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2)-

這天的天氣不佳,天色灰暗陰雨綿綿,我人來到太魯閣山中訪友,摯友阿吉拉已在家中等我。自從接到他的電話那一刻起,我的心情起伏巨大。到底是老朋友了,儘管在種族的習慣上各有堅持,既然我們彼此都以摯友相稱,那些無形的藩籬就不必斤斤計較了。

阿吉拉是太魯閣人,當兵時我們同是顧問團裏的充員。雖說他是個原住民,說話有點结巴無法暢所欲言,可是他那滿嘴流利的英語,加上魁武的身材,還眞讓平地人看了既羨慕又忌妒咧。

他比我先到顧問團服務,當顧問團長賀恩少校第一眼瞧見到他,立即向司令部要求調此人過來。他擔任顧問團與部隊間之連絡員,我的人事調動命令就是他前來佈達的。兩人第一次見面,就因相互的欣賞慢慢成為摯友。

這天國慶日放連休假五天,白白浪費十分可惜。因此我搖電話至阿吉拉家,問他是否有好地方可去?他滿口答應,說要帶我去遊太魯閣他的家鄉。太魯閣未曾去過,所以,我興奮的接受他的建議,決定放假期間前去一探當地風光。

阿吉拉的家住太魯閣公園區內的天祥,其本名叫「塔比部落」。當天我們從白洋古道切入,經過日本人遺留下來的神社,在古木參天的林場邊休憩十來分鐘,聽聽鳥鳴蟲叫俗慮儘消。阿吉拉還帶來許多原民小吃,乾的濕的樣樣都不錯吃。午餐時間未到,我們已將肚皮填得飽飽的。

離開神社沿途路面緩緩上升,路旁盡是古梅樹連綿不絕,樹態龍鍾蓊鬱蒼蒼,極目眺望別有風光。阿吉拉說:「這裏的冬天梅葉落盡,來年春天一到,它的枝椏競相綻花。然後新芽放葉形成一片嫩綠。待至夏來葉片茁壯黛綠,眼睛看了舒服至極。」

三天不見刮目相看,想不到在山下口舌笨拙的他,這會兒出口成句字字珠璣。到底每人都有一片天,端看你如何去發揮罷了。我們一起走過天祥教會,巧遇牧師要外出。阿吉拉簡單介紹,接著便分手各自趕路。

我們前行不久眼前出現山徑,阿吉拉說它就是從前的古道起端。許多外來客不明理究,看見有路便闖,結果要不是遇到打獵歸來的山青指引,搞不好就找不到歸路了。再走過去數歩遠的地方,有一巨石瞭望台臨壁而立。

站在瞭望平台上面,視野極為遼闊整個天祥盡收眼底。二人行行復行行,幾經多轉山路與進出凹谷,我們終於來到阿吉拉的部落。他家住後進,我因貪圖眼前景色,所以,請他暫緩腳步好讓我瞧個夠再走。

太魯閣族(Truku)也有人稱作「德魯固」,他們在2004年才獲得承認的原民族群。這個種族驍勇善戰,與泰雅族許多相近之特長,故有許多民族學者把他們混在一起。這個族群,在日據時代曾激烈的反抗日本人。

日本人久攻不下而惱羞成怒,於是下令進行「太魯閣大討伐」行動。日本總督府一共動員兩萬多日本軍,兵分兩路從南投與花蓮兩面夾攻。兩千五百名太魯閣人,在寡不敵眾之下浴血奮戰,結果犧牲慘重幾至種族滅絕。

其實,我與阿吉拉交往期間,這篇史詩引起我的好奇而詢問他,可是他總三緘其口,後來我在圖書館找到一些他們可歌可泣的記述,我才明白他爲甚麼不告訴我的理由。正當我沉浸在回憶裏,阿吉拉的母親與姊妹前來迎接我們。

一見他家人好客,我擔心場面的冷落未曾出現,反而是很快便融入他們生活中。阿吉拉的母親國語不順,說話時日語國語和原民語言混淆一起,要不是阿吉拉兄妹即口翻譯,我真還聽不懂她在說些甚麼咧。

午餐極為簡單,一大盆山豬肉炒米粉和溪蝦炒山蘇之外,就是一些原民自己醃漬的鹹魚、田螺,螃蟹等等。菜色雖然簡單但是滋味不差,可是小米酒的濃烈讓我頂不住。只不過小小喝它半杯罷了,我人就已混身發熱臉耳通紅。接著整個頭部暴漲欲裂,雙眼更是迷濛鉛重。

家中任何的物體看在眼裏,顯現多重之形影難以定神。最後是金條滿天飛竄,直至翌晨依舊頭重乏力,老是昏昏沉沉的非常難受。五天四夜的山中生活過得很快,不知不覺已乾離開回營之時刻。而在逗留的這些天裏,我盡情的放鬆心情,快活的遊山玩水,並且還嚐遍各種原民料理。

山中天晴景色爽眼,夜景和雨景各有特色。有著它們的演變與呈現,讓我體會出許許多多不同的山中意境。假期晃眼過,但那濃濃的山思友情至今讓我難忘。時至今日久無聯繫,不知吾友現今闔家是否平安快樂?

那天在山中吃到米粉覺得稀奇,問清楚之才知道,它是阿吉拉的山下朋友所送的。根據資料顯示:「米粉」這種食物的起源是在五胡亂華時期。斯時華人南遷閩浙之時,以稻米榨條曬乾,以做為逃難途中烹煮之食材。這些食材就是當今之通俗食品「米粉」。

據說:米粉之製作方法是由福建傳入台灣,因此,台灣米粉具有閩味。其實不然,另有一派說法它是傳自粵桂之客家食品。當時,它是與客家粄條一起進入台灣的。且莫去管它來源如何,反正它是中國人的食物是無庸置疑的。

在中國人的印象中認為:「中國大陸的北方人習慣吃麵條,到了南方仍以米來製作麵條,這就是今日『米粉』的源起。」這些訊息林林總總,由於年代久遠已經無從查考。不過,新竹米粉是從福建傳入,這種說法倒是可以確定的。

老一輩的長者一致表示,米粉的製作就是為了飲食上的方便性。客人來了洗米煮飯實在太慢,因為米粉是蒸熟曬乾之物煮起來方便,外出攜帶也較為方便。「米粉」在很早以前,可以稱得上是「高級食品」。通常,只有喜慶宴客,或者年節之日,才會以「炒米粉」拜神或招待客人。

至於 近代之米粉,為何在製作時需要添加玉米澱粉呢?那是因為米粉都是用純米來做,但是純米製作米粉有個缺點,黏度不夠且容易斷碎。廠家對於品質之掌握不易,所以,才會在製做過程中,加入一些玉米粉以增加他的韌度。

「在來米」是製作米粉的主要原料,此米質地鬆爽黏度低,吃入嘴裡有著爽脆口感。然而,因為它的成品容易斷裂外觀不佳,故爾米粉產製工廠,才會想出添加玉米粉之做法解決問題。時至今日,純米製做之米粉已經絕跡啦。我二姑家早年開店專賣炒米粉,她常說:「客家炒米粉與閩南之米粉炒。在其做法上稍有不同。」

她說:「客家炒米粉是先爆香佐料,然後將泡軟之米粉入鍋一起翻炒。而閩南米粉炒則式香料先行爆好,然後米粉入鍋攪拌而成。這兩種炒米粉,一是真炒一是拌和而成,故爾再滋味上大不相同。」

在我的經驗裡,客家米粉吃得出香Q口感,閩南米粉炒則只能填飽肚皮罷了。此外,閩南人喜歡煮米粉湯,客家人除非趕時間,否則,米粉湯是不容易出現在餐桌上。而南瓜炒米粉是閩南吃法,它的做法簡單容易一學就會。

南瓜炒米粉的工序是先將南瓜削皮,洗淨剖開去籽並切成絲狀,或者利用工具將它挫成絲狀。青蔥洗淨切成小段,新鮮香菇洗淨切成絲狀。然後,將乾燥米粉入水浸泡至化軟備用。

所有的前置作業皆已完成,這才生火熱鍋,並在鍋內加入一些食用油或奶油。接著將蔥段和香菇絲放入爆香。拌炒至香氣飄鼻之後,這才倒入肉絲續炒一分鐘後撈起。之後,將南瓜絲放入鍋中小炒,並倒入高湯沸煮約兩三分鐘。

最後將炒好的香料,以及泡軟的米粉 一起入鍋,拌炒至鍋水收乾,一份香噴噴又好吃的南瓜米粉炒作完成。我喜歡吃口感乾爽的客家炒米粉,但對閩南之南瓜米粉炒也不排斥。

年輕時期食無準則,對於炒米粉百吃不厭。某次,家中割稻以炒米粉當點心。我因年少輕狂脾氣大,不堪旁人之鼓譟與慫恿,竟然與人打賭吃炒米粉。記得當天的氣候非常爽朗,割稻工做進行十分順利。友伴聽說今天的點心是炒米粉,一時興起揶揄我的食量不如他。

就這樣兩人莫名其妙的打賭起來。其實,當時我剛患胃潰瘍痊癒不久,竟因一時之氣與他打賭。當天的打賭,我創下連吃十五小碗之新紀錄。那場打賭我雖獲勝,並也締造了新的紀錄。可是我的下場是,當晚腹痛如絞直到天明方休。萬沒想到,阿吉拉家的山豬肉炒米粉,卻是讓我想起這一大篇的米粉淵源故事。 [待續]。