗放在桌上的一盞檯燈,膽小的艾莉莎怕黑,想悄悄的躲在表姑媽的房間門口,人多就不怕。才剛往房門口走幾步,一種強烈的被注視感引得艾莉莎轉身查看,這一看不得了,完全被震聶住了,無法動彈,艾莉莎心想:
「這不是地球人!這不是地球人!這是...?」
關上的窗戶玻璃上清楚顯現出白色光圈裡有兩個小小的...,黑色的長髮白色的臉,大大圓圓的黑瞳裡有如滿天星斗一樣閃耀著,艾莉莎像被深深吸引,一瞬也不瞬的對看著。對看了好幾秒,想要逃走卻有如釘子般定在地板上,當恢復意識時,發現自己已奔出了房門口。
這晚的奇遇就和之前一樣的埋在艾莉莎心底,就連常做同樣的噩夢也沒說出口。

(二)見鬼
天氣晴朗,不用上學的午後,艾莉莎的表姑媽會讓她騎新買的三輪腳踏車,和隔壁的陳家三兄弟一起在住家巷子裡玩。
陳家三兄弟老大長得瘦叫─小瘦,老二長得胖叫─小胖,老三就叫─小山。小山長得較活潑可愛,小艾莉莎兩歲,很喜歡黏在艾莉莎身邊。
有天,小山騎著他的三輪腳踏車跟在艾莉莎的三輪腳踏車身後跑,跑了巷頭巷尾,本來笑得開開心心,卻沒多久...哭得唏哩嘩啦地,原來他的三輪腳踏車壓到了狗屎,大灘的黃色黏稠沾上了車胎車鏈,和他的長褲子。小山被他媽拖去洗澡了。
艾莉莎檢查了一下她的三輪腳踏車,還是完好如初,鬆了口氣,奇怪著...怎小山會那麼衰,她站在小山住家前等候著,和小瘦小胖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
「艾莉莎!艾莉莎!艾莉莎!」
聽到小山清亮愉快的喊著她,艾莉莎抬頭望向住家二樓,看到小山笑臉的舉高右手向她揮動著,卻是光著下身露了小鳥,艾莉莎臉一陣躁熱的撇過頭去,急切的牽著三輪腳踏車離開原地。
「媽媽!弟弟沒穿褲子跑出來啦!」小山的兩個哥哥大叫著。
小山馬上被他媽媽一把揪了進去,從笑臉轉為了哭臉,兩個哥哥大笑起來。
臭小山!死小山!幹嘛不穿褲子跑出來,還叫什麼叫?艾莉莎心裡生氣嘀咕著。
她牽著三輪腳踏車向前走了一些距離,在一間貼著用毛筆字寫的春聯的住家門口停下來,那毛筆字字體甚是高雅,門口有個滿頭白髮的老爺爺坐在藤椅上慈祥的對她笑。
「小妹妹讀幾年級啦?」他親切的問。
「三年級。」
「以前沒看過妳,妳住哪一間?」
艾莉莎扭身手指著表姑媽的家。
老爺爺想了一下,輕輕點了點頭。
「妳等一下,我叫阿姨去拿些餅乾給妳吃,」老爺爺說,見艾莉莎微笑的搖搖頭,便又說;「沒關係的,爺爺不是壞人,住這附近的人都認識我。」他和艾莉莎相視而笑後就扭頭朝屋內喊了兩聲。
很快的,屋內走出一位秀麗臉龐穿著不俗的年輕女子,兩手捧著一個大瓶裝的透明玻璃罐,那裏面是杏仁口味的餅乾,吃起來香香脆脆。
下次出門,艾莉莎特地去看老爺爺,她站在他家門口,老爺爺看到艾莉莎高興的邀請她入內。
果然客廳充滿書香氣息,一入眼簾就是一座盛滿了書的高大玻璃書櫃,壁上掛著一幅幅富有美感的毛筆字,還有高級的原木書桌和一套氣派典雅的皮質沙發。
老爺爺又拿出那個裝著餅乾的透明玻璃罐,...艾莉莎不是為餅乾而來,她是真的打心底喜歡老爺爺,喜歡看著慈祥的老爺爺,喜歡和親切的老爺爺說說話,也喜歡上老爺爺有書卷味的家。
再次去看老爺爺時,是艾莉莎在房內的玻璃窗上看到那兩個「不是地球人」之後的幾日。一樣不用上學的午後,她站在他家門口朝屋內看,客廳裡一片昏暗不明,定眼仔細看,隱約可以看到一個老人坐在籐椅上輕輕的搖晃著,是老爺爺在睡午覺吧,艾莉莎沒敢打擾便離去了。
翌日一早天空就灰濛濛,艾莉莎心情沒來由的低落,其實她也記不得啥時心情有好過。
中午艾莉莎被老師罰站在走廊吃豆鼓辣飯便當,小瘦小胖看到都過來關心詢問...
「老師說我吃得太慢...」她慢慢咀嚼,努力適應嘴裡的辛辣味。
「我很想幫妳吃,可是這裡這麼多人在看...」
「我們幫不了妳,艾莉莎妳還是快點吃吧。」
放學後,灰濛濛的天飄落著絲絲細雨,艾莉莎背著書包走到一處較隱密之水溝處,趁無人之際偷偷將裙內袋翻倒出一堆飯,拍掉裙子上的飯粒,再趕緊離開現場。
路經老爺爺的家時,艾莉莎不免停下腳步望一下,紅色大門關上的。
才走了兩步路,此時,她聽到附近鄰人正在小聲的談論:
「聽說那家的老爺爺今天早上過世了。」
「他上星期就住進醫院了,住了一個星期,好像是心臟的問題,」
老爺爺嗎?住進醫院有一星期?怎麼會...,我明明昨天下午才在他家客廳看到呀?
那個坐在藤椅上的人不就是老爺爺嗎?不然我看到的是什麼?
今天早上過世了嗎?...老爺爺,我再也見不到你了嗎?
細雨絲絲滴落在艾莉莎的髮上、臉上、心上,她背著書包低頭啜泣著,顧不得鄰人對她好奇的眼光。

************* ************************ ******************************* ************************
感謝ocoh老師 我會永遠記得您的話 也會繼續努力下去 這篇"記得關上門窗"是我幾年前的作品 目前我還在努力找工作^^
這次的題材頗吸引的
巧合地最近我也想看一看鬼故事
驚嚇和懸疑類的作品
要重視讀者的投入感
作者的敘事手法還有進步的需要
才能讓讀者置身其中
很多時候我覺得創作小說就像在拍電影
用文字使讀者能夠想像到具體的畫面
做到這一點就會很精彩

ocoh說
ocoh老師好~這若是要拍鬼電影,確實不夠真實感,坦白說,這些是我的真實經歷,記得多少寫多少,雖然已是很久遠的事,但仍然歷歷在目。"天使與惡魔"也是我小時候送人做養女的真實故事。等工作穩定後,我會繼續寫下去,還望老師不嫌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